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暗訪山寨"八一劇組" 假高薪網招群眾演員騙錢--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記者暗訪山寨"八一劇組" 假高薪網招群眾演員騙錢

蘇曉明/採寫 曹宗文/圖片

2011年09月13日07:05    來源:人民網-《京華時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破舊的棉被,簡陋的住所,大多數群眾演員就居住在這樣的環境中。
早上6點,數十名群眾演員早早來到八一電影制片廠影視制作基地等活兒。
八一影視基地門口貼有明確告示,聲明八一影視基地不招群眾演員。



  ●記者採訪信訪局官員遭斥責 稱"不讓檢查就拘了你"
  ●記者探訪河南宋基會總部 遭保安阻攔搶奪相機
  ●全國小記者培訓活動中心被指借“官方”外衣斂財

  這是一個特殊的群體,他們來自五湖四海,懷揣明星夢想﹔他們活躍在片場,經常上戲卻難討工錢﹔他們明知被騙,卻有苦難言,直到有一天,大多數人隻能選擇默默離開。

  近日,多名讀者向本報反映,一些人打著八一電影制片廠的幌子招聘跟組演員,開出的待遇非常誘人,在面試中巧立名目亂收費,最后將應聘者送去當群眾演員,且應聘者很難討到工錢。記者暗訪后証實,讀者反映屬實。八一電影制片廠相關負責人表示,網上所謂的“八一劇組籌備處”均為假冒,希望應聘者不要上當。

  應聘演員遭遇騙局

  讀者爆料


  豐台王佐鄉羅家墳村,和八一影視基地南北相望。村裡農家院的群眾演員,每天步行到影視基地上工拍戲。

  阿憶說,她跟那裡的大多數群眾演員一樣,來基地拍戲,要繳納不少的費用,少的幾百,多的幾千,有種被騙的感覺。

  阿憶介紹,他們大多都是在趕集網、58同城等網站看到“八一劇組籌備處”招跟組演員,在應聘過程中需繳納試鏡費等多種費用。可到了基地卻被告知要先當一段時間的群眾演員,面試中承諾的高薪也得不到兌現,很多人做了一段時間群眾演員后,不得不默默離開。

  根據阿憶的介紹,記者在這些網站上找到了十余條關於“八一劇組籌備處”的招聘信息。

  這些招聘內容如出一轍,都是劇組直招,包括跟組演員、角色演員、特約演員、化妝師等等,薪酬3000到8000元,包食宿,學歷、經驗等條件均不限。招聘信息中有多個聯系人和聯系電話,但應聘地點一樣,主要有豐台六裡橋北裡和西城馬連道灣子兩個地方。打電話過去,他們均稱屬於八一電影制片廠。他們簡單詢問情況后,便約應聘者前去面試。

  隻要交錢來者不拒

  面試現場


  9月4日上午,記者來到了西城區馬連道灣子,根據招聘方提供的信息,來到一寫字樓頂層的一間辦公室裡,辦公室被分成了很多隔斷,裡面牆上貼滿了明星的劇照,有四五人在上網,門上貼著“招聘演員”幾個字。

  在登記基本信息時,記者看到前面已有數十人在列,面試官是一名自稱郭老師的男性。

  跟阿憶的描述一樣,郭老師開始並未提錢,隻說要想在這行長期發展,就去做跟組演員,近期吳京主演的《烈日》將要拍攝,過幾天劇組還會去杭州拍戲。

  “不管你來自哪裡,有沒有經驗,什麼學歷,這都不是面試的障礙。”阿憶的說法再次得到了驗証。 郭老師還舉了王寶強作為例証。

  最后面試官提出了誘人的待遇,跟組演員月工資3500元,包食宿。

  面試的下一個環節是試鏡,即看應聘者在鏡頭前的效果,面試官稱這是能否進組拍戲很關鍵的一步,但試鏡要交費用。郭老師向記者介紹,根據試鏡檔次不同,費用為500—4000元不等。“試鏡后若錄取,費用不退,若沒有錄取,試鏡費全額退還。”

