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博物院院長回應"十重門" 將打破封閉重塑形象--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故宮博物院院長回應"十重門" 將打破封閉重塑形象

2011年08月20日09:29    來源:新華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從香港兩依藏博物館展品在故宮展出被盜,到最新網爆“端門外西朝房展覽逃稅”,短短3個多月,故宮經歷了大大小小的“十重門”,承受著前所未有的拷問與信任危機。

  8月19日下午,故宮博物院院長鄭欣淼在故宮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

  對於社會各界的質疑與關注,鄭欣淼鄭重表示重視與感謝。

  “十重門”:折射管理漏洞

  以下為新華社記者與鄭欣淼院長的對話。

  記者:鄭院長,首先我們很想知道,這“十重門”內的真相究竟如何?

  鄭欣淼:爆料雖然情況不一,有的與事實有出入,有的還沒有查實,但都指出我們的管理確實存在很多問題和漏洞。

  記者:能具體說出這些問題與漏洞嗎?

  鄭欣淼:首先說說齋宮展品被盜案。這個案件暴露出我院閉館清場、報警設施設置、重大作案預判及相關措施等關鍵環節出了問題。這給了我們極為沉痛的重大教訓,我和院領導班子都做了深刻檢查,對分管院領導和各級相關責任人追究責任,按規定分別做出行政警告、記過、記大過和開除、留院察看的處分,以此教育、警示本人和全體干部職工。

  記者:隨后出現的“錯字門”“會所門”,故宮需要汲取的教訓是什麼?

  鄭欣淼:出現錦旗錯字,故宮聲譽受到嚴重損害,事情發生在具體部門和承辦人,根源還在院領導。在錯別字出現和當事人回應已經成為媒體熱點,演變為突發公共事件后,如果立即公開誠懇承認錯誤,會有助於社會的諒解。由於糾錯不夠及時果斷,又強調責任在下屬,引起社會各界廣泛批評,我們深感自責。

  所謂建福宮辦會所的事情,故宮方面已進行了調查並向社會作出澄清。故宮博物院領導班子從未有過在故宮開辦任何會所的動議,一直將在火災廢墟上復建的建福宮花園主要用於舉辦新聞發布會、小型展覽、公益文化活動和接待國家重要貴賓。鑒於合作方北京故宮宮廷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嚴重違反雙方協議,我院已經責成其停業整頓,終止並將修改協議書。由於我院對合作的公司平時監管不嚴,對其違反協議私下醞釀會員制的行為沒有及時察覺,特別是在已成網絡和媒體熱點的情況下沒有在第一時間查明情況解釋清楚,以致質疑擴大發酵,並與展品盜竊案、錦旗錯別字事件相互疊加,造成非常被動的局面。

  記者:“哥窯瓷器受損”原因已經查明並公布於眾,如何防止此類事情的再度發生?

  鄭欣淼:這個事件的教訓是,事先文物保護實施方案不夠周密、預判性不足,人員培訓針對性不強不細,致使珍貴文物損壞。事后沒有在第一時間向上級部門報告,我們對此負有不容推卸的責任。

  記者:那麼,接下來的這些爆料真實性究竟如何?

  鄭欣淼:“龍燦”微博爆料故宮曾經有過4起文物損傷一直沒有披露,我這裡分別說明。

  一是關於“扔廢棄木箱時將10多件佛像一並扔掉,由外單位送回”的情況。2006年6月9日,宮廷部兩名職工在處理北五所壽藥房庫內存放的裝運文物的木箱時,由於漏檢,造成存於木箱最底層苯板下的黑漆描金小石編磬一組16片(未定級)連同箱子一起被集中至院內古建修繕中心。當時在崗的我院修繕中心職工孫會生發現后,對文物進行了妥善保護,並及時通知了有關部門馬上取回。經過徹底核查,確認無其他物品遺漏,16片石編磬也均未出現任何新的傷況。根據《故宮博物院藏品管理規定》,對主要責任人給予了處罰。

  二是關於“2006年前后明代一級品法器人為損壞”的情況。經查,我院祭法器類文物無一級品。擴大調查范圍,2004年5月27日和9月6日,宮廷部兩名職工在整理核對文物時,分別造成清代黃釉蓋登(未定級)的蓋部和綠地粉彩八寶之“魚”(未定級)底座的損傷。這兩起事故均是由於當事人違反文物操作規程導致的。博物院根據有關規定對當事人給予了處罰。

