趙忠祥點評倪萍楊瀾:太火得碰點小坎 都不是惡人--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趙忠祥點評倪萍楊瀾:太火得碰點小坎 都不是惡人

肖執纓 謝穎

2011年08月01日14:07    來源:《羊城晚報》     手機看新聞

  退休了,人們多在家裡頤養天年,可69歲的趙忠祥還在“瞎折騰”。從兩年前東方衛視的《舞林大會》,到今年天津衛視的《王者歸來》,趙忠祥頻頻出現在娛樂節目中,似乎比退休前還要忙火。

  對這位從業超過40年的中國電視界元老,觀眾的態度不一,有贊賞的,有質疑的,還有氣急敗壞謾罵的。無獨有偶,老趙曾經的兩位女搭檔楊瀾和倪萍,近日也先后因“郭美美事件”和"共和國脊梁’評選事件”卷入了輿論漩渦。趙忠祥如何看待自身所面臨的“是非”?又將如何評說搭檔們所遇到的“難堪”?日前,羊城晚報記者對趙忠祥做了獨家專訪。

  【說退休】“不會因年齡問題而選擇養老休閑”

  天津衛視十大巨星模仿秀《王者歸來》自今年6月3日播出以來,觀眾對主持人趙忠祥的質疑聲與收視率一樣,一浪高過一浪。面對非議,年近七旬的趙忠祥不以為然,他認為自己一點都不老,“在國外,很多著名的節目主持人都是60歲才起步,70歲正是事業的旺季……”

  羊城晚報:跟您約這個採訪好多次了,現在才“碰上”,感覺您比以前忙碌了?

  趙忠祥:其實還是差不多。按規定我是60歲退休,但當時還擔任政協委員,就一直干到66周歲,也就是2008年才退休。其實在這6年期間,我雖然沒有辦理行政退休手續,但也不像原來在一線時任務那麼多了。

  羊城晚報:有人質疑,70歲的人還能發揮什麼作用?即便還在工作,工作的質量和效率也都無法與壯年時期相比了。您怎麼看?

  趙忠祥:這個得見仁見智,每個人也有自己的選擇方式、生存方式、生活方式、工作方式。比如黃公望的《富春山居圖》是國寶級繪畫經典巨作。黃公望是79歲時退隱富春山的,他用了3年的時間進行寫生、打稿、勾勒創作,我覺得他實際上是歸而不休。作為文化大師,他告訴我們,隻要還有能力,就能施展自己的才華,不會因為年齡的問題而選擇養老休閑。

  【說主持】“主持青春類節目我承認很吃力”

  趙忠祥曾說過,在主持界還沒有哪位男人超越他。在電視主持界,他是貨真價實的一哥,可現在,更多的觀眾圍觀趙忠祥主持娛樂節目,似乎是在尋求一種視覺反差,看他如何出丑。有人擔憂:“趙忠祥是不是要把一世的輝煌,葬送在晚年的舞台上?”

  羊城晚報:從前年東方衛視的《舞林大會》到今年天津衛視的《王者歸來》,都是您“被動的選擇”嗎?

  趙忠祥:基本上都是人家三請四邀地動員,跟我面談。

  對這種青春類節目,我必須承認,確實主持得很吃力,隻能勉強做下來,做得也並不好。有的觀眾有意見,有的觀眾很包容,不過我的合作方很體諒我,我就非常感謝了。如果按100分來打分的話,我隻能給72分。

  投身娛樂節目,我也有想法,就是想再賣把力氣,給老同志們一個啟示和鼓舞“人家老趙這麼大年紀了,還能這麼激情洋溢地去折騰,我們也不能覺得日暮黃昏,這輩子就這樣完了”。

  羊城晚報:網上對您出山主持娛樂節目有很多評論,有善意的,也有惡意的,您持什麼心態?