  阿憶說,她交了800元的試鏡費,還有人交了2000,而交了錢的應聘者都被錄取了,應聘者多數是外地人,身上都會揣著一些錢,而且他們擋不住跟組演員這一職位的誘惑。

  記者以身上隻有200元為由與面試官周旋。最后郭老師說:“剩余的部分先欠著,以后補交。”郭老師開了收據,上面的印章為“影視劇組籌備處”字樣。

  所謂的試鏡便是在辦公室的另一個隔斷裡面,一人拿著相機給應聘者拍照。“攝影師”讓記者穿上一件八路軍的上衣,扛著一杆步槍,擺了幾個動作。對方稱會把照片發給導演看,然后出面試結果。

  其間,郭老師索要身份証,記者稱已丟失,郭老師便拿出一張紙讓記者寫下身份証號碼。

  當晚7點左右,郭老師打來電話稱記者已被錄取,讓帶上換洗衣服,安排去影視基地報到。據記者了解,應聘者隻要交錢,基本都能被錄取。

  9月5日,在應聘辦公室,郭老師撥通了一個電話,說“有演員要過去,接一下”,並寫了一個乘車路線和一個“賈老師”的電話,說“到站后打這個電話有人會去接你”。

  當群眾演員沒工資

  阿憶的好友小曼稱,到達八一影視基地后,面試時的承諾都變成了“空頭支票”。

  5日下午,在321路的終點站南宮南,記者撥通了“賈老師”電話,隨后被“賈老師”安排的一輛豐田接到了影視基地。

  “你們要先從群眾演員做起,當做培訓,然后才能安排跟組﹔群眾演員吃住都一般,看願不願意干,不願干現在走人。”在影視基地門口,態度強硬的“賈老師”直接表態。

  小曼抱怨說,面試時交了那麼多試鏡費用,怎麼能說不干呢。小曼介紹,大部分人都選擇了留下。

  在得到肯定的答復后,記者被帶到影視基地轉悠了一圈,然后被豐田拉到了羅家墳村。車費需要記者來付,前前后后不到十分鐘的車程,司機要了40元。

  在辦公室裡簽合同前,“賈老師”開口要錢,“先交300元伙食費”。

  “面試時不是說包食宿嗎?”記者反問。

  “這是基地規定,若不交便不能拍戲。”賈說。

  后經了解得知,除了伙食費還有人交了管理費、建檔費、証件費等等,多的達上千元。

  雙方簽訂的是一份勞務合同,規定在合同期內,藝員和工作人員因個人原因中途解約或被開除,本中心概不退還任何費用,並由乙方承擔一切法律責任。在勞動報酬方面,合同中並未明確表明數額,隻寫著在跟組的情況下有薪酬。

  阿憶及小曼說,對於合同的內容她們明顯不滿意,但還是簽了字,按上了手印。“因為我們想拍戲,夢想著有一天能被安排跟組,能賺回上交的錢。”

  農家大院、上下大通鋪,這便是群眾演員的宿舍。記者看到20多平米的房子裡住著十幾個人,房間裡很臟,異味很濃,另外大院裡還有一個這樣的女生宿舍。院裡有4個管理員,人稱“院頭”。

  當晚,院頭“齊哥”找記者談話,直截了當地說,在成為跟組演員前沒有工資,並表示一般半個月左右便會安排跟組。

  “要想跟組一般還要包紅包給‘賈老師’,666或者888。”另一位叫“光哥”的“院頭”說,很多人交了錢便進了劇組。

  小曼說很多人就是這樣變得身無分文,他們為了進劇組,不斷地忍讓和堅持,每天干著群眾演員的活,卻很難拿到工錢。

  晚上記者接到“院頭”通知,早上5點起床到片場上戲,當群眾演員。

  片場變卦

  清水煮面食不果腹

  大院伙食


  “上戲劇組會管飯,可以吃上包子、饅頭和米飯。”對於睡在記者上鋪的李大超來說,上戲是一種幸福,因為在那裡他可以吃飽飯。

  在大院裡吃飯,需要自己動手做,而唯一可做的飯便是清水煮面條,沒有菜,有時候甚至沒有鹽。廚房裡堆著一大包面條,一個電鍋,裡面是院頭吃剩下的方便面。

  18歲的李大超是南方人,吃不慣面條,因而他很少請假,每天積極去片場上戲,而那些請假不去上戲的人隻能在大院裡吃清水煮的面條。

  “上戲很累,特別是拍夜戲,一拍拍到凌晨四五點,睡不到一個小時,接著又被‘院頭’叫醒起床拍戲。”李大超說,連著拍幾天戲身體就會吃不消,更別說有時候還會24小時拍戲。

