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水磨鎮啣鳳岩村紀事:村支書的24小時--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汶川水磨鎮啣鳳岩村紀事:村支書的24小時

何東平 周 迅

2011年09月19日08:00    來源:《光明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9月17日,本報記者何東平(右)與啣鳳岩村黨支部書記張學林一起分裝獼猴桃。本報記者 周迅攝


  三進四川汶川縣水磨鎮,住在啣鳳岩村村支書張學林家也是第二次了。村前的壽溪河還是急急忙忙,對面的洪福山可更蔥蘢了。

  張學林仍然笑呵呵的,就是心裡擱的事兒多了。

  最高興,村子裡人人忙得歡

  這次回啣鳳岩村,我們每去一個地方都和張學林在一起。

  9月16日,吃午飯的時候,張支書接到在德陽工作的兒子張佳的電話,要大家都去鎮裡,看看母校阿壩高等專科學校迎新晚會。

  到了阿壩師專,才知道迎新晚會是州裡一件大事,人人臉上挂著笑。州長吳則剛,州委常委、汶川縣委書記青理東,師專校長馬江洪等領導都來了,見到張學林都打招呼,聊幾句。別看張學林是個村干部,心裡惦著州裡的事。

  “地震毀了原來在汶川縣城裡的師專。重建的時候,學校安置在幾個地方。這次是大會師。國家花了7個億,把校園建在4A級旅游區水磨鎮。看看這個校園,是鎮裡最大的建筑群。水磨鎮現在3萬人,師專佔了小一萬。”

  張學林很幸福,就像說家裡的事兒。

  水磨鎮人都知道,全鎮增加近萬人,意味著多少需求,多少改變。

  晚會節目個個引來喝彩,漢藏羌等各族一家親的情感濃得化不開。身為藏族的張學林晚會后還很興奮,在家裡和我們聊了一晚上。

  話題,離不開災后重建。

  “我最高興的,是災后人心齊了。給你們說說當時的事。”

  啣鳳岩村地處岷江支流壽溪河谷。地震發生時,村裡房塌路垮,和外面失去了聯系。張學林第一個動作就是喊來村裡的黨員和年輕人,一家一戶查災情。啣鳳岩村的老老少少看著一架架救災的直升飛機往映秀、漩口方向飛,不久空投物資落到這裡。張學林和黨員、民兵支起了第一口大鍋、第一頂簡易帳篷。

  張學林的女兒張巧從深圳急匆匆趕來,帶著藥品、彩條布、方便面,被堵在30公裡外的都江堰。張學林叫上幾個人,騎上摩托車趕過去。

  父女是見了面,可張學林回不去了。汶川余震不斷,已成禁區,隻許出,不許進。

  張學林急了,亮出身份証說:“我是村支書,我不回去,啣鳳岩村鄉親怎麼辦?”

  守路戰士拗不過,囑咐他們千萬注意安全。

  當幾輛摩托車出現在村口,鄉親們看到,幾個人渾身都是泥,物資一件沒少。

  村裡有了主心骨,穩定下來。

  “以前,村裡還有幾個‘抓拿偷’混混,現在都變了。重建這些年,人人忙得歡。這是我最高興的事。”

  張學林一一擺來。

  “對口支援我們鎮的是廣東佛山。你們進村那條路,斷了多少回,現在修好了。房子都是重建的,一水的川西特色。”

  “誰想到今年7月,又來了一場大暴雨。那晚排水,衣服全濕了,回家換衣服,聽到房后轟隆隆,山洪下來了,水漫到屋后窗戶下。我心想:村裡最大的排水溝出事了。叫愛人處理家裡事,我趕快去現場。正下著大雨,我嫌衣服礙事,穿著短褲就出去了。鄉親們見了說,書記,你怎麼這樣就來了。”

  “全村五個小組,黨員來了,鄉親們也來了。要是當時不搶修,路、房子、果園、養雞場都保不住。”

