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稱黑龍江雙鴨山煤礦涉瞞報 兩年前百人中毒--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媒體稱黑龍江雙鴨山煤礦涉瞞報 兩年前百人中毒

2011年09月06日09:10    來源:中國廣播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黑龍江雙鴨山雙陽煤礦
安賢昆生前照片


  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黑龍江七台河煤礦透水事故的陰霾還未完全散盡,同屬龍煤集團的黑龍江雙鴨山雙陽煤礦再曝風波。兩年前上百人的一氧化碳中毒事件涉嫌瞞報,事實真相逐漸浮出水面。

  2009年10月2號,黑龍江雙鴨山雙陽煤礦發生了井下負300米火災自燃事故。

  通風區礦工付正鵬(化名)在礦上干了29年,印象中他還沒遇過這麼大的事故。

  付正鵬:我在礦上29年頭一次遇到這麼大的事故。搶險救護隊在礦上呆了兩個多月。

  平時不常下井的辦公室工作人員趙平安(化名)當天也被叫到井下搶險。

  趙平安:10月2號到6號毒氣把我們段裡工人、挖井師傅全都熏倒了,當時沒人了,我們都得下井。

  年產120萬噸的雙陽煤礦是龍煤集團下屬的一家國有煤礦企業。付正鵬、趙平安都是礦上的正式員工。自燃事故造成井下產生了大量的一氧化碳毒氣,礦上的應急解決辦法就是封閉巷道,派工人下井在每個巷道砌一面防火牆堵住毒氣。

  付正鵬:我當時就覺得惡心,想吐。裡面熱,光穿線衣線褲。

  記 者:戴口罩了嗎?

  付正鵬:當時沒戴口罩,沒有任何防護措施。

  何正正:當時我就有反應就說難受什麼的,領導說的你們輪著干,也不讓我們走,我們就在那這麼堅持著干的。

  記者從當時的瓦檢記錄中可以看到,連續幾天礦井下一氧化碳濃度都高達1300多PPM。而根據國家標准,成年人置身其中的一氧化碳最大含量是50PPM。付正鵬等人就是在一氧化碳超標20多倍的情況下連續工作了10幾個小時。

  至此一起被雪藏了近兩年的一氧化碳中毒瞞報事件浮出水面。

  由於一氧化碳中毒后遺症潛伏期長達20年,現在付正鵬、趙平安等人頭暈、視力模糊等症狀已經讓他們不能正常上班。但礦上對他們中毒的事件不予理睬。

  記者採訪了雙陽煤礦副礦長李井山,短短三句對話,李礦長自相矛盾,難以自圓其說。

  記者:有人向我們反映09年礦上一氧化碳中毒的事

  李井山:我們一氧化碳中啥毒啊!誰說的中毒?

  記者:就是09年10月2號,一氧化碳中毒

  李井山:那事都處理完了。

  記者:您是說有這事是吧?

  李井山:沒有這事,哪有這事啊!

  李井山隨即挂斷電話。

  趙平安說,礦裡領導嘴上承認他們中毒,但不給出實際的手續。

  趙平安:你給我們治病還沒啥說的,不給治病,這事把我職務也撤了,有些人不敢找,小官兒一找(礦上)就撤你職。


  兩年來,工人們邊看病邊維權,今年7月他們曾經到黑龍江省煤礦安全監察局反映相關情況,省煤監局事故調查處的一位工作人員接待了他,給出的答案讓人深感意外。工作人員查詢片刻后,對趙平安說:09年10月2號雙鴨山根本沒有事故。

  今年三月十二號,雙陽煤礦再次發生井下自燃事故,這一次雙陽煤礦處理得依舊無聲無息﹔而和兩年前相比,應急手段也沒有進步,沖在最前面的仍然是沒有防護措施的工人。

  趙平安:這個壁堵完了,等於近的堵完了,第二天人家救護隊來了再砌一道壁,人家戴著面具砌的。濃度高了不讓救護隊,砌濃度低了讓救護隊砌了,你說這不是屬於弄反了嘛。

  雙陽煤礦三年內先后兩起一氧化碳中毒事故,記者登錄黑龍江省煤礦安全監察局官方網站,並在百度中搜索雙陽煤礦一氧化碳中毒,結果一無所獲。兩起事故在網絡上沒有絲毫記錄,一片空白。

