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名中國記者被困利比亞 酒店斷電屢受流彈威脅--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五名中國記者被困利比亞 酒店斷電屢受流彈威脅

2011年08月24日07:12    來源:《北京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卡扎菲的次子賽義夫·伊斯蘭·卡扎菲(左一)昨日現身■供圖/新華


  利比亞戰爭日前進入到最后階段,而在的黎波裡採訪的外國記者目前的安全情況也不容樂觀,他們集中居住的一家名為Rixos的酒店現被利比亞政府軍力量控制,電力服務已經無法保障。

  報道說,在21日和22日,這個500美元一晚的高級酒店已變成一座“可怕的監獄”。目前有三十多名記者住在這裡,被酒店外忠於卡扎菲的武裝人員圍困。這裡已經停電,記者們點著蠟燭,身穿防彈衣等待著,現在無法出去做採訪報道。

  報道說,截止到22日夜晚,這個賓館似乎是的黎波裡被卡扎菲力量控制的為數不多的地區之一。

  報道寫道,很多記者的窗戶旁有子彈嗖嗖掠過,而不遠處就能聽到火箭炮、迫擊炮發出的轟炸聲音。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的一名記者在當地時間22日下午1點30分在推特上說:“Rixos被橫飛的子彈擊中了”,“每個人都非常擔憂,不知道下一步會有什麼事情發生在我們身上。”

  據中國駐利比亞大使館工作人員介紹,除使館工作人員之外,目前在利華人共有19人,其中包括5名記者。這5名記者中包括3名鳳凰衛視的記者和2名中央電視台的記者。目前這5人所處的地方正是前文所說的Rixos酒店。

  據介紹,這座卡扎菲政府發言人通常召開記者會的大酒店,目前被軍人持槍看守大門,外面還有狙擊手,可以說他們已經被卡扎菲集團軟禁起來。他們目前的處境到底怎樣?被困在酒店內的鳳凰衛視記者蔣曉峰表示,“這兩天的黎波裡打仗打得非常激烈,我們所住的Rixos酒店,安全出現了真空,反對派武裝或卡扎菲的政府軍,隨時有可能對酒店發動一些我們意想不到的事件。”

  據介紹,因為安全的原因,這座酒店的餐廳也人去廳空了,現在已沒有人給外國記者做飯了。“每到就餐的時間,我們總要想想現在該吃什麼,幸虧我們這次有先見之明,從香港過來的時候,每人帶了一箱方便面,這些方便面目前已經成為我們的戰略物資。當然我們在Rixos酒店裡面,因為利比亞方面對外國媒體的一些管制,我們感到行動非常不方便。”

  另一名記者鄧諒堂表示,“槍聲、炮聲太厲害了,我們打地鋪在走廊裡面,一會兒休息,一會兒工作,過了整個晚上。”

  楊潔篪同潘基文通電話

  外交部長楊潔篪23日應約同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通電話,就利比亞局勢交換意見。

  楊潔篪表示,當前,利比亞局勢進入新的關鍵階段。中方認為,應盡快恢復利比亞局勢穩定,由利人民自主決定利比亞的前途。利有關各方應盡早開啟包容性政治進程,通過對話、協商等和平方式實現民族和解和國家重建。聯合國應在利比亞戰后安排中發揮主導作用,中方鼓勵聯合國就此同非盟、阿盟等地區組織加強協調與合作。中方贊賞秘書長為緩解利危機作出的積極貢獻,願與聯合國共同努力,推動利盡快實現穩定,早日走上和解與重建的道路。國際社會應繼續對利開展人道救援。

  觀察

  利比亞局勢的多重懸疑


  隨著反對派武裝佔領首都的黎波裡大部分地區,卡扎菲政權大勢已去,利比亞局勢即將進入一個新階段。但在短期內,這個國家的震蕩仍將繼續,眼下有幾大懸疑令人關注。

  目前,卡扎菲下落不明,去向成謎。

  卡扎菲上次公開露面是在6月12日,當時他與前來利比亞的國際象棋聯合會主席伊柳姆日諾夫對弈。近日,隨著戰局吃緊,卡扎菲屢次發表錄音講話,號召民眾投入戰斗,最近一次講話是在21日晚間。

