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暗訪北京西站"客販子" "黑長途"已成暴利鏈條--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記者暗訪北京西站"客販子" "黑長途"已成暴利鏈條

劉澤寧 黃銳 尹亞飛

2011年08月11日07:35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8月4日晚9時,西站北廣場馬路對面中裕大廈后的巷子內,旅客交完錢后坐在台階上等車。


  

當晚9時30分,“黑長途車”駛入巷子內,“售票點”人員(圖片最下方)招呼乘客上車。


  每天深夜,北京西站,至少百余名未買到火車票的旅客被“客販子”帶走。

  這些“客販子”收取高價票后,將旅客轉到長途客車上,送往目的地。

  記者調查,這些長途客車一種是外地客運公司過京的長途車,違法停車攬客﹔另一種則是沒有任何營運資質的“黑長途”。

  除了票價高外,還存在巨大的安全隱患。從“客販子”到“黑售票點”再到“違規長途車”和“黑長途車”,已形成一條地下運作鏈條,並牟取暴利。

  前日,記者將此情況通報北京相關交通執法部門,相關部門表示將介入調查。

  ■ 暗訪

  “客販子”攬客 黑票點“賣卡”


  “去包頭、呼市嗎?”、“去鄭州嗎?”、“去太原嗎?”

  8月7日晚8時許,北京西站北廣場售票廳門口,五六個男子逢人便問,是否去往內蒙古、河南、東北、山西等地。

  其中一名男子纏住記者不放,反復說“火車票都已經賣完了,隻能坐長途大巴,立馬就能發車,車都很安全……”

  “客販子”西站售票廳搶客

  售票大廳內,電子顯示屏上,當日發往上述各地的火車,大多已沒有余票。

  “在北京住一宿最少得一二百,明天還不一定買到票,還不如坐大巴。”一位操著東北口音的紫衣男子,一邊勸說旅客,一邊主動給旅客拎行李。

  記者詢問去石家庄是否有車,“到哪都有,”該男子馬上說,去石家庄最低200元,“倆小時一趟”。他隨即操起電話確認座位。

  此時,一扎馬尾辮的女子靠近記者,小聲嘀咕,“送上大巴,11點准時能走,160元,就剩倆座了。”

  看到記者有意,“馬尾辮”挽起記者的胳膊就走,邊走邊與“售票點”聯系。

  走出不到100米,“馬尾辮”收起電話,“不行,剛才人多沒聽清,老板說少180(元)不能走”。記者扭頭要走,“馬尾辮”趕緊上前阻擋,“這是最低價了,都是途經北京的國營大巴車,下面有專門的售票點。”

  據記者了解,北京到石家庄的正規大巴車票價僅為75元。

  隱藏在地下茶吧的“售票點”

  記者跟著“馬尾辮”,來到西站南廣場地下商城。

  這裡一處“茶吧”門臉內,數排躺椅上,坐著20余名男男女女靠著或休息。

  門口一張桌子,就是“馬尾辮”所說的“售票點”。

  “人領來了。”“馬尾辮”對桌邊光膀子的男子喊了聲,接著催促記者買票。

  “到石家庄,180元。”售票男子頭都不抬,30歲左右,一口標准普通話。

  他抽起桌上的一張紙片,寫上“北京至石家庄,票價180元”,隨手遞給記者。

  旁邊一位中年男子解釋稱,這是乘車卡,憑卡上車。

  這張乘車卡上,寫有“夜班快車、豪華臥鋪”,背面為多個目的地名稱,包頭、濟南、青島、上海、太原、哈爾濱,密密麻麻羅列了23個城市。

  小巷子內“票點”以卡換票

  北京西站北廣場對面的小巷子裡,還有一處“售票點”。

  8月4日晚9點,小巷子一處空曠的台階上已經有二十多人在此等候。不時有人領旅客過來,交給這裡負責的兩名男子,“車都到了嗎?這裡已經有二十多個了。”一名男子打電話說。

