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水滸》編劇聊改編之道:宋江潘金蓮改編尺度大--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新《水滸》編劇聊改編之道:宋江潘金蓮改編尺度大

馮遐

2011年08月16日08:10    來源:《北京晨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潘金蓮挑帘亮相。


  名著改編是老生常談的話題,但每當有新版推出時又總能成為關注的焦點。新版《水滸傳》正在天津、安徽等四家衛視以及搜狐、奇藝等網站同步播出,觀眾不僅看到了一個極具人格魅力的宋江,還看到了一個真性情女子潘金蓮……

  宋江 思想其實超前

  即便沒有通讀過原著小說《水滸傳》,即便不能對108位梁山好漢的故事如數家珍,但不知道“及時雨”宋江的人還是不多,沒聽說過潘金蓮的人更是幾乎沒有。這兩位名聲最大的人物也成為溫豪杰改編的重中之重,而且進行了尺度頗大的“創新”。

  宋江,一個總施舍小恩小惠、性格軟弱窩囊、利用和綁架兄弟的投降派變身為一個大仁大義大才能的魅力上司。“如果完全按照原著小說中的描寫去拍攝,勢必會讓觀眾覺得好漢們都瞎了眼,為什麼要跟著這樣一位哥哥去賣命,所以宋江必須要立起來。”在溫豪杰看來,宋江這個人物有被歷史曲解之嫌,“按照宋朝的法律,‘一代為吏,世代為官’,宋江可以一輩子渾渾噩噩地當個押司過下去,他能想到替天行道,說明他思想很超前。而將其等同於‘招安’或投降派,其實是后來當權者的統治需要。”

  潘金蓮 可惜不能離婚

  根據觀劇反饋,新版《水滸傳》的“新”在於呈現出現代人思維邏輯的“合理性”。於是,觀眾看到了潘金蓮、西門慶二人其實有真愛……觀眾總結說是“套著水滸的殼,內為現實的瓤”,編劇溫豪杰對此解讀說“改編要符合當下觀眾的審美需求”,實則都是一個意思。

  潘金蓮和西門慶的戲份則可用“顛覆”形容。難道只是如小說中的“奸夫淫婦”那麼簡單?對此,溫豪杰直言道:“西門慶,有才有貌有錢有女人,潘金蓮憑什麼打動他?甚至不惜任何代價、冒著性命危險要娶她?如果西門慶要找淫婦,去趟窯子就行了。潘金蓮一定有她吸引人的地方,我給她的定位是純情加悶騷。但她亂了綱常,就一定要受到懲罰。我私下會開玩笑說,一切應該歸咎於封建社會沒有離婚制度。”溫豪杰倒不認為上述改動是要翻案,只是更符合當下觀眾的思維,“比較新舊版本意義不大,十幾年過去了,審美取向、人文視角都有很大的不同,既然是現在來改,那麼就要符合現代人的邏輯。”

  晨報記者 馮遐

  ■記者手記

  名著改編的創新之道


  編劇溫豪杰對《水滸傳》中的人物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編,他坦言隻喜歡原著的語言風格、文學性,這是他在改編中唯一堅持的,而大多人物多多少少都融入了現代人的思維,而且他認為這樣才是合理的、說得通的。

  現代社會與《水滸傳》中營造的江湖社會本身就是刁詭的。在施耐庵的筆下,那是一個游民橫行、殺人越貨、劫富濟貧、藐視法度的社會,改編的人是無法回到那個時代,也無法體會到那個社會、那個環境下所產生的情感。於是,索性本著“現代人寫現代戲“的思路去改編,隻要不是太離譜、隻要能自圓其說,觀眾喜歡什麼就多表現什麼。於是乎,宋江演繹了草根英雄的奮斗史,閻惜嬌的戲份大大增加,潘金蓮有了值得同情的理由。

  如此改編肯定會有“拍磚者”,但也有不少“共鳴者”。后者認為,對名著改編亦步亦趨也不見得就是尊重和最佳詮釋,新版《紅樓夢》就是一例。名著改編中,必須有保留、有舍棄、有改動,保留和舍棄需要編劇吃透原著,而改動則需要編劇膽大心細且合情理,融入現代思維邏輯未嘗不可,是否挑戰了觀眾的接受底線可以交給市場檢驗。至少現在看來,對新水滸的“創新”並不是一邊倒的罵聲。事實上,國外對於名著的改編更是大膽。莎士比亞的《羅密歐與朱麗葉》曾被五次改編成電影,其中1996年連續推出“情色版”和“后現代激情版”兩個版本,前者用篡改和惡搞形容絕不為過﹔后者實質上是借用莎士比亞的故事框架來虛擬現實的一部移花接木之作。在我們看來,這是對名著公然的不敬和褻瀆。但有評論認為,無需太認真,骨子裡浪漫摩登的莎翁如果再世或許會贊嘆如此創意。


ceshi
(責任編輯: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