  隨著調查的不斷深入,記者了解到雙陽煤礦保安員安賢昆今年7月病逝於雙鴨山。大家眼裡的小安子是這次一氧化碳中毒事件的最大受害者。

  記者來到安賢昆在礦區裡的家,和周圍鄰居們的房子相比,他的家看起來更像是一個鐵籠子。鐵門、鐵窗全都緊閉。安賢昆的妻子梁女士身患癌症多年,丈夫的突然去世更加重了她的病情,記者幾次湊上前去都沒能聽清她的聲音。盡管是夏末,走進這個家會讓人覺得發冷。唯一能讓人感受到溫度的是桌上男主人的一張照片,照片上安賢昆臉上純朴含蓄的笑容讓人相信這個家曾經擁有過溫暖。

  有些遺憾的是梁女士和他的兒子都不願接受採訪,記者也不想過多打擾。幾經輾轉,記者找到了安賢昆的大哥。電話裡,他向記者回憶了弟弟中毒的全過程,安賢昆的生活定格在了公共浴室的澡堂裡。

  安賢昆哥哥:那天他跟著科長下去上井口,科長熏到了,他領著人又往前跑。跑了三十多米自己也熏到了,兩個多小時昏迷不醒。后來一上班就暈一上班就吐,后來洗澡的時候飄在澡堂子裡,昏過去了,最后就沒了。

  安賢昆還沒來得及看到自己的兒子大學畢業,他更不會想到的是自己的身后事仍然那麼的無奈。

  安賢昆的哥哥:一個多月了,現在尸體還在殯儀館停著呢。我弟弟他們(礦上)不讓按一氧化碳中毒給工傷,他們多方刁難,怕給了這一個,那些怎麼辦?

  的確,付正鵬、趙平安等人最擔心的就是自己今后的醫藥費。但雙陽煤礦提供給黑龍江省第二人民醫院的職業病工傷申請鑒定名單,讓趙平安這些為礦上工作了一輩子的老工人心寒不已。

  趙平安:搶險主要在我們通風區搶險。俺們通風區20個人裡14個領導,6個工人,就報了6個工人,剩下都沒報。

  一氧化碳中毒后遺症的潛伏期長達15到20年,病情嚴重者會痴傻瘋癲。但病情的鑒定最佳時間是中毒后的24小時,專門鑒定職業病的省二院主治醫生史冬梅面對那些還沒有資格鑒定的70多名工友說。


  史冬梅:你那個時候沒去看病,對你們不是很有利。沒說不承認你有這個症狀,只是你的這個症狀就不夠了。

  今年隻有25歲的何正正(化名)也參與了搶險,雖然省二院的診斷結果上寫著“急性中毒性腦病觀察對象”,但他明顯感到了自己的視力下降很多,如今已看不清電視上的字幕。

  何正正:就今年我就看不清楚了,原來我坐我們家床上就能看清楚電視,現在看不清字了。

  身體虛弱的孟中林(化名)也是因為視力影響,工作中砸斷了兩根手指。

  孟中林:卸木頭時候,手指頭砸折了兩根我都不知道。

  付正鵬今年55歲,是礦上為數不多的85年改制前的正式職工。雙陽煤礦從一井到二井,付正鵬和煤礦一起經歷了它的青年到壯年。

  付正鵬:一開始在嶺東一井在那干了一年多,85年10月全台上的2井,在掘進預備隊待了一年多,回頭去噴江干了4、5年,就是上的通風區,一開始是保安工,后來是瓦檢,瓦檢完了去的巷修。

  29年煤礦生涯中,付正鵬幾乎干遍了井下作業的所有工種。如果沒有這次中毒,付正鵬未來5年將會在這裡畫下自己職業生涯的圓滿句點。(記者李謙 實習記者吳東泊)


ceshi
(責任編輯: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