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岩鬆參加媒體懇談會 坦言現在追求的幸福是平靜--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白岩鬆參加媒體懇談會 坦言現在追求的幸福是平靜

2011年09月09日08:25    來源:《燕趙都市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白岩鬆 資料圖片


  去年的9月7日,白岩鬆的第二本隨筆集《幸福了嗎?》問世,短短一年時間,這本書全國銷量超過100萬冊,適逢這本書出版一周年,長江文藝出版社昨日(9月7日)邀請白岩鬆在北京舉行了一個小型的媒體懇談會。白岩鬆和記者之間暢所欲言,關注的焦點仍是當代人的幸福問題。白岩鬆對記者說,43歲到48歲之間是人生幸福指數最低潮的時期,剛剛43歲的他正處在這個階段,並直言自己是“悲觀的樂觀主義者”,人到中年,他追求的幸福是平靜。

  鏡頭下的白岩鬆,喜歡穿休閑裝,他上周末來石家庄和昨天在京的見面會,穿得非常普通隨意。他告訴記者,很榮幸被石家庄讀者評為“十大最喜愛的作家”之一,石家庄之行是向讀者“還債”,他珍惜每次和讀者相會交流的機會。本報特派記者侯艷寧發自北京

  談幸福

  像鞋一樣,舒不舒服自己知道

  白岩鬆開門見山地說,出書一年,可以和大家匯報一下。“首先說幸福,我三四年前就想到‘幸福’這個詞語。書名后面是問號,我不是解答者,只是提問者。大家都願意忽略問號,以為我懂,紛紛向我提問,當然提問就逼著我去思考。我比較認同幸福由物質、情感和精神三個方面構成,我們經濟GDP世界第二,為什麼焦慮增多了?我們的物質比如說是正9分,但精神和情感是向下降的,最后的總和是負分。”

  白岩鬆向記者介紹了被國際上公認的幸福指數曲線,“人生的幸福指數是個U型,最低谷是43-48歲之間,我就處在這個低谷中。在這一年我和各種人打交道的過程中發現老人的幸福指數是最高的﹔中年人壓力很大,但他們不習慣說,只是默默承擔﹔年輕人展現出的壓力最大,全社會要關愛他們但不能溺愛。沒有一代人的青春是容易的。我說其實幸福像鞋一樣,舒不舒服你自己知道。我聽到太多抱怨,這一年交流表現得尤其多。”

  人到中年,白岩鬆說他現在追求的隻有平靜,“我什麼都有,但不平靜。平靜才能幸福。這和做新聞有關,不平靜,憂心忡忡,表達的只是冰山一角。平靜是我的奢侈品。”

  談圖書

  人們在重新親近圖書

  作為一名新聞工作者,白岩鬆在為《幸福了嗎?》一書做宣傳期間,敏銳地觀察了全國的圖書市場,並向記者談了自己的觀點。“大家可能看到有些民營書店經營不善,據我了解,這並不能証明我們的圖書市場萎縮。近十年來,中國城市的房租、人工費用上漲太快,使經營成本急劇增加,房價漲成什麼樣了?書價卻沒怎麼漲。十年前我的稿費能買套房,現在隻能買輛車。知識是否貶值不歸我討論,但可以確定的是,銷售量和讀者並沒大范圍減少。”在白岩鬆看來,圖書市場進入了一個拐點:人們在重新親近圖書。“在電子書和紙書的關系方面,書永遠內容為王。我兒子就愛看紙書,但出門時因為紙書太沉也會通過Ipad看。不要為年輕人擔心,前天一個書店的負責人說,書店裡最主要的讀者是十幾歲到三十幾歲的年輕人。不管是紙書還是電子書,他們都是讀書人中最主流的隊伍。他們依然是主力軍,支撐著圖書這個龐大的市場。很多人都在為年輕人擔心,認為他們不讀書了,這也許是不了解現狀、戴有色眼鏡看到的。”

  談工作

  從來沒有因工作寫過檢查

  前些日子,微博上有兩個謠言:一是柴靜失蹤,二是白岩鬆因為節目內容問題而寫檢查。白岩鬆聽后,笑說:“我從來沒有因為節目的內容問題寫過檢查。如果我因為節目內容寫檢查,而且是應該做的節目內容,這一定是我辭職的那一刻——— 但現在還沒有。我現在依然在直播,當然做新聞會有做新聞的風險,但一點兒小風小浪都承不住,就別在大海裡游泳了。我知道這樣的傳言中有大家的關心和擔心。我並不戀戰,如果我離開央視會告訴大家。打從我入行的第一天起,我就做好了離開的准備,但是直到目前為止,真的沒那麼嚴重。”

  談起寫作,白岩鬆從自己的身體聊起,“今年三月我血壓有點高,我想不吃藥試試。每天走路,越走越快,但是某種東西卻慢下來了。原來是功利的想法,想讓血壓降下來,現在血壓已經下來了,我也離不開走路了。我每周兩天踢球,剩下五天走路,快走四五十分鐘,讓自己出汗。走路的感覺非常幸福,就像練氣功和寫書法。運動是讓身體出汗,寫作是讓靈魂出汗。”

  談微博

  不開微博隻因話語權夠多

  談到央視新聞節目中對微博的幾期批評報道,白岩鬆說:“微博是積極的力量高還是消極的力量高?有人說微博不好,容易傳播謠言,但微博也開始辟謠了呀。火山爆發之所以后果極其嚴重,就是因為平時的能量聚集太大,最后噴發出來,如果平時有小的宣泄口,就不會產生那麼嚴重的后果。”面對微博中的謠言,白岩鬆也覺得無奈,但氣憤一天就會過去,從來沒想過開微博澄清,“我的話語權已經夠多了,有什麼非說不可的事兒,忍一天不就又該直播了嗎?而且以我的性格,做一件事必須做好,開了微博,我就別干別的了。我每天還得閑看點兒書呢。”


ceshi
(責任編輯: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