輿論熱議:王勇平離任的冤和不冤--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輿論熱議:王勇平離任的冤和不冤

 毛建國

2011年08月18日00:00    來源:人民網-《江南時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正是因為王勇平自身存在不足,所以王勇平離任並不冤。畢竟,民意需要尊重,既然在這個位置上,已經失去了公眾的信任,那麼離開也就成了必然。但公眾的糾結在於,王勇平的問題,到底是他一個人的問題,還是當前發言人普遍存在的問題?

  

  新華網英文微博發布消息稱,中國鐵道部8月16日表示,鐵道部新聞發言人王勇平被停職。王勇平因“奇跡”出名,因“奇跡”而批,但自己卻沒能成為一個“奇跡”。他是悄悄來的,卻在奇跡中轟轟烈烈而去。(8月17日《北京晨報》)

  按照鐵道部相關負責人的說法,不能稱之為“停職”或“免職”,“應該是正常的職務調動”,王勇平不再擔任新聞發言人的職務,由於宣傳部長同時兼任新聞發言人,因此他也不再擔任宣傳部長一職。有關媒體直接解讀為,王勇平依然停留原有級別和待遇。但不管如何,王勇平在為“奇跡說”買單。有點奇怪的是,雖然此前輿論普遍憤慨“奇跡說”,可一旦王勇平真的因此離任了,卻又惋惜他沒能創造“奇跡”留下來。

  這種心態,首先是人本善良的表現。公眾的內心深處,對於弱者一直有著一種天然的體恤和同情。對於一些事件一些人,公眾雖然如鯁在喉,但一旦當事人受到處理,卻又心生同情。同時也要看到,這種心態,也是公眾理性的表現。

  本月中旬,《人民日報》發表長篇報道,引用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專家的評論說,王勇平此番言論是“低級錯誤”,“沒有體現發言人在媒體和公眾之間的橋梁作用”。王勇平自己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也聲稱,發言有不足。現在回過頭來看,王勇平最大的問題其實是態度問題。從他一開始和記者的習慣性調侃,就可以看出態度有問題。對於事故的真相,他了解不多﹔對於公眾的心情,他理解不深。這一情境下,當媒體真正窮追猛打時,立馬原形畢露,在無話可說時,受多年來的官腔影響,玩起了油腔滑調。“奇跡說”、“我反正信了”,都是這一情境下的產物。

  正是因為王勇平自身存在不足,所以王勇平離任並不冤。畢竟,民意需要尊重,既然在這個位置上,已經失去了公眾的信任,那麼離開也就成了必然。但公眾的糾結在於,王勇平的問題,到底是他一個人的問題,還是當前發言人普遍存在的問題?換言之,如果換個發言人,能否避免王勇平犯下的錯誤?

  質疑王勇平的能力時,不要忘記,作為資深新聞發言人,王勇平曾被視為中國新聞發言人的典范。就當時的處境來說,在官方機構本身就失去公信力時,發言人其實很是尷尬,如同坐在火藥桶上。他們的智力,讓他們也知道應急處理存在諸多不足﹔他們的人性,讓他們也有質疑也有矛盾也有憤怒﹔他們的身份,讓他們要習慣性地維護所在機構的利益,他們不能說不便說不敢說,而媒體又等著說催著說逼著說。情急之下,人們習慣的往往是平時最拿手的,而對於這些官員身份的發言人來說,最拿手的自然就是官僚腔。這才是問題的實質,應該追根公權機構的公信力,應該尋因應急處理的科學和透明。

  這些年來公權機構在信息公開上,已經有了很大進步。一個實証就是新聞發言人制度的普遍建立。但要看到,這種進步相對於公眾的渴求,慢了不止一拍。公眾希望更完全的公開,然而一些機構對應急處理的信息還“躲捂藏”,甚至對輿論不以為然。特別是當一些機構平時有不足、應急有缺陷時,更會轉移話題、推諉扯皮。這時的發言人,位置極其尷尬,一不小心就會被輿論的怒火焚燒掉。這也是微博上流傳的央視主持人張泉靈的一句話的意思,“新聞發言人就像一件超薄緊身衣,換件衣服,身材不好還是不好,爛瘡還是爛瘡”。從這意義上說,王勇平的離任又有點冤。正是因為“冤”的存在,可以斷定,王勇平還有后來者,作為新聞發言人,他不會是最后一個因言而批,也不會是最后一個因言而走。“至於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江南時報》 (2011-08-18 第08版)

(責任編輯:翟慧慧)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