閭丘露薇出版《利比亞戰地日記》:卡扎菲很自戀--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閭丘露薇出版《利比亞戰地日記》:卡扎菲很自戀

卜昌偉

2011年09月23日08:07    來源:人民網-《京華時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昨天,閭丘露薇新書《利比亞戰地日記》在京首發。本報記者王儉攝


  昨天,鳳凰衛視記者閭丘露薇紀實作品《利比亞戰地日記》首發儀式暨媒體見面會在國家會議中心舉行。《利比亞戰地日記》是閭丘露薇在利比亞採訪的36天中,記述的長達十幾萬字的戰地日記。針對書中直面殘酷戰爭的宏大敘事並不太多,閭丘露薇解釋說,人們對戰地常有很多戲劇化的想象。其實即使在戰爭中,當地人的日子也還是要一天一天過。除了打仗,他們還要面臨很多日常生活問題。

  ◎新書

  《利比亞戰地日記》是閭丘露薇以日記的形式記述的其從進入利比亞到離開利比亞期間的採訪見聞,以每日事態的發展作為基本線索,真實記錄了處於戰亂中的利比亞的種種場景和戰爭背景下不同階層人們的遭遇和感受。全書並無關於戰爭的宏大敘事,更多的是客觀記錄,以及她對戰爭的理性思考。在艱苦而危險的戰爭環境中,閭丘露薇記錄下了親歷的槍擊事件、戰爭中的記者生活、利比亞的民眾游行,以及處於戰爭情勢中的司機、記者、翻譯、士兵、學生、酒店服務生等人的生活。

  今年初出版隨筆《不分東西》時,閭丘露薇曾說5年之內不再寫書。可現在不到半年,她又推出了新書。對此,閭丘露薇解釋說:“如今的行為像是失信於自己的諾言,但寫作這本書也是意料之外。記者工作的諸多不確定性,讓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既然有了參與利比亞戰事報道的機會,我就想著要把我經歷的戰爭與大家分享,包括一些見聞、思考,甚至包括當地的歷史與文化背景等。”

  《利比亞戰地日記》記敘了閭丘露薇在採訪駐地班加西的所見所聞。有讀者認為,閭丘露薇沒有去的黎波裡採訪,這讓該書在內容上大打折扣。對此,閭丘露薇承認有些遺憾。她說:“所以,我覺得假如在的黎波裡的新聞同行也能寫一本書,講一講他們在的黎波裡經歷的事,這樣讀者就會有更全面的認識。”閭丘露薇認為,《利比亞戰地日記》只是了解利比亞的一種方式和補充,並非全部。

  閭丘露薇在新作中用了一個章節談論卡扎菲,但多是轉述別人的觀點,無一字她個人對卡扎菲的評價。對此,閭丘露薇說:“我是通過利比亞國營電視台和批評他的媒體看到卡扎菲的,也讀過他的小說。我不太輕易對一個人下判斷,我不是他肚子裡的蛔虫,我怎麼知道他究竟是怎樣一個人?我隻能告訴大家我注意到的一些細節,我覺得他很自戀。真正判斷他是什麼樣的人,靠我得到的資訊是不夠的,即使更多的資訊也很難幫我判斷。因為這個人太神秘,大家沒有太多機會了解他,這需要時間。”

  ◎創作

  有讀者認為,雖然書名是“戰地日記”,但其中有關戰爭場面的文字讀起來並沒有那麼血腥、殘酷,反倒被作者處理得波瀾不驚。對此,閭丘露薇說,讀者對於很多場合常有戲劇化的想象,其實在戰爭中,日子也還是要一天一天過。除了打仗,人們還要面臨很多其他日常生活問題。因此,《利比亞戰地日記》不局限於記錄戰爭本身,更在於記錄戰爭中的細節,即處於戰爭惡劣環境中人的生存狀態。她說:“網絡與電話不通對我來說是一個好事情,我會逼著自己認真地總結或梳理一下當天發生的事情。”

