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師唱改編《加州旅館》走紅網絡 為音樂來京尋夢--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廚師唱改編《加州旅館》走紅網絡 為音樂來京尋夢

易方興

2011年09月14日07:46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昨日,通州一飯店,烤串雜工小沙在唱歌。近日,他改編並演唱的《飯店小廚師改編加州旅館》在網絡走紅。本報記者 王貴彬 攝


  “吉他小廚” “走在空蕩的街上,枯葉隨風飄蕩。仍是無眠的夜晚,走得沒有方向……”近日,一首名為《飯店小廚師改編加州旅館》的歌曲在網絡熱傳,6天內已有270多萬條點擊。視頻中的演唱者是在通州區一家餐廳打工的90后烤串雜工沙健微。此歌激起眾多70后、80后的共鳴。網友則稱其“唱出了多少正在外地奮斗者的心聲”。

  昨天下午,在通州區潞邑西路的一家燒烤餐廳,記者見到了視頻中的“吉他廚師”沙健微。“大家都叫我小沙。”小沙說,他1990年出生,老家雲南,是布朗族。他身高約1米65,皮膚略黑,比實際年齡“老成”不少,店裡的員工們說“他長得有點像劉歡”。

  同事手機拍視頻捧紅“吉他廚師”

  “當時餐廳的廚師要走,就唱了這首《飯店小廚師改編加州旅館》,被餐廳同事用手機錄下來傳到網上,沒想到會有這麼多人關注。”小沙說,自己主要謀生的途徑還是在餐廳打工,但在每周五、六、日的晚上,會在餐廳外的小舞台唱兩小時歌。

  “從7歲開始,我就喜歡音樂,也一直有這個夢想,但從沒想過自己的歌聲會像這一次,傳到這麼多人的耳中。”小沙說。

  兩年地下通道感悟改編《加州旅館》

  小沙說,他父母都是雲南農民,種甘蔗為生,“父親希望我上制糖中專,早點工作。”但他沒有順從父母的意願,18歲那年,中專還沒讀完,便去了深圳。

  “吉他是在深圳一家餐廳打工時,跟一位餐廳師傅學的,兩個月后,這名師傅不做了,我隻好自學。”小沙說。之所以兩年前來到北京,是希望有更多機會唱歌。而他所說的“唱歌的機會”是在近兩年裡,靠在地下通道唱歌賺錢。這首躥紅的《飯店小廚師改編加州旅館》就是在地下通道時創作的。

  網友發帖鼓勵“有夢想誰都了不起”

  將小沙唱歌的視頻上傳到網上的人,是餐廳老板老丁。“當時我們純屬自娛自樂,這首歌小沙在我們這打工的半年時間裡,從沒唱過,他在送老員工時第一次唱,太好聽了。”針對有網友質疑“餐館炒作”,老丁說:“如果是為了炒作餐廳,我就把餐廳名字和地址放在視頻上了,或者在網站上公布。”

  截至昨晚9時,該視頻已有270多萬條點擊,而在微博上,也有超6萬轉發量。央視足球評論員賀煒發帖說“有夢想誰都了不起”,“羽·泉”成員陳宇凡則表示:“這樣的歌者,這樣的聽者,我心酸。”

  【歌詞】

  “走在空蕩的街上,

  枯葉隨風飄蕩。

  仍是無眠的夜晚,

  走得沒有方向。

  來到這城市兩年,

  卻沒有歸宿感。

  已回不去我來的故鄉,

  隻為了夢想。

  那就像遠處的燈火,

  仍然飄渺遙遠,

  但始終有微微的光亮,

  讓我繼續向前。

  轉身走進地下道,

  拿起紅木吉他,

  輕輕彈起那旋律,

  放聲自由唱,

  這就是我最好表演的地方,

  充滿了力量,

  充滿了希望。

  也許你曾經聽過,

  這首哀傷的歌,

  走出這地下漆黑的路,

  為生活奔忙,

  我們都曾經懷揣,

  年少時的夢,

  也許你已經成長,

  已事故老成,

  但請你偶爾駐足,

  聽聽我的歌聲,

  審視你現在走過的路,

  是否一切洪荒,

  請停下你的腳步,

  靜靜欣賞。

  這首獻給青春的歌,

  和我一起唱。

  ——小沙改編自《加州旅館》

  - 講述

  2009年冬 外賣員

  送餐空閑自學吉他

  2009年2月,小沙背著吉他,揣著600元來到北京。由於春氣寒冷,無法長時間在地下通道停留,他隻好在昌平區沙河鎮他花350元租了間隻能容納一張床的房子。小沙說,想在城區找一處地下通道唱歌賺錢,但每次剛進通道,就被保安趕走,“600元錢已經用光。”

  在中國農業大學附近,一家僅有4張桌的小餐館,小沙當起了送餐員。每月工資1100元。餐館老板喜歡音樂,支持小沙利用空閑時間練歌。“每天從10點干活到晚上9點多,但下午可以練練吉他。”

  此后,他買了幾本書自學吉他,並在這時接觸到一首名叫《加州旅館》的歌。“送餐員我隻當了4個月,因為還是想靠自己的音樂來生活。”小沙說。

  2009年夏 通道歌手

  領教圈內“潛規則”

  2009年7月,小沙辭職外賣員的工作來到地下通道,當起流浪歌手。在這20個月裡,他發現,在地下通道歌手中間,也存在諸多潛規則。比如,有時需要排隊,有時需要計算時間,不是想唱多久就唱多久,“一般一天隻能在一個地方唱1小時”。他說,運氣好時,一天能賺60元,有時隻有十多元,有時一天隻能吃一頓飯。

  “開始體會到夢想漸遠”,說到這裡,他低下頭。他說,正是在這樣的心境下,他改編了老鷹樂隊的《加州旅館》。“聽起來覺得哀傷,但隱隱約約有一線希望。”他說,那段時間,他很難忘一名地下通道畫家。有一次,他與一位畫肖像的藝人一起坐在地下通道,一個唱歌,一個畫像。他一曲唱完,對方說:“我沒有錢,就送你一幅畫吧。”說著就為小沙畫了一幅肖像畫。現在,這幅畫被裝裱在吉他上,作為對那段日子的紀念。

  2011年春 烤串雜工

  廚房打工找到舞台

  2011年4月,小沙經朋友介紹,來到通州一家餐館。餐館每周五、六、日在室外擺個小舞台,之前是唱二人轉,但我更喜歡歌手唱歌。”餐館老板老丁說。

  第一次登台,小沙唱起《飛得更高》。“把全場震住了,下面的人都上台敬酒,”老丁回憶起當時的情景仍很激動。

  小沙說,當時外面坐滿了吃烤串的顧客,“這是我第一次站在舞台上面對一百多人,挺感動。”由於住的地方離餐館較遠,每周幾百元很難維持生活,小沙向老丁提出在餐館打工。

  “說實話,我不想留他,搞音樂的人心高氣傲,”老丁說。“小沙說自己做過送餐員,什麼苦都能吃。我最終決定讓他留下,1700元工資,外加唱歌,月收入接近3000元。不唱歌時,小沙做穿串工,現在負責烤串。

  “我喜歡唱許巍、汪峰、迪克牛仔的歌,但從沒唱過改編的《加州旅館》,擔心一些人無法體會歌中的真諦。”小沙說。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