  美國國防部發言人拉潘22日說,五角大樓掌握的情報顯示,卡扎菲沒有離開利比亞,但美方不清楚卡扎菲藏在什麼地方。在對利軍事行動中表現積極的英國和法國目前也無法說清卡扎菲身在何處。

  輿論猜測,卡扎菲仍在的黎波裡,並有可能就在作為其權力象征的阿齊齊亞兵營。當前,反對派武裝和政府軍的交火也主要集中在這個兵營附近。

  對於反對派來說,找到卡扎菲的下落非常重要,因為這有著重要的象征意義。正如反對派“全國過渡委員會”主席賈利勒所言,逮捕卡扎菲才是利比亞革命真正的“勝利時刻”。

  自從3月31日正式接管對利軍事行動以來,北約已出動戰機近兩萬次,其中7500多次為空中打擊行動。雖然北約堅稱其軍事行動是為了落實聯合國安理會決議,保護利比亞平民,但其空襲行動無疑在很大程度上幫助反對派在地面戰場上取得了優勢,並最終攻佔的黎波裡。

  目前,北約在利比亞的軍事行動仍在繼續,北約仍在監視利比亞地面部隊和關鍵軍事設施。該組織發言人倫杰斯庫22日凌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北約在利比亞的軍事行動將在達成三個既定目標后結束,即所有針對平民和平民區的襲擊和威脅終止﹔卡扎菲的殘余部隊撤回基地,並且撤離要“可核實”﹔向利比亞平民提供全面人道主義援助的行動能夠順利展開。

  分析人士指出,如何確定是否達成這些目標完全取決於北約,但考慮到卡扎菲政權已基本崩潰,加上參與行動的北約成員國面臨的政治和軍事壓力,北約在短期內會顯著降低軍事行動強度,逐步停止對利比亞境內目標的空襲。

  雖然利比亞反對派已在歡慶勝利,但不少專家警告說,對反對派的考驗才剛剛開始,其面臨的挑戰主要有兩方面:一是如何填補卡扎菲政權垮台后的權力真空,防止局勢陷入混亂﹔二是如何彌合國內各派的政治分歧,實現政權平穩過渡和政治重建。

  “全國過渡委員會”已制定了戰后重建路線圖,並表示將在過渡時期依照“憲法宣言”規定舉行大選,希望能夠最終建立一個民主國家。但在具體實施這一路線圖的過程中,反對派將不可避免地遭遇各種障礙。

  最現實的問題是,反對派武裝內部派別林立,獲得許多國家承認、總部設在班加西的“全國過渡委員會”實際上隻能代表利比亞東部地區的反對派。上月,反對派武裝指揮官尤尼斯在班加西被暗殺就暴露出了反對派內部的暗斗。由於在推翻卡扎菲問題上立場一致,利比亞反對派到目前為止表現出相對團結。然而,隨著卡扎菲政權的垮台,各派之間的分歧必將重新抬頭,如果處理不當,很可能會引發內斗。(新華社記者 張偉)

  卡扎菲次子:我被捕是個謊言

  新華社電(報道員 阿布·阿伊謝)卡扎菲的次子賽義夫·伊斯蘭·卡扎菲23日凌晨在利比亞首都的黎波裡阿齊齊亞兵營舉行記者會,宣布有關他被反對派武裝抓捕的消息是謊言。

  賽義夫說,的黎波裡仍在卡扎菲的控制下,西方人使用高科技干擾通訊,向利比亞人民發布虛假信息,在利比亞制造混亂和恐怖氣氛。

  賽義夫乘坐一輛四驅吉普車抵達阿齊齊亞兵營,數十名等候在那裡的支持者揮舞利比亞國旗以及卡扎菲和賽義夫的畫像。

  利比亞反對派“全國過渡委員會”主席穆斯塔法·阿卜杜勒-賈利勒22日曾宣布,據掌握的可靠情報,賽義夫已經被抓。他還說:“賽義夫目前在一處非常安全的地點,有嚴密的警衛,等待移交司法。”

  目前利比亞國家電視台的電視信號已中斷,但互聯網和電話通訊依然正常。反政府武裝控制了首都及郊區的大部分地區,路上設立了重重哨卡,過往都需出示身份証件接受檢查。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