  有讀者認為,閭丘露薇用大量篇幅講述“兩個利比亞司機”“辦報紙的年輕人”“戰爭中的媒體”“卡扎菲的雇佣兵”等戰爭角落一些鮮為人知的細節,在寫到班加西街頭的孩子們時流露出憐憫的情緒,這種寫作風格與國內眾多戰地報道注重宏觀敘事的風格相去甚遠。

  對此,閭丘露薇認為,中國的傳統新聞報道常常追求宏大敘事,缺乏細節,在理念上與西方差異很大。“這與我是女性關系不大。我是媽媽,這一點讓我會對孩子特別關注。一位男記者,如果他是位父親,可能也會有同樣的感受。所以,很多時候我在考慮,如何從人性角度、從心理學角度來做新聞報道。這樣的報道可能會讓我們的聲音傳得更遠,讓我們的報道更深入人心。這可能也是我們中國媒體都需要考慮的問題。”

  相對於數年前的阿富汗戰爭和海灣戰爭,如今的閭丘露薇對戰地新聞報道安之若素,她知道何時要穿防彈背心,知道何時應該到何地去採訪。在戰勝內心對戰爭的恐懼等心理問題后,如今考驗閭丘露薇的是對真相的甄別。“你親眼看到的就是真相嗎?”閭丘露薇坦承,這一句話時刻在警醒著她。在班加西,許多人急於向她傾訴,她告誡自己:“現場看到的並非一定是真相。”

  同時,閭丘露薇承認,利比亞戰地之行,她也是有傾向性的。她說:“這種傾向性來源於正義、常識和內心的勇氣。”她的這種傾向性,在利比亞后來的局勢發展中得到了印証。

  從最初的《我已出發》到《行走中的玫瑰》《不分東西》,再到眼下的《利比亞戰地日記》,閭丘露薇在忙碌的工作之余不忘寫作,甚至還一直保留著寫日記的習慣。談到創作動力,閭丘露薇說:“寫作其實是逼著自己思考的過程,這一點非常重要。我為什麼寫博客,逼著自己每天寫東西,就是因為我要逼著自己思考。思考,你不用它,它會偷懶。再者,用文字梳理問題是一個非常好的整理自己思路的方法。”

  ◎生活

  統籌學讓我井井有條

  閭丘露薇稱她把工作和生活分得非常清楚,因為隻有這樣做,人才會比較快樂。她說:“很多時候你把工作狀態和生活狀態混在一起,兩邊都做得不好。正是因為我知道是工作狀態,而且是短時期的,它不會成為生活常態,所以即便戰地比較困難,環境臟、亂、差,我也可以接受。這一點我想得非常清楚,這是我工作的一部分,是接受這份工作必須承擔的東西。其實人的承受能力很大,在私人生活中你可以選擇,在工作狀態裡你沒有選擇。”

  閭丘露薇自稱是個“微博控”,隨時隨地發微博。即使是在新書發布會上,閭丘露薇也在不停地發微博,告訴朋友們發布會現場的情況。閭丘露薇說:“我之所以利用現代技術,是因為它可以幫我節省時間,獲得很多資訊。這些資訊是跟我工作有直接關系的,我需要這些東西。”

  已經為人母的閭丘露薇把生活、工作、家庭安排得井井有條,她的狀態頗為都市年輕女性向往。閭丘露薇說,她大學裡學得很好的一門課就是統籌學,它可以幫助人合理安排好時間,提高工作效率,這門功課讓她至今受益匪淺。對於記者這份職業,閭丘露薇至今熱情不減:“我很幸運做的工作是我喜歡的。這份工作不單單是份工作,當你接觸一個很好的選題和題材時,它就是一個學習和自我提升的機會,這也是很重要的。至於何時停下來,我還沒有想過,等到某一天我不喜歡了,或者我覺得有更好的選擇了,我就離開,但至少現在還沒有。”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