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磨滅的番號》被指缺乏常識 導演稱將好玩落實在每個鏡頭--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永不磨滅的番號》被指缺乏常識 導演稱將好玩落實在每個鏡頭

2011年08月20日08:48    來源:人民網-《京華時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永不磨滅的番號》被指缺乏常識 導演稱將好玩落實在每個鏡頭
  由徐紀周自編自導,黃海波、王雷主演的抗戰劇《永不磨滅的番號》正在北京衛視熱播。該劇講述一群草根英雄的抗日傳奇故事,用一種嬉皮笑臉的方式烘托出保衛家國的厚重情懷。“詼諧搞笑+悲壯情懷”的風格贏得不錯的口碑,但也有觀眾認為該劇的缺點也相當突出,“劇中有著眾多夸張、狗血的情節,比如標槍炸鬼子,手榴彈炸飛機,都太過了!”昨天,導演徐紀周回應稱,使用眾多夸張情節,是因為想把這部劇拍成一本立體的小人書,“或者是畫面感的評書”。

  >>質疑 細節設計缺乏常識

  >>回應 隻管好玩不求厚重


  該劇講述“李大本事”(黃海波飾)帶領著被他忽悠來的戰友們組成了一支沒有正規建制番號的縣大隊,在敵佔區浴血抗擊日寇的悲壯故事。很多網友認為該劇最成功的地方是“笑中有淚”。有心的網友也指出這部劇中的眾多夸張、狗血的情節,包括“陳鋒重傷,隻有日軍醫院能救,李大本事帶他到日軍醫院門口大罵八路,還真有日本人為了宣傳‘中日友善’把陳鋒救了”﹔“會日語的陳鋒遇到設卡的日軍,隻需張嘴就罵、抬手就打,對方就乖乖放行”﹔“李大本事和孫成海在衡水城裡被圍困在小屋裡,他們倆居然頂著一口大鐘,愣是從槍林彈雨裡走了出來,沒有一個鬼子想起來沖他們的腳開槍”等等。很多網友表示,這樣的劇情讓這部劇脫離現實主義的創作路線,“希望導演注意一下細節和常識,不然再好的電視劇也會成敗筆”。

  導演徐紀周表示,觀眾的意見提得很對,以后再拍攝電視劇時會多加注意。他解釋稱,這部劇在創作之初的風格定位就是“好玩”,他說:“其實這部戲沒有太多的厚重,也沒有太多的人文情懷表達,隻求人物個性的張揚揮洒、酣暢淋漓。我希望輕快的敘事節奏和八路軍為求生存花樣百出的手段成為吸引觀眾看下去的動力。在拍攝階段,我一直把‘好玩’這兩個字努力落實在每一個鏡頭裡。在創作劇本時,無論是人物塑造還是講述手法,都大量參照經典評書,《水滸傳》《岳飛傳》和《隋唐傳》等。”

  >>質疑 敵人低智商太荒誕

  >>回應 這是抗戰版《水滸》


  《永不磨滅的番號》中,抗日陣營一方鬼點子超多,而作為對立面的日軍卻是泥塑木胎、智商超低,過於懸殊的對比帶來了明顯的荒誕感。有很多觀眾質疑導演用幽默的方式演繹嚴肅題材是否合適。

  徐紀周回應說:“隻要主題詮釋出來了,什麼形式不重要。這部戲中幽默搞笑的劇情並不是娛樂,只是換了一種形式來講故事。我認為《永不磨滅的番號》是抗戰版的《水滸》或《鹿鼎記》。”徐紀周直言,自己早就預料到了搞笑的形式會引發爭議。他說:“這部戲必須有爭議,沒有爭議就不算成功。有觀眾不接受是正常的,如果拋開這種對嚴肅題材作品的固有觀念,把它當一個純故事去看的話,我相信會有更多人喜歡。”

  >>質疑 經典抗日劇大拼盤

  >>回應 被市場牽著鼻子走


  該劇在前期宣傳時打出了“不潛伏,不暗算,看一群順溜如何亮劍”的宣傳語。有觀眾表示,該劇的確有點像這些經典抗日劇的大拼盤。更有網友說:“結局很像《集結號》。在這部電視劇裡,看到了《士兵突擊》的影子,李大本事有段配著音樂的演講,像高連長在七連解散時說的話。還有《雪豹》裡八路軍無敵的影子。”