  李大超說,很多人或者因為吃不飽,或者因為上戲太累,都選擇了偷偷離開,交的錢白搭進去了。

  記者也去基地拍了一天的戲,戲名為《王者風范》,土匪山寨遭到炮擊,群眾演員便演死去和受傷的土匪,一直到天黑下戲。當天的伙食是饅頭、包子還有米飯。

  每天晚上,出去拍戲的人陸續歸來,一個個灰頭土臉,疲憊不堪,他們趕緊跑到洗澡的地方,一個在大門外用油氈搭起的臨時帳篷,用瓢舀起桶裡的涼水,沖掉了滿身的灰塵,而院子裡的女人也是如此。

  記者剛進院時,一位好心的室友悄悄地說:“還是盡快走,想拍戲在這裡希望渺茫,是當苦力的,很多人干了一個多月都沒有進組,也沒拿到工錢。”

  而就在那天夜裡,院裡的兩名群眾演員跑了,第二天早上“院頭”喊人時,才發現人不見了,“院頭”很生氣,發狠話:“這種人抓回來直接把腿打斷。”

  據了解,有些人身上沒錢了,回不了家,隻能在大院裡耗著,因為那裡有床睡,還有清水煮的面條吃。

  八一影視基地附近村民介紹,住著群眾演員的大院有好多個,他們分別被一些“穴頭”控制著,院落租金比較低,每間房一個月100元左右,各個農家院的吃住環境大同小異,附近一帶住著幾百名群眾演員。

  眾“穴頭”盤剝斂財

  利欲熏心


  “老馬家的、小雨家的、小刀家的……”每天群眾演員上戲之前都會排好隊,自家的站一起,由穴頭拿著清單核對各家的人數,每次上戲的人數都達百人。

  據了解,“老馬”、“小雨”、“小刀”等都是八一基地附近的“穴頭”,而他們的上面還有更大的“穴頭”,他們將招來的演員安置在農家院中,並安排演員前去上戲,清點人數是為了以后好算賬。

  知情者透露,“穴頭”們都與劇組有著密切的聯系,為劇組提供群眾演員,目前群眾演員一天的價格約為百元左右,而群眾演員真正得到的隻有一二十甚至一分錢得不到,“穴頭”們從中抽大頭,另外“穴頭”們還會讓群眾演員繳納各種費用,盤剝斂財。

  《王者風范》劇組人員稱,每次清點群眾演員人數后他們都會簽單,然后定期把群眾演員的工錢付給“穴頭”,再由“穴頭”發到每個群眾演員的手裡。

  在八一影視基地片場,記者詢問多名群眾演員,很多人連他的頭兒是誰都不知道﹔有的稱沒有拿到錢,有的說拿到了幾十塊錢,而相同的是他們進基地拍戲,都或多或少上交了錢。

  在與眾群眾演員交談中,記者了解到這個群體大致可分為三類,一是剛從學校畢業、對影視圈充滿好奇的學生﹔二是夢想出名的人﹔還有一種是靠做群眾演員為生的無業者。

  “這裡人員流動性很大,不時地有人要走,也不時地會有新人到來。”在片場,待的時間久的人解釋著那裡的規則,“穴頭”們不會在意哪一個群眾演員跑了,因為想演戲的人多著呢。

  在王佐八一影視基地周邊,群眾演員儼然成了一個巨大的利益場,而基地的大門上就懸挂著醒目的警示牌:“八一影視基地不招群眾演員,謹防上當受騙。”

  ■特寫

  我想成為下一個王寶強


  他叫順子,今年20歲,來自江蘇農村,黝黑而健壯的身體讓他看起來很成熟。

  順子從小練武,一直夢想成為一名演員,初中畢業后便出來闖蕩,從江蘇到浙江橫店再到北影和八一,半個月前他來到了王佐,每天上戲。他說,各地的情況都差不多,群眾演員的日子不好過。

  當不少人紛紛離開時,順子卻很堅定地說要待下去,“我要成為下一個王寶強!”他不時模仿著王寶強的動作和神情。

  休息時,順子拿出了自己的簡歷,上面記錄著他當群眾演員的經歷。順子說他剛出來闖蕩時,曾被叫去馬場喂馬,上戲后扮演了八路、土匪等很多角色,他說自己見過很多明星。講述中順子的興奮之情溢於言表,他稱自己練過李小龍的截拳道。