  那場勝利,讓他談起來臉上放光。

  最惱火,獼猴桃咋樣銷出去

  9月17日的晨曦,就在與張學林聊天中悄悄降臨了。大家隻睡了一會兒,起來就去看獼猴桃園。

  啣鳳岩村,背后是石家山,前面是壽溪河,對岸是洪福山。山際飄著淡淡的霧靄。遠看山林間,分布著大大小小的獼猴桃園。

  張學林來了興頭。在一棵獼猴桃樹跟前,他讓我們看鴨蛋大小綠褐色的果子。

  這一帶氣候類似新西蘭,適宜生長獼猴桃。災后啣鳳岩村種了3000畝,今年是頭一年挂果,眼下收了4000多公斤。

  “獼猴桃,‘維C之冠,水果之王’,城裡人想吃還買不到。村裡栽的品種更好些,是紅心獼猴桃,口感特別好。”

  可說到這兒,張學林舒展的眉頭漸漸收緊。豐收了,本是好事,果園到市場的路卻很難走。

  費了很大勁,村裡的獼猴桃賣出2000多公斤。眼看15天過后,庫存的果子就要爛在手裡,張學林犯了急。

  別看老張溫厚,倒也不乏精明。

  他到市場上觀察了很久,凡是包裝上檔次的,果子都好銷。他找到朋友,設計獼猴桃包裝盒,按成本價發給村裡鄉親。

  第一款盒子設計得很漂亮,可上面標的“淨含量”小了,隻標了“2.5kg”,實際裝滿盒快5kg了!看著從地板堆到屋頂的包裝盒,愛人笑他太老實,老張也覺得這事兒沒辦好,正琢磨著重新設計,“惱火,哦。”

  他的眼光看得很遠,分散經營終不是辦法。農產品要打開銷路,還得“公司加農戶”。

  雨下起來了。老張不斷向大路張望。原定要來村裡收獼猴桃的車沒有出現。他又說:“惱火,哦。”

  最盼望,收入趕上佛山人

  雨停了。老張領我們參加了一次村委擴大會。

  村委會二層小樓,農家書屋在一樓。坐了一會兒,村委和村民小組長前后腳來了。

  “昨天見了州長和青書記,肯定我們以前干得不錯,現在成中等了。聽了后,我有壓力。”

  老張就是老張,未成曲調先有情。原來他有一堆工作布置,把大疊的表格發給大家,名目都很長很拗口———什麼失地農民參加養老保險辦理程序啦,什麼被征地農戶繳費明細表啦,什麼農轉非人員參加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有關政策啦。他把壓力傳給到會的人,個個動了腦筋,把手裡的文件翻得嘩嘩響,搶著發言。

  說起來,啣鳳岩村變化夠大了。新春走基層的時候,記者為了發稿到處上房爬高找信號,現在,因特網入戶了。村裡十多戶人家買了汽車,摩托車幾乎家家有。從地震到現在才多長時間!

  老張不滿足。

  他領我們轉了幾家,和村民講種植,講環境,講保險。

  很自然,他把話題引到第一次出川的見聞。那時,他作為抗震救災先進個人,由省裡組織,到廣東佛山市參觀學習。

  “不想點兒辦法,我們一百年也趕不上佛山。人家佛山,收入高,有大企業,什麼陶瓷、燈具、小商品、現代農業,我們都沒有。一口吃不成胖子,還得一點一點干。”

  村民聽了,直點頭。

  整整一上午,他挂心的事,都是養雞場怎麼擴大,分散農戶怎麼組織起來。

  老張愛人忙了半天家務,見老張進門,說的還是村裡那些事,不禁埋怨起來。

  “做個村支書,什麼都要管。生產的,生活的,從種到賣。這還不算,凌晨兩點還有人拍門,什麼家裡吵架啦,鬧離婚啦,有了矛盾糾紛啦,都來找。找就找吧,推門就吼。”

  說著,張家嫂子扑哧笑了。看得出,她還是理解老張。

  老張跟我們說:“支書干了15年,47歲了,大家信任嘛,還得干下去。”

  午后,洪福山上霧靄漸漸散去。啣鳳岩村的房舍、果園,像水洗一樣鮮亮。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