  一位藍衣中年女子是“售票員”,她提著小包,拿著小本,問好每個人都去哪裡,收錢后在本上記上一筆,並掏出一張卡片發給旅客。她說,憑這個卡上車時就能換取車票。

  四川來京打工的老邢夫婦,已在這裡等了4個多小時。悶熱的夏晚,不見一絲微風。老邢的媳婦將褲腿捋到膝蓋上,不停地用撿來的紙殼扇風。老邢則靠著行李打起盹兒來。

  夫婦倆准備去包頭打工。火車票沒買到,在售票大廳蹲著,后被人拉到這裡。

  “每次問怎麼還不發車,都說快了,但等了4個多小時了,還沒來車。”老邢說。

  每人220元的票價,老邢夫婦也覺得高。

  但在他們看來,在北京西站附近過夜一個晚上得花一二百,而且第二天不一定能買到票,“跟當晚走差不多”。

  ■ 正規要求

  長途客車站外攬客違法


  北京長途汽車公司相關人士介紹,正規車輛均有固定場站,北京目前有包括六裡橋、四惠、機場等10處長途汽車站。長途車隻能在這些站內運營,上客,站外攬客均屬違法。發車時間、班次、票價都張榜公布。

  此外,正規客運車需在車前放置運管部門頒發的客運証、交管局頒發的道路許可証。車身也會噴涂所屬運營公司名稱。

  
8月4日晚,一輛超載的小面包車給“黑長途車”送來10余名旅客。

8月7日晚10時,途經北京的外地正規大巴車在北蜂窩路攬客,等待從西站來的旅客上車。


  “黑長途”操作流程

  1、“客販子”在西站售票廳、南北廣場,尋找並游說未買到火車票的旅客乘坐大巴。

  2.“客販子”將旅客帶到西站附近的黑售票點開出票據,旅客在此集結等待。

  3.周邊公交站、出租車站附近,專人帶乘客乘車離開或直接上開往目的地大巴車。

  4.黑售票點人員與司機交接乘客,過后再與車輛承包人結算錢款。

  ■ 調查

  記者調查得知,設在西站南廣場地下商城的“售票點”和西站北廣場對面巷子裡的“售票點”,將各自招攬來的旅客,通過不同的途徑送往目的地。

  外地長途大巴進京撿客

  8月7日10時許,西站南廣場地下商城的“售票點”,記者終於等到車來。

  “去石家庄的車到六裡橋了。”一名光著膀子的中年男子示意記者跟他走。

  南廣場出租車站附近,記者及另一名乘客跟著光膀子男子上了一輛黑色捷達車。

  存在超載超速

  記者詢問,大巴車有無安全方面的問題,司機拍著胸脯說:“一看你就是頭回坐我們的車,沒事的,我們的大巴都是國營長途公司的,有事找我。”

  司機自稱是長途公司的業務員,旅客領到的卡片上有他的電話,他是專門負責“售后服務”的,這次開車送人是因為人手不夠。

  捷達車很快到達六裡橋南太平橋西路路口,一輛寫有“臨汾開往包頭”、牌照為魯QA1169的長途車正在此接人。

  司機指著該車說,因為司機需要培訓如何不超員超速,臨汾去往包頭的這條線已經停了半個多月,“這是剛恢復。”他說,上次公司有輛車,超了15個人,在高速路上時速開到150公裡,“差點出了事故,把老板嚇得不行”。

