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爆料電影《人証》男主演去世 海外媒體証實--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微博爆料電影《人証》男主演去世 海外媒體証實

陸飛

2011年08月08日08:08    來源:《北京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喬山中曾多次在中國舞台上演唱《草帽歌》


  他同時也是片中

  《草帽歌》的演唱者

  微博爆料———

  本報訊 旅日華人作家毛丹青昨天在其微博上透露,以電影《人証》及主題歌《草帽歌》而走紅的演員、歌手山中明(喬山中)昨晨病逝,享年64歲。隨后海外媒體報道証實了這一消息,日本媒體還透露說,盡管在去年被查出肺癌,喬山中今年還曾積極參與日本抗震救援活動。

  山中明原名喬山中,生於神奈川縣橫濱市,日本著名演唱家、演員,其音域能跨越3個八度。喬山中本人正是日本二戰后出生的第一代“混血兒”,他曾回憶說:“當時對日本混血兒的歧視是非常嚴重的。像我這樣的混血兒想找工作都很困難,甚至連汽車修理工都無法干長久。后來鄰居說,你可以去打拳,拳擊不在乎膚色,我就成了職業拳擊手,一直干到19歲。”不堪的往事讓喬山中仍記憶深刻。

  之后成為歌手的喬山中被作曲家大野雄二看中。他抒情的演唱方式將歌曲與電影中的主題完美地融合在一起。而喬山中特殊的身份更是成為《人証》中喬尼的不二人選。這部1978年上映的電影充分揭露了人性的陰暗面,喬山中飾演混血兒喬尼,但母親為了保護自己的榮譽和地位,保住另一個后來生的兒子恭平的前途,將喬尼殺死了。恭平因犯罪逃往美國終被警方擊斃。當八杉恭子正在1978年度服裝設計授獎大會上獲得大獎時,警察到會場拘捕殺手。八杉恭子看到兩個兒子都死了,難以克制內心的痛苦和復雜的情感,來到斷崖前自殺了。

  這部幾乎成為喬山中本色出演的電影名噪一時,於上世紀八十年代在中國公映時亦引起轟動,同時喬山中演唱的主題曲《草帽歌》也感動了很多普通的中國人,其淒婉的歌聲曾傳遍大江南北,讓無數國人愴然淚下,甚至很多國內歌手如蘇小明、劉歡等都翻唱過此曲。近年來,喬山中還曾多次在中國舞台上露面,多次演唱過這首《草帽歌》。

  2010年2月15日,喬山中來到北京衛視參加“環球春晚”,再一次重溫這首經典不衰的歌曲。當時有媒體評論說:“這首如泣如訴的旋律,這段深沉而哀怨的歌詞,配上喬山中那深邃的歌聲,蒼涼中帶著些許無奈,發自內心的吟唱震撼人心。”而在現場,觀眾對喬山中的演唱也十分贊許。當得知30年過去了,中國觀眾依然十分喜歡自己時,喬山中非常感動。他說:“四年前為了錄制節目,我曾經來過北京。這次故地重游,感到北京變化很大,城市更加充滿活力。這次希望能將這首經典的歌曲帶給中國的年輕朋友,希望他們可以傳承中日的友好。”

  當時還有網友發帖回憶自己見到喬山中時的情景:“此君黑?謙和、長發盤后。估計六十上下年紀,七尺左右身材。眼神似有凝固,氣質常帶抑郁。冷如秋月,目似寒星。黑人說日語,別有風味。遙想三十年前,《人証》流行京華,一曲草帽歌口頭傳頌。今見三十年前銀幕形象,似曾相識,隻嘆年月皆老。”

  文化旁白

  文藝創作走進“微”時代?

  “自打微博橫空出世,你寫個求愛信要是超過140個字,你都發不出去!”

  一位網友的感慨,折射出微博這種短小精煉的文化傳播方式在當下社會的流行程度。

  作為一種新媒體,近兩年微博的發展可謂“神速”。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近期發布的《第28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2011年上半年,我國微博用戶數量從6311萬快速增長到1.95億,半年增幅高達208.9%。

  某種程度上,龐大的微博用戶群體,宣告了一個“微”時代的到來。

  微博的東風,不僅吹來了“微”觀念的普及,也催生出微小說、微電影、微視頻等新鮮事物。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張鳴認為,現代人生活的快節奏與多元性,催生了空閑時間的零散性。微博、微小說適合在任何零碎的閑暇時間閱讀,例如上下班路上。“長電影看不了,可以看微電影﹔長小說看不完,可以看微小說。”

  但也有觀點認為,網友熱捧的微小說、微電影,僅是迎合了“微”時代下公眾浮躁的內心。一些出版界人士預言,微小說前途渺茫,不會對傳統文學產生任何的沖擊和影響,甚至不能稱之為文學。影視界也不乏對微電影的批判之聲,稱其不過是另外一種形式的廣告或者“片花”。

  “綜觀文學的發展歷程,每一次傳播方式的進化,必然引起文體的演變。網絡的發展產生了網絡文學,網絡博客的出現又衍生出博客文學,如今,微博的產生和發展又使微博文學作為一種新文體開始出現。”張鳴表示,雖然字數限制讓微小說在思想以及內涵方面有所欠缺,其成長發展也未必成熟,但作為文學發展史上的一種新型文學,微小說獨特的文本樣式和內在品質必將推動文學取得新發展。

  然而在一些人看來,微小說並不是完全意義上的新生事物。確切地說,它是短篇小說的一個“品種”,是網絡時代背景下對漢語文字之美的回歸。140個字的限制,逼迫作者錘煉語言,去掉繁復的形容詞、副詞,文字因此簡潔、干淨、有張力。

  無論各方觀點如何,伴隨著微博時代到來的微小說、微電影能否取得健康持續發展,避免曇花一現,關鍵還在於能否在有限的表現空間裡真正給人以閱讀、觀影的愉悅,反映當下社會現象,留給人們回味的空間,震顫受眾的心靈。這也是文藝創作的本意所在。

  ■文/ 新華社記者 黃小希


ceshi
(責任編輯: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