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央視"氣象先生"宋英杰:我是最不靠譜的人?--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專訪央視"氣象先生"宋英杰:我是最不靠譜的人?

劉瑋

2011年08月31日07:53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問:誰是世界上最不靠譜的人?答:(1)CCTV不靠譜﹔(2)天氣預報不靠譜﹔(3)男人不靠譜——所以,在CCTV播天氣預報的男人是世界上最不靠譜的人。

  這個流傳很廣的冷笑話出現在了宋英杰的新書《哪片雲彩會下雨》自序中。身為央視天氣預報節目主持人,生活中的宋英杰喜歡在微博上輕鬆自嘲,在工作中則“完全是另一副嘴臉”,嚴於律己,也嚴於待人。

  意外當上主持人的宋英杰對天氣有特殊的感情,對於百姓對“預報不准”的質疑,他不抵觸也不抱怨,還笑呵呵地說,“主持天氣預報不容易得老年痴呆。”

  職業之路 愛好忽然變飯碗

  新京報:怎麼想到要出這麼一本書的?

  宋英杰:每次做完節目后,當時的天氣情況總會讓人有沖動去備忘隻言片語。有些緣起於天氣又不局限於天氣的哲理幽默,而且把氣象專業知識也可以用通俗寫。后來朋友說,弄本書好了。

  新京報:你從小就喜歡天氣預報嗎?

  宋英杰:我從小就喜歡發呆看天。小時候在農村,發呆看天可好玩了,那時也聽不懂,“5500米高空有個低壓槽”,自己就想低壓槽是什麼,馬槽?越不知道越覺得神秘。高中時覺得天氣預報讓人聽懂才有意義,老想給氣象台的叔叔阿姨提意見。

  我小時候喜歡看地圖、地圖冊,各國的政治經濟文化,面積多少,總統是誰,有什麼水果特產,氣候地貌……能帶來一種生活樂趣。家長說別干閑事看閑書,可我從小就喜歡干不正經的事。其實我上學時可喜歡上台曝光主持了,盡管我是學理科的,但我上台不緊張。

  新京報:去央視主持節目對你來說只是愛好,不是主觀選擇?

  宋英杰:對。當時領導說,你想當主持嗎,我說當然不想,當飯碗的話,心生情愫的愛好就被殺掉了。領導說你考慮下,我們都決定了。我得知節目是晚上六七點錄,我(在中央氣象台)五點半下班,我說我下班過來錄沒問題。后來主持人少,節目多,被逼無奈,做了這個選擇。

  ■ 揭秘幕后

  工作流程


  7點半播出的節目,下午3點40開始聽天氣、看資料﹔然后討論、定說法﹔接下來化妝,看新華社通稿,有什麼預警必須報。節目中說話誤差不能大於3秒,邊說要邊想時長,同時左手指點城市,右手控制遙控器四個按鈕,換圖。主持天氣預報不太容易得老年痴呆,這是這份工作最大的好處。

  措辭技巧

  比如,播報一場降雨時,會有“迎來”“經歷”“面臨”等不同的詞。表達災害性的就是遭遇一場降雨,如果許久沒有降雨了就是“迎來”。在傳播中,雖然看起來平淡冷靜,但用詞要在不經意間表明對天氣的態度。明明雪上加霜的降雨,還說“迎來”,那你這個說天氣的人就不接地氣。

  懲罰細則

  干這個每天如驚弓之鳥。播錯字當然會扣錢,錯一個字扣50。不過我已經好幾年沒被罰了。

  一次我給國外城市配音,33度配成了35度,還被通報批評。其實配一分鐘音就賺兩塊多錢,配音一萬字,錯一個字就白配了。賺錢還是挺不容易的。

  個人心態 質疑本身都是生產力

  新京報:你是怎麼看到“央視播天氣預報的男人最不靠譜”那個冷笑話的?當時是什麼感受?

  宋英杰:有天下午,很奇怪,我微博什麼都沒說,怎麼那麼多人@我?結果發現是一個大微發了那條,一天轉發上萬,眾多人@我,指向性太明確了。很多同行為我鳴不平,這不是拿你開涮嗎?

  不過,天氣預報被指責不足為奇,質疑本身都是生產力,在質疑中艱難提升,本身就是廣泛意義的監督。監督別的行業內幕,門檻很高,但天氣預報的結果第二天就知道了,所以指責特別容易一呼百應,這在入行第一天就應該有能面對的心態。

  我不能不回應做鴕鳥,也不能用很對立的方式應答,我隻說了三個字:“求証書”。當事人都以很娛樂的心態回應,旁觀者就沒必要用嚴肅鋒利的方式。

  新京報:很多人都抱怨天氣預報不准,你怎麼看?

  宋英杰:美國預報暴雨准確率最高,25%,但龍卷風,提前24小時美國同行也預報不出來。

  我發起過一個征集,什麼時候會下雨?本來想征集專業方面的,結果征集來的都是剛洗完車、等飛機、約會出游、開運動會、沒帶傘、遭遇晚高峰的人,都認為氣象台預報晴天的時候容易下雨。所有怨恨就是兩個字:不准。

  這個行業不能去推諉掩飾,要很坦誠地告訴大家,我的准確度就是有局限的。這個職業本身就是科學性不完美的,注定經常被人責備嘲諷。不過總的說來,現在還是越來越准的。

  夫妻之道 倆人相處時杜絕反問句

  新京報:你在主持節目時很嚴肅,但微博上的你非常活潑幽默,給人帶來一種“很分裂”的感覺。

  宋英杰:我還真沒想到分裂這個詞。該嚴謹嚴謹,該幽默幽默。

  新京報:你覺得自己工作和生活中的形象一致嗎?

  宋英杰:和朋友在一起時,我很會玩的,不會冷場。但工作上我完全是另一副嘴臉,很多同事都很懼怕我,隻有足夠細致警覺,才能得到我的夸獎。

  新京報:你和妻子的戀愛故事被傳為佳話,有什麼和大家分享的相處經驗嗎?

  宋英杰:我在外面說話多,被強光烤,所以回家不願說話,不願睜眼睛。家人幾乎沒享受到我歡樂的一面,都是我疲憊的一面,挺無趣的。我夫人內心很理性,她一看我閉眼聽電視,特別理解。有時我倆還在微博上聊個天。

  我們在相處上有一個規定,杜絕反問句。“你怎麼才回來?”“你怎麼不做飯?”這樣幾句就嗆起來了。我倆都不把消極情緒帶回家,不打聽單位的事。她很單純,身上的正面能量特別可貴,她經常說,這個人長的可好看了,干活可好了。我常聽到的都是這些。

  新京報:以你的名氣和幽默感,是不是很多人都喜歡找你做婚禮主持?

  宋英杰:我也主持一些,但比以前少了,因為現在結婚的人在我心理層面上都是晚輩了。過了一定年齡,不能再跟小孩開玩笑、說段子,有失長輩尊嚴,這種心態和婚禮所需要的就不一樣了。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