  長途大巴不給票

  5分鐘后,一輛牌照為冀C11181的大巴車開過來,司機催記者和另一名乘客趕快上車。

  上車后,記者提出用先前領到的卡片兌換車票,大巴司機和另一名副駕駛均表示不能換,“上了車就行了”。

  在記者的執意要求下,副駕稱車票沒有,給了記者一張沒有出發及到達地點的發票。

  這張印有“秦皇島龍騰長客運輸有限公司客運發票”的發票上沒有注明車票金額,最大的報銷金額是140元。

  大巴司機証實,他們確實為秦皇島正規客運公司車輛,正規路線是經過北京但不准停車,但他隻負責開車,“另外有人和西站附近售票點結算之間的賬款”。

  “黑長途”巷子深處接客

  “到包頭的車到了啊,去包頭的跟上啊。”8月4日晚9點30分許,售票女子沖著老邢夫婦大喊。

  老邢一手提著行李,一手拖著老婆,跟著30多人后面往附近羊坊店路一處公共汽車小跑。

  巷子內才敢停車

  5分鐘后,一輛牌照為京AF的大巴車緩緩停在公交車站前,車上一名光膀子男子招呼旅客上車。

  沒上幾個人,大巴不顧后邊拎著大包小包追趕的旅客,往前開了一百多米。

  剛一停穩,乘客蜂擁至車門。大巴車又朝前開了一段,右拐進北蜂窩路的小巷子裡。

  “巷子安全,路面容易被發現,得等會再走。”光膀子男子說。

  隨后,這輛大巴車停在巷子裡。

  記者看到,該大巴車上沒有任何長途運輸的標志,連起始地點都沒有。

  超載面包送乘客

  9時55分,一輛牌照為京G的小面包車開了過來,車上的乘客們或騎或坐在各自的行李箱上,整個小面包車擠了不下10人。

  這些乘客上了大巴,看到座位都被老邢夫婦等乘客佔滿,跟帶他們過來的人員理論了半天,最后沒辦法隻能上車。

  “這都是好的。”老邢說,前年七八月,他也是在北京坐大巴去鄭州。先是被小面包車從西站拉到等長途車的地方,等了好幾個小時也沒有長途車,老邢要求退錢,就遭到幾名彪形大漢拳打腳踢。最終,老邢隻能另付給彪形大漢100元車費,才被拉回市區。

  10點10分,大巴開始啟動。

  一輛京P牌照的白色捷達車一直為大巴車押車。

  羊坊店路、復興路,大巴車由東向西方向闖了一個紅燈后疾馳上了西三環。

  當晚記者乘車緊隨大巴車,該車在環路一直以超過百公裡時速前行。在清河收費站進京藏高速,一路向內蒙古方向駛去。

  10個小時后,老邢夫婦終於到達包頭。他們說,大巴車沒進市區,而是把他們放到高速附近。

  ■ 牟利

  西站販客黑鏈條


  根據八王墳長途客運站的票價,北京到沈陽的票價是165元,西站“客販子”要價220元,北京———包頭票價150元,西站“客販子”仍要價220元,高出70元。

  百余“客販子”月進萬元

  據一位干了4年的“客販子”介紹,在日客流量超過10萬的西站,給途經北京的長途大巴車拉客的從業者有上百人之多。西站北廣場、南廣場附近有多個長途汽車“售票點”,這些地方也是由專人操控。

  “客販子”就是負責給這些售票點拉客。工資按月結算,每拉一個乘客能拿到20元提成,一天要拉夠20人。如此算來,一個“客販子”干滿一個月,可拿到萬余元。

  黑票點老板與車主合作

  “客販子”拿的還是小頭。

  據該“客販子”透露,賺大頭的是“售票點”的老板。西站的長途大巴多是夜班車,去內蒙古、東北、河南、山西的乘客最多。可沿途不管從哪兒下車,票價一律是230元。

  “售票點”的老板與外地客運公司進京大巴車車主是合作關系,車輛一般都是個人承包。

  以去包頭為例,“售票點”賣220元至230元。車主給“售票點”的價格也就100元。除去客販子的提成,每張票“售票點”淨剩100元。

  粗略估算,西站多個“售票點”一天的收入保守數萬元。

  據知情人透露,除了外地長途車進京撿客,還有直接用無任何運營資質的車輛直接跑長途客運的,“這種更是暴利”。

  無保險一旦出事后果嚴重

  北京多個長途客運站表示,正規客車在站外拉客屬於違規行為。旅客在車站內購買的車票都是正規的電腦機打客票,一旦客車發生意外,旅客可以據此向客運部門投訴索賠。旅客在車站上車會接受嚴格安檢,客車出站拉客存在安全隱患。

  “表面上是對正規車的沖擊,實際最嚴重是安全隱患。”多名正規長途車司機說,“黑長途”不僅票價高,更不安全。有的車內客貨混裝、加座擁擠,乘客沒有安全保障。沒有車票沒有保險,一旦出事后果不堪設想。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