  三是關於“2008年佛堂舊址二級品佛像損壞”的情況,經查,我院多年來未發生過原狀佛堂內文物損傷事故。

  四是關於“任萬平主任的胳肢窩沒夾住那件沉重的歷史,碎了”的情況。2009年,宮廷部搬運一對晚清時期的玻璃花插(未定級),后發現其中1件花插的1根玻璃枝杈斷開。院研究認定,宮廷部工作沒有違反操作規范,但預案不夠細致,考慮不夠周密,被責成作出檢查說明交院備案。

  記者:紫檀嵌玉挂屏被水泡損壞,又是怎麼回事?

  鄭欣淼:2011年6月15日,宮廷部工作人員將紫檀嵌玉花鳥圖挂屏一件(未定級)送文保科技部綜合工藝科漆器鑲嵌室除塵修復。該器物本身存在傷況。7月25日早晨,工作人員發現,自來水管接口處有一小的裂縫致使挂屏上覆蓋的棉墊被部分散落的水珠打濕,並滲透到挂屏上。相關專家到現場查看了這件文物,一致認為該件挂屏未因遇水而出現新的損傷,同時建議仔細檢查鬆動的嵌件,對因膠粘劑老化出現的嵌件鬆動現象進行加固處理。

  記者:故宮是否真的給過10萬元封口費掩蓋私分門票款?

  鄭欣淼:2009年7月中旬,我院紀檢監察辦公室接到舉報信,反映故宮午門工作人員與社會上不法導游勾結,利用工作之便私放旅行團進入故宮參觀游覽,從中牟取非法利益,並且聲稱有影像資料作為証據,可以協助故宮將此人抓獲,但要求故宮給予舉報獎勵15萬元,否則不提供証據。我院為了盡快查清問題,不給國家造成更大的經濟損失,經反復協商,應允如証據屬實可對舉報人予以獎勵8萬元。經保衛處、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門分局駐故宮派出所聯合行動,2009年8月11日上午在舉報人的配合下,在故宮午門東門洞中間檢票口截獲一使用過期票進入故宮的130余人的旅行團,抓捕了相關當事人並起獲贓款7660元人民幣。由於舉報人提供証據信息屬實,並配合我院和公安部門抓捕成功,參照我院的查補逃票獎勵規定,從該項資金中付給舉報人舉報獎勵費。

  記者:對於故宮在拍賣會上購買五通宋人書札又賣出牟利的說法,你們已經予以澄清,有新的補充說明嗎?

  鄭欣淼:事實就是我們前些時候所說明的那樣。1997年,北京翰海拍賣有限公司春季拍賣會上拍五通宋人書札。當時,著名書畫鑒定家徐邦達先生曾致函上級主管部門建議收購,經履行論証程序后,我院遂與拍賣公司接洽,當時媒體對此有所報道。動用這一數額的經費征購文物必須向上級部門申請,由於未獲批復,此項收購未實現。我院2005年出版的《故宮博物院八十年》一書和官網“院史編年”欄目有此項收購的記載,現查明,這是由於我院當年整理院史大事記查閱公文檔案時,誤以當時上報申請經費文件為依據,沒有核對所申請經費並未批復和未能購買的最終結果所造成的。

  還有就是關於故宮圖書館丟失古籍一事。故宮在過去長達7年的清理古籍過程中,要求發現的疑點都必須記錄在案。到2009年的階段性統計,約20萬冊書籍中,還有100多冊不能完全對上賬(其中有普通古籍,也有一般線裝書和印刷品)。由於涉及1950年以來延續半個多世紀的歷史遺留問題,情況比較復雜,當時決定作為階段性存疑記錄在案,繼續清查,至今仍未停止,尚不能做出丟失的結論。但是一旦清查清楚確認丟失和責任人,將依法依規處理。

  記者:那麼,最后一重“門”——“端門外西朝房展覽逃稅門”的真相又是如何呢?

  鄭欣淼:端門區域過去不屬於故宮管理,這些商戶舉辦的展覽已經存在了多年。目前我們尚在辦理收回這些商戶所用房屋的過程中,明確在全部完成接收后將改造成售票、咨詢、疏導等觀眾服務區,不再舉辦展覽。
【1】 【2】 

 



ceshi
(責任編輯: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