  徐紀周回應說:“拍這部戲也是被市場牽著鼻子走,因為這類劇的投資回報率很高,要是依著我的性子,就會拍一部文藝味兒十足的片子,但沒人愛看,拍出來也沒用。如果說有相似之處的話,就是一幫‘順溜’般的底層人物,卻擁有‘亮劍’的精神,最終用鮮血和生命完成理想。我們的主創都是70后,我們想追求一種浪漫到極致,又悲壯到極致的戰爭風格,也許這是大多數70后對戰爭的理解。另外戰爭劇現在很火,但要是沒有自己的風格就很難走出來,所以用喜劇手法來表現悲愴的情懷就成了區別於其他劇的招牌。”

  本報記者 趙楠楠

  ■出鏡人物

  黃海波偏愛小人物


  本報訊 (記者趙楠楠)《永不磨滅的番號》中黃海波飾演的李大本事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有網友評價“黃海波表演太給力”。昨天,黃海波接受採訪時坦言,李大本事的身上具備了“正氣、匪氣、賊氣”三種氣質,拍這部戲也滿足了他的軍人情結。

  黃海波說:“在我看來,正氣、匪氣和賊氣看似矛盾,其實一點都不矛盾。其實大部分男人身上都同時具備這些氣質,只是李大本事身上體現得特別明顯而已。李大本事還有‘神氣’,就是自我感覺很牛。”為了能准確表達出自己心裡理解的李大本事,黃海波還用陝西方言“妖氣”來形容李大本事的特質之一,“妖氣其實就是比較有意思、有趣的意思”。

  黃海波認為,該劇之所以受歡迎,絕不是因為劇中充滿無厘頭的搞笑情節,而在於結局的悲壯和給觀眾帶來的笑容背后的眼淚和沉思。

  不管是《媳婦的美好時代》裡的余味,還是《永不磨滅的番號》裡的李大本事,黃海波飾演的都是一些真實的小人物。黃海波說,自己最喜歡演這類角色,“我一直認為小人物才有真正的大智慧。余味穿梭忙碌在5個不同女人的糾結矛盾中,李大本事要將性情完全不同的5個大老爺們兒捏在一起打鬼子,都是需要智慧的。不過一個是和平年代的生活智慧,一個是抗日年代的戰爭智慧,兩個同是小人物,但背景和環境不同,所要彰顯的意義也不同。李大本事這個角色或許還有一個男人的軍人情結在裡面。不同的戲滿足了我不同的情懷”。

  ■一家之言

  屬於黃海波的番號


  在內地的一票男演員當中,黃海波算是有些尷尬的那一類,大抵屬於劇紅人不紅那種。他拍過的熱播劇不少,比如《激情燃燒的歲月》《新上海灘》《媳婦的美好年代》等等,但可惜火的全是別人,《激情燃燒的歲月》讓孫海英聲名大噪,《新上海灘》讓黃曉明火速成名,《媳婦的美好年代》讓“海清熱”再度升溫,唯獨黃海波,打拼了這麼些年,總是不溫不火。

  也許一個演員終究需要一部能完美發揮其特長的代表作,如同之前人到中年的吳秀波憑借《黎明之前》的憂郁形象一炮而紅。這一次《永不磨滅的番號》讓有些邪氣有些瘋狂的黃海波終於脫穎而出。

  黃海波未能及早成名,也許和他過於憨厚朴實的長相有關。一個演員終歸是要靠演技,但和長相也有很大關系。這些年浮浮沉沉,黃海波也一直在開拓戲路。

  還好他有這部《番號》,留上胡子,賣弄著或夸張或狡黠的眼神,黃海波飾演的李大本事和以往的抗日英雄有了明顯的區別,匪氣與正氣的結合,讓他和李幼斌版的李雲龍有些接近,但更加癲狂,也更吸引眼球。

  整部戲打的是“非典型抗日戲”的旗號,民兵大隊長帶著烏合之眾以弱勝強,阻擊日軍,鬧出不少笑話。戲中的情節有不少荒誕之處,甚至可以說是黑色幽默,比如日軍繳獲八路的“行軍鍋”﹔偽裝成日軍的八路在偽軍據點狂吃﹔三個不靠譜的醫生給重傷的李大本事看病﹔李大本事在軍人大會上的檢討等等。

  這一度讓我想起當年也曾火過一陣的電影《舉起手來》,李大本事的對手同樣的弱智、搞笑,但導演徐紀周卻在劇終給了這部戲一個悲壯的結局,主要人物的相繼犧牲,讓觀眾洒了一把同情淚。

  也許會有人說,這樣的電視劇不夠“正”,不夠完美,不夠尊重歷史,但電視劇本身就意味著一定程度的虛構。光靠黃海波的癲狂表演,加上全劇夸張但不脫軌的冷幽默,足以讓《永不磨滅的番號》成為一部好看的抗日大戲。(彭科峰)


ceshi
(責任編輯: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