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視央視曝光違規動作照舊 百度被什麼蒙住了眼睛--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無視央視曝光違規動作照舊 百度被什麼蒙住了眼睛

2011年08月18日07:53    來源:央視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2011年8月15日,中央電視台財經頻道《誠信是金》特別節目,報道了百度推廣業務存在的一些問題。節目播出后,百度的態度是怎樣的?央視節目播出后第二天,也就是8月16日下午3點,財經頻道記者來到了位於北京上地十街的百度總部大樓,希望就此事採訪百度公司相關負責人,但一進到百度總部大樓,記者就被幾個保安擋住了鏡頭。經過多番協調和等待,百度的一位公關負責人終於出面,他表示百度暫不接受媒體採訪。

  這位公關負責人告訴記者,目前百度正在處理之中,不便作出評論和回應。節目中出現的案例只是一些個案,不具有代表性。節目中出現的案例真的僅僅是個案嗎?

  一 “熱情上門”為哪班?

  2011年8月15日,央視財經頻道報道了一些不法分子編造、杜撰的虛假企業,甚至可以通過百度客服人員的指點規避相關審查,上線參與百度鏈接推廣。那麼,在媒體曝光后,百度公司的審核會不會加強呢?節目播出后的第二天,記者仍然帶著全套虛假資料,以個人名義向百度公司申請要上推廣鏈接。

  記者首先電話咨詢了百度公司的百度推廣業務,一位咨詢顧問強調,可以派客服人員上門洽談業務並簽訂合同。但是記者表示,要到百度公司咨詢相關業務時,這位咨詢人員居然這樣解釋:我們營業廳有時候是對外開放,有時候也不對外開放。今天要辦理業務,可以派出一個經理親自登門。

  營業廳怎麼不對外開放?對這一疑問,百度的咨詢人員的解釋是,因為前段時間剛舉行完會議,目前不接待客戶。接待客戶都是上門拜訪。記者又問從什麼時候開始會議不接待客戶了?對方回答說是8月10號左右。

  親自登門,這種熱情的服務態度,還真是有些出人意料。

  記者表示,自己就在百度公司的營業廳附近。這位咨詢顧問說,隨后會有客戶經理出面聯系。不久,百度總公司的一位客戶經理打來了電話,在詢問了基本情況之后,這位經理也說要登門服務,至於為什麼不選擇在營業廳,他的說法和前一位咨詢人員有些不一樣,他說“因為我們營業廳正在做一些活動”。或者約一個中間地方去見面,“因為我們的流程都是這樣走”。

  究竟是原有的流程規定,還是正在舉行活動?百度公司兩位經理的話自相矛盾。而就在兩天前,記者來到百度公司的北京體驗中心時,客服人員依然正常接待上門的顧客。那麼,現在為什麼不能在營業廳正常接待了呢?記者表示,不同意百度在其他地點簽訂合同、繳納現金的要求,客戶經理同意了記者來到百度公司見面。隨后一起來到了位於北京中關村的百度公司北京體驗中心,在這個體驗中心門口,記者見到了百度公司的一位客戶經理——劉經理。

  一見面,劉經理就提出,前面有個酒店,可以去酒店聊聊。至於為什麼不到營業廳裡邊去聊?劉經理說了實話,昨天有記者暗訪,現在不得不謹慎些。

  二 媒體曝光后依然如故

  記者在百度體驗中心看到,辦理推廣業務的窗口還在正常辦理業務,不時有客戶來辦理續費業務。劉經理向我們介紹了百度推廣的業務內容。記者表示,自己是個人名義開設的商城網站,隨后詢問了需要出具的手續。工作人員表示,“就需要您簽字、錢還有身份証復印件”。

  身份証復印件、簽合同、交錢,辦理百度推廣難道就是這麼簡單嗎?對於網站的內容居然沒有審查的過程,記者還特意問道,還有什麼需要特別交代的嗎?對方回答說“沒了,可能還需要一個網站的截圖。”

  記者發現,在媒體曝光后的第二天,拿著虛假資料,以個人名義仍然可以輕鬆地為商城類網站辦理百度推廣業務,幾乎沒有什麼審查。而辦理的內容,百度公司也沒有更多的過問,只是希望我們盡快錢合同、繳納現金。隨后,劉經理拿出了一份已經蓋好百度公司公章的格式合同,記者把一張其他人的身份証交給劉經理拿去復印。復印完畢后,劉經理提出了疑問。

  說是不是弄錯了,不能用這個身份証,必須是用法人的。記者馬上謊稱法人就是隨行的這位同事。劉經理進行了一番請示之后,最終還是同意了我們使用他人身份証辦理百度推廣業務。

  看來,百度公司的工作人員十分清楚辦理推廣業務時應該審核身份証,而且很清楚不嚴格審核的后果,但仍然讓記者拿著他人的身份証件順利過關。接下來,就有了下面這樣一段對話。

  “我們給您開一份空白的合同。您簽字,然后我們立馬拿去蓋章去。然后立馬再給您。 這樣,空白合同。”

  “什麼叫空白合同?”

  “對,跟咱們剛才見的那個合同一樣,隻不過在這兒沒有百度章。得先您簽完以后再蓋。”

  “那不會出什麼問題吧?”

  “理論上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從法律上有問題是吧?”

  “沒有,哪兒都沒有問題。”

  就這樣,記者以他人的名字在合同上簽了字,隨后,又繳納了600元的服務費和5000元的賬戶預存款,這份百度推廣服務合同就簽訂完畢。在百度公司這個體驗中心的整個過程中,百度方面並沒有對記者杜撰的購物網站進行任何查詢、審查,甚至連網站域名都沒有詢問過。

  對百度公司的這種行為,一些法律界人士也紛紛發表看法。北京匯佳律師事務所主任邱寶昌律師認為:只是看中了錢,而對這個網絡用戶的商品、資質,以及是不是有這個企業都一概不去考慮,以極不負責任的方式推薦給用戶,那麼你就應該承擔責任。因為你在這個競價排名當中,在這個競價鏈接當中,給用戶提供這種服務當中你是有償的,你是盈利的,而你這種盈利又沒有盡到你和他盈利相對應的審查義務當中。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副教授譚華霖認為,百度在事實上構成了一個廣告經營者,百度的這種競價排名服務,推廣鏈接服務事實上構成了一種廣告行為,在這種情況下就應當受到廣告法的制裁。廣告法有相關的規定,如果廣告主發布的一些廣告信息是不真實的,或者有欺詐的,那在這種情況下,廣告經營者如果不能夠提供廣告主的真實的姓名,地址和聯系方式,他應該承擔連帶的賠償責任。如果有一些商家利用百度推廣服務在進行欺詐活動,而百度事實上又不能提供出這些商家的真實的姓名,地址,在這種情況下他就應當承擔廣告法上的連帶賠償責任。

  在節目制作過程,記者一而再再而三拿著虛假的全套資料,在百度公司的各個營銷中心去申請參加百度的推廣鏈接,無一例外都成功了,這難道只是個案嗎?

【1】 【2】 【3】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