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和科學》:山寨笑話后的科學困境--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自然和科學》:山寨笑話后的科學困境

2011年08月11日09:13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尖鋒話題】

  《自然》和《科學》雜志是國際上最頂尖的兩本科學期刊,自然也有著非同一般的學術門檻。讓人意外的是,來自中國的一名“天才”辦了一本《自然和科學》雜志,宣稱沒有任何學術門檻,連永動機的論文也可以發表。對於某些渴望發表學術論文的中國學子來說,這可能不僅僅是一個笑話,也是一條道路。

  今天的新聞突然把我帶回了當年讀研時一度投遞無門的苦難記憶,這是篇來自《中國青年報》的報道,開頭這麼寫道———“廣大熬論文的理工PhD們,你們的福音來啦!現在有一份名叫Nature and Science的期刊,沒錯,不是Nature,也不同於Science。可是隻要在這上面發篇文章,就能往簡歷裡寫上:paper published on nature and science!……”2005年,一位自稱旅居美國的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老校友”在“北航新聞網”上發文,表示可以幫助新老校友代轉論文。

  這道雪白閃亮的光,一定擊中過不少學子的焦慮之心,然最后夙業難逃,終於淪落為中國學術圈私下流傳的一個著名段子。6年后,記者終於訪到這本《自然和科學》(Nature and Science)的主編,揭開了“一本山寨雜志的國際玩笑”。據說此人旗下的馬斯蘭德出版機構已經擁有9家期刊,其中不乏Stem Cell這種和頂級醫學期刊Cell的子刊Cell Stem Cell十分相似的名稱。而他志向也非常遠大,宣稱堅持下去可做成一本比《自然》和《科學》還要牛的刊物,只是,充斥其版面的那些溢滿民科氣息的文章讓聽見宣言的人陡然有了一份下顎骨鬆動的危險。

  笑話仍將繼續,Nature and Science或還將借著已經建立起來的盈利模式長期存在下去。只是身處眼下這個魚龍混雜的知識共同體中的人們,經此一揭,必須去想象一下面臨的甄別任務該有多麼繁重,因為山寨已經直抵了傳統體系的核心,而它和資本狼狽為奸起來所能產生的效用是難以預估的,更不用說在一個開放的、號稱正在由2.0向著3.0進發的web平台上,分布式傳播會帶來多大的推動,誰也無法否認眼下堪憂的事實一樁:山寨學術期刊至少能夠為媒體制造出各式琳琅的假新聞和所謂科學依據。那些迎合人的獵奇心理、美好臆想而生的研究與結論正風生水起無孔不入,亂世之中,哪怕《科學》也會犯下類似於去年12月輕易通過對NASA砷基生命論文審核那樣的低級錯誤,最后不得不以八篇追加的評論文章來洗刷尷尬。不過,類似於公共科學圖書館(PLoS)這一類Science 2.0模式的強糾錯能力也恰恰是通過互聯網展示了其最大程度的發揮。

  我們可以談論的,還有另一個問題,即促生山寨的機制在哪裡。事實上,制衡的需要存在於人類社會的每一動力鏈條中,不僅僅是物質生產,精神生產也一樣,應注意去避免滑入過於迅猛的發展態勢。今日的科學儼然有了快餐消費的某些氣質,更有目的性,也更有潛在威脅,快科學催生的必然是一個互相愚弄的學術環境,不僅Nature and Science要汩汩外冒,“愛因斯坦二世”Jan Hendrik Schon、“韓國克隆之父”黃禹錫之流也會層出不窮。

  《科學美國人》專欄作家John Horgan不久前在一篇文章中談到了“慢科學運動”,這是一群德國科學家發起的旨在敦促當代科學用更多時間去思考、閱讀和試錯的宣言行動,主張在科學出版及數量上進行縮減,同時增強數據的透明度,便於其他人去重復檢驗証明。在我看來,“慢下來做科學”+“更加嚴格健全的Science 2.0”是能分別從源和流兩處堵截山寨科研的根本措施。

  □小庄(北京 科學編輯)


ceshi
(責任編輯: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