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暗訪河南部分公路罰款:協警的權力究竟多大--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記者暗訪河南部分公路罰款:協警的權力究竟多大

2011年09月16日07:19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9月10日下午4時30分,河南焦作沁陽市西萬鎮以及一座橋之隔的博愛縣已經被灰粉彌漫了天空,一輛接一輛的大貨車綿延好幾裡。貨車軋在破碎的馬路上產生的“?當”“?當”聲充斥耳膜。近在身邊的人講話也得大聲叫嚷。路邊洗煤廠一家連著一家,整個西萬鎮有上千家煤場。

  在大貨車司機圈裡,河南西峽縣的王金伍大名鼎鼎。他以幫貨車司機維權出名。他曾經起訴多省交警,被稱為大貨車司機的代言人。

  中國青年報記者跟貨車司機王金伍一起坐上了武陟縣一位大貨車司機的車,在一家洗煤廠拉上了煤,途經焦作博愛、武陟、新鄉獲嘉,經山東陽谷,奔向目的地山東東營。

  焦作武陟縣的大貨車司機們也覺得有一些罰款不合理、不清楚,想維權,就請來了王金伍這個“外來和尚”。

  焦作沁陽西萬鎮,毗鄰產煤大省山西,交通發達,近鄰焦鄭、焦晉、新濟高速公路。太(原)洛(陽)公路、焦(作)克(井)公路在鎮區交會,焦(作)枝(城)鐵路穿鎮而過。

  雖然不產煤,但這裡卻是山西煤炭外運第一站。山西的煤礦在西萬鎮和博愛縣經過第一道粉碎、篩選,通過焦作四通八達的交通網和數以萬計的大貨車,運到急需的山東和湖北。

  圍繞著煤炭,焦作下屬的幾個縣市各有分工。武陟縣沒有煤場,卻是煤炭運輸鏈中重要的一環。

  武陟縣盛產大貨車司機,擁有幾千輛大貨車、運輸公司63家。縣裡的各項產業也都是圍繞大貨車展開的,貨車保養維修點、為貨車司機服務的飯店等,到處都有。

  司機們認為,靠大貨車生存的還有交警、路政、運管、超限站、收費站。武陟縣的運輸司機“老四”說,一輛貨車從沁陽縣出發,最后到達山東東營,一路上可能被罰六七百元,而一趟的收益隻有1000元,加上油耗、折舊和輪胎磨損,根本賺不到錢。有的大貨車,一個月繳納的罰款就有8000元之多。

  “如果不超載,大貨車司機肯定賠錢。”王金伍說,現在的情況是,不管司機超不超載、違不違規,都可能被罰。而司機的做法是,不管怎樣都要超載。久而久之,就變成了隻要拿錢,就可以過路。

  記者乘坐的那輛大貨車的司機說,他的車的確是超載的。

  下午6時,在博愛縣吉鴻昌轉盤附近,記者乘坐的大貨車遭遇了第一次罰款。當時大貨車排成了長龍,貨車司機在交警處領取50元罰單后就可以開走。

  記者發現,交警除了開罰單,並沒有對貨車進行任何檢查。而開罰單的違法代碼是“1042”,也就是說機動車不按規定車道行駛。可大貨車行駛的路面,並無任何車道劃分標志。

  為什麼不質疑罰款的原因?貨車司機苦笑,“直接繳罰款是50元,敢提出問題的,交警會加重額度,罰款100元或者150元。”

  王金伍對博愛縣交警的114張罰單做了一次統計——這些從大貨車司機那裡搜集來的罰單總額高達9950元,都沒有填寫具體違法行為。其中填寫“交通”二字的86次,佔填寫總數的100%﹔連“交通”二字都沒有的28次,佔總次數的24.5%。還有,填寫違法代碼的109次,佔總數的95.6%﹔使用違法代碼“1018”的74次,佔填寫總數的67.8%﹔填寫違法代碼“1042”的16次,佔總數的14.6%。

  王金伍說,代碼“1018”是指不在機動車道內行駛,“1042”是指機動車不按規定車道行駛,可是在博愛縣的公路上,很少有機動車道和非機動車道的劃分。

  在處罰單上,記者發現同一個交警的簽名,竟然有許多不同的筆跡。王金伍解釋說,因為協警沒有執法權,但很多協警都在執法。開罰單的時候,不同的協警可能填的是同一個正式交警的名字。在交警隊的原始單據上,有很多顏色不一的筆跡。王金伍說,司機們反映,有些罰單的其他項都是填好的,隻等著最后署上司機的姓名、身份証號和駕駛証號。

  出了博愛,經過武陟,大貨車直奔新鄉市獲嘉縣。這是大貨車進山東的必經之路。記者發現,進獲嘉縣有四個路口,每個路口都有顯示交警標志的車輛停靠。

  不管從哪個口進,都逃不過交警檢查。王金伍說。

  交警怎麼辨識已經處罰過的車輛?駕駛員“老四”說,這個簡單,在這個路口,一般貨車隻在進縣城時被查,出縣城時不查。出去的車,一般都是罰過的。

  在獲嘉縣,記者不斷看到交警車輛開著警燈,追逐著試圖逃跑的大貨車。

  晚上8時30分,記者乘坐的大貨車到了獲嘉縣城邊。一輛守在路口的警車上有兩個人,其中一個穿著警服卻沒戴警號的人下車示意大貨車停下。

  該人收了貨車司機“老四”遞過去的50元,卻沒有開出罰單。

  “你警號是多少?有沒有執法証?”王金伍詢問。

  “我是個協警,執法証在車上。”該人看到王金伍詢問,把錢塞回“老四”的口袋。

  “協警不能開罰單、單獨執法,你知道不知道?”王金伍問。

  該協警邊說邊跑,王金伍抓住他的手,“我懷疑你是冒充的。”

  這時,路邊的警車及車上的人不知何時已經不見了。

  正在爭執間,警車呼嘯,剛離去的那輛警車回來了,車上多了一名交警。該交警出示了警官証,並稱自己一直在此執法。

  “他們毆打我、襲警,我手表都掉了。”和王金伍發生爭執的那名協警說。

  “9月13號是獲嘉縣第一屆運動會,所有大貨車都不讓進城。”交警解釋。但就在此時,幾輛進城的大貨車從旁邊呼嘯而過。

  交警打了110,派出所來了警察,把王金伍和大貨車司機都帶到了公安局。第二天8時,王金伍和大貨車司機陸續被放了出來,但貨車被交警隊扣押,理由是超載。

  記者聯系處理此事的獲嘉縣交警隊韓姓警官,這名警官在電話裡稱,有任務,不便接受採訪。記者后來多次撥打其電話均無人接聽。

  根據國務院的部署,2009年年底已有13個省市取消了政府還貸二級公路收費,撤銷站點1430個,佔全國同類站點的74%。 王金伍說,二級公路的成本並不因此降低多少,原來二級公路收費站的人分流到路政和運管超限站等地方,這些執法部門經費並沒有增加。

  在修武縣豐收路一個名為“焦作市公安局0720庫”的公安檢查站裡,記者觀察了半個小時,過往的貨車都要下來交費,交完費之后就可以走人。甚至兩輛拉化肥的機動三輪車,也分別繳納了50元和20元的罰款后被放行。

  四天后,武陟縣的兩輛大貨車最終被獲嘉縣交警放行,每輛大貨車以“超載”被罰款1500元。據司機介紹,四天裡,獲嘉交警一直沒有處理。因為天一直在下雨,貨物被淋濕遭受了損失,而貨主也因為貨物延期而拒收。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