  “開工了,開工了!”開工的聲音從片場傳來,順子又飛快地跑進群眾演員的大軍中。

  (文中阿憶、小曼、李大超、順子均為化名)

  ■各方反應

  將加強對拍攝基地管理

  ◎八一電影制片廠


  對於網上出現的各種打著“八一劇組籌備處”名義的招聘,昨天,八一電影制片廠相關負責人表示,他們對打著他們旗號招聘的事也有耳聞,八一電影制片廠從來沒有所謂的“八一劇組籌備處”。

  該負責人稱,很多影視基地都面臨這個問題,一些影視公司會打一些噱頭,來招聘群眾演員。負責人介紹,很多劇組會租賃八一影視基地進行拍攝,但如果不是與八一廠合作攝制,便不能打著八一的旗號來招聘。

  負責人表示,八一廠會加大管理,尤其是對拍攝基地的管理,保護自己的品牌,不讓別人打著八一的旗號來做招聘,同時會向相關部門反映此事。

  核實后會刪除假招聘帖

  ◎趕集網


  網站是否會對招聘信息發布者進行審核?昨天,趕集網客服表示,在趕集網發布免費信息是不會核查企業營業執照的,工作人員隻會對發布信息的內容進行核查,若符合規定便能通過。

  客服稱,若有網友發現趕集網上的虛假招聘信息,可以在網頁中舉報,工作人員會根據舉報情況,核查該公司的營業執照,包括公司名稱、性質等等,若屬實便將其刪除。

  招聘方故意規避勞動法

  ◎律師


  北京浩偉律師事務所趙正彬律師稱,打著八一電影制片廠的旗號進行招聘,是對八一名譽權和聲譽權的侵犯,因為很多人是沖著八一廠的名號前去應聘的。

  趙正彬稱,演員與其簽訂的是勞務合同,而非勞動合同,故雙方只是雇佣關系,不受勞動法調整,而且簽訂合同均為應聘者的自願行為,符合法律規定。勞務合同的隨意性很大,工作地點、時間內容都不穩定。這其實是招聘方在規避勞動法,招聘方做出的承諾沒有如約履行,這已經構成了違約。

  趙正彬稱,招聘方利用了人們想成為明星的心理,打了法律的擦邊球,而群眾演員市場非常混亂,亟須規范。

  希望出台法律規范行業

  ◎影視專家


  北京電影學院資深教授、中國紀錄片之父司徒兆敦稱,對於群眾演員的現象他一直深感憂慮,現在的群眾演員市場處於一種壟斷的狀態,而且十分混亂。司徒兆敦稱,中國關於群眾演員還沒有相關法律規范,這就讓很多“穴頭”有了可乘之機,“現在群眾演員市場不管太亂,管又缺少依據。”

  司徒兆敦稱,幾年前他指導了一部紀錄片名為《群眾演員》,他發現踏踏實實、一步步積累的演員太少了,很多群眾演員都在做夢,“有夢是好事,但群眾演員的夢太多,很多都不切實際。”

  司徒兆敦說,這也反映了整個影視界的通病,現在好戲的評判標准是戲中有多少“大腕”,收視率多高,這是很不正常的,真正好劇是要遵循藝術規律的,而不是“以明星論英雄”。司徒兆敦坦言,這無疑給群眾演員的成功路設置了重重障礙,希望國家能出台相關的法律來規范這個行業。

  呼吁成立群演維權機構

  ◎群演協會


  2006年,全國第一個群眾演員協會在懷柔區楊宋鎮成立。協會理事郭克星表示,協會的成立大大改變了當地群眾演員市場的現狀,他們的做法也得到了鎮黨委的支持。

  郭克星介紹,近年來他們一直致力於群眾演員利益的維護,他們制定了“群眾演員管理制度”,“劇組合作制度”等,並給群眾演員免費培訓。郭克星稱他們跟正規的勞務派遣公司合作,每月隻收取120元的住宿費,其他一概不收,群眾演員的工資也在每天四五十元左右,使他們的收入不低於北京市的最低生活標准。

  郭克星坦言,一些個人投資的戲有很多霸王條款,再加上網上虛假招聘演員的廣告繁多,很多時候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郭克星呼吁盡早成立群眾演員維權機構,同時提醒廣大群眾演員要學會辨別真偽,“天上是不會掉餡餅的。”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