  趙忠祥:我真的很少上網,有時候別人轉述幾句給我聽。我做事是有自己的想法和原則的,如果我怕挨罵就不去了,那不是我的性格。所以我不僅要去,而且還要把它做好。目前不僅僅是針對我個人,有一些我的其他同事,我認識的文化界的人,或者一些能夠叫得出名字的名人,或多或少都背負著一些比較尖銳的批評或者謾罵。我覺得這不是在我身上體現的唯一現象,而是形成了一種比較常態的現象。但我主張批評不要帶臟口。

  你可以提出更尖銳的批評,甚至可以發表聲明,某電視台今后不要再邀請趙忠祥給你們主持節目與合作了。但你一定要想到還有另外一種意見存在———那就是還有人希望老趙能在舞台上出現,以慰過去相知的那種感覺。

  羊城晚報:有人猜,天津衛視請您做節目,一是借用您的名氣刺激收視率,二是利用節目的反差戲弄您。您怎麼看待這種猜測?

  趙忠祥:當人家說你不好時,你應該聽聽還有人說你好,這就是希望與光明。如果當大家都說你好時,你就應該小心,你一定會有好多軟肋出現。像我這個年齡段的人,跟年輕人心態不一樣,我不會那麼在意一句話,而且我會為我一生的原則去努力。

  【說會所】“隻要是我們的朋友就可以進來”

  有報道說,趙忠祥在北京十裡河自己的私人文化會所裡招待朋友,並驕傲地說,這是一個“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的文化場所。據說有人願出5個億,他也不賣。

  羊城晚報:您的私人會所據說是“全世界唯一一個以文化氣息和環保減排為主題的”?

  趙忠祥:這評價太高了。會所只是一個依托、一個殼,就像集體所有制一樣集合在一起,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沒有力的幫個人場。

  羊城晚報:聽說它的價值可能達5個億?

  趙忠祥:人家說我掙了5個億,我覺得挺光榮的,但那5個億肯定是有稅務單據的,別替我發愁。

  羊城晚報:進這個文化會所的門檻高嗎?

  趙忠祥:不高,隻要是我們的朋友就可以進來,你也可以進來。我們不對外營業,而且是零收費。我們的會所有兩大特點:一是隻使用有中國傳統文化特色的東西。如你想來這裡喝咖啡,那對不起,我們隻為你提供清茶。要是留你吃飯,也就隻有炸醬面﹔二是這裡將成為完全使用太陽能實現零排放的環保會所,包括取暖、送涼、熱水、電燈、電話、電冰箱等等。另外,我新一檔的文化節目將在這個會所裡錄制,屬於一檔說話節目。

  【說朋友】“太火的過程中得碰上點小坎兒”

  在《王者歸來》中,郭德綱調侃劉歡“沒脖子”、“比我還難看”,讓身為劉歡老友的趙忠祥不樂意了,據說他在現場表示自己很介意郭德綱這樣拿他人外形開玩笑。

  羊城晚報:前陣子網上說,因為郭德綱做節目時譏諷劉歡而惹怒了您?

  趙忠祥:我跟郭德綱其實也是很熟的,我們之間沒有過節也沒有成見,即使意見有所不同,彼此發生一些碰撞也是非常正常的。我和文化界裡的人,至今為止沒有一個是對頭。

  羊城晚報:您的兩個老搭檔———楊瀾跟倪萍,最近分別遇到了“紅十字會事件”和“共和國脊梁”風波,您怎麼看待她們倆的“遭遇”?

  趙忠祥:從我傳統上的概念講,她們太火了。在太火的過程中得碰上點小坎兒,但是如果有很多人對她們很過分,我是很不高興的。我並不是說她們隻有優點沒有不足,但她們都不是大惡的人,所以當很多人很過分地對待她們時,我會很難受。

  羊城晚報:那您為朋友,會"兩肋插刀"嗎?

  趙忠祥:為朋友兩肋插刀,我覺得有用得著我的就插!但問題是,就像很多人罵我時一樣,我也不希望誰來搭一句說:“別罵了!”我覺得,每個人都應該歷練歷練。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