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央視主播方宏進:在看守所裡看焦點訪談恍如隔世--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前央視主播方宏進:在看守所裡看焦點訪談恍如隔世

2011年09月27日07:23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方宏進 前央視主持人。曾在東方衛視做總策劃,后經營廣告公司。記者 薛珺 攝


  對話動機

  因與一家公司存經濟糾紛,2009年10月,方宏進被河北隆堯縣警方網上追逃,拘留后取保候審。案件轟動一時。此后,方宏進淡出公眾視線。

  9月13日,隆堯縣檢察院認為案件証據不足,下達了不起訴決定書。經歷波折,方宏進怎麼看自己?過去幾年他在做什麼,對未來又怎麼規劃?

  9月23日,方宏進接受了記者專訪。

  【當年】

  看守所裡看焦點訪談,“恍如隔世”

  新京報:當知道檢察院宣布“証據不足”決定不起訴時,是什麼樣的心情?

  方宏進:我終於不是犯罪嫌疑人了。三年了(2008年6月11日,河北隆堯縣公安局立案偵查北京澳衛時代廣告傳媒涉嫌合同詐騙案,方宏進負責該公司的經營管理)走在大街上都會有人指著我說,那是詐騙犯。

  新京報:不過你之前三年一直沒說話?

  方宏進:這三年,我負責任地說,我沒托過任何關系,沒找過媒體。我要完全體驗一下,法律全部走完到底會走出什麼結果?

  新京報:但是,也可能是因為有問題才不辯解?

  方宏進:我怕我說不清。沒有結論的時候用媒體放空話,打嘴仗沒意義。這也可能和我做傳媒出身有關。

  新京報:2009年10月4日,你從深圳去香港,被邊檢截住。當時是什麼反應?

  方宏進:當時就蒙了。沒人告訴你什麼事,什麼都不說。核實身份后就把手機收了。

  新京報:看守所的人認得出你嗎?

  方宏進:認得出。號裡的頭兒拿個本就在那問,哪兒的人,犯了什麼事兒。我說沒犯事兒。他就說,別胡扯,沒犯事兒怎麼進來了?我大概說了下,他說,哦,詐騙罪。第二天就安排我干活兒了。

  新京報:干的什麼活兒,對你有優待嗎?

  方宏進:新來的必須刷兩天廁所,都一樣的。

  新京報:在裡面待了7天,難熬嗎?

  方宏進:還好吧。我在裡面看了《紅與黑》,《傲慢與偏見》,《史記》的分冊。我就讓自己別躁,多喝水,多運動,盡量多吃東西。我不能著急,急火攻心,就更沒人管。

  新京報:極大的心理落差吧?

  方宏進:進去第一天晚上,看守所組織大家看《焦點訪談》。我坐在下面,看著敬一丹在電視上,突然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影響】

  “誰會用犯罪嫌疑人?”

  新京報:2003年你突然從央視離開的真正原因是什麼?

  方宏進:這個原因我在不少場合說過,但有很多人造謠,說我欠款什麼的。實際上,我在央視做《東方時空》,參與創辦《焦點訪談》,做了九年。央視分工很細,要求每個崗位做得非常精,變換崗位和工種比較難。我希望有些新的嘗試,新的想法,但這麼重要的崗位又不允許我做其他東西。

  新京報:可是其他主持人,像白岩鬆崔永元也都換了欄目。

  方宏進:當時是不可以的。去上海之前,媒體上幾乎沒有我的採訪,我不能像和你這樣聊天。《焦點訪談》在我的心裡是代表國家最高權威的輿論導向,不是我個人的。

  新京報:去做東方衛視的總策劃,比央視主持人更有誘惑力?

  方宏進:我這個總策劃不是虛職,都是一刀一槍干出來的。帶著一大幫人,我們三個節目表,一邊央視,一邊是鳳凰衛視,我們在中間比著排,它們的節目我們用什麼去競爭?我們的特點是什麼?

  我估計,可能在多少年內都不會再有這樣的機會了,會有這麼好的平台和資源。而且他們特別信任我。

  新京報:那為什麼后來又離開東方衛視?

  方宏進:和東方衛視的合同到期了,又有另外一個媒體邀請我去加盟,由我策劃,打造。

  我可能去當一把手,就不是參謀長了,很有誘惑。

  新京報:這種誘惑具體是什麼?

  方宏進:能做事情。

  新京報:權力的誘惑?

  方宏進:不能簡單的理解為權力。但權力意味著可以推行你的想法。

  我回到北京邊做廣告,邊等新的工作落實。后來出了這個事兒。

  新京報:這家電視台沒有再找過你?

  方宏進:誰會用通緝犯?誰會用犯罪嫌疑人?

  【感悟】

  “很多細小問題會犯錯誤”

  新京報:辦廣告公司,這裡面也有你的媒體資源?

  方宏進:對,也是知道怎麼做才能做好。我為什麼不去做房地產呢?因為我不懂。

  新京報:你的名氣實際上是一種無形資產。

  方宏進:老實說,倒沒有太借助這個。我並不是做廣告代理公司,都是拍紀錄片,植入廣告,技術性比較強的。

  新京報:有人說,方宏進做主持很成功,但不擅長經商。你認同嗎?

  方宏進:我承認沒做好。通過這個三年,我回想原來的事情,很多是屬於我的問題,還有屬於我所接觸的層面和著手做的事情。如果我再做,會選擇不同的行業,不同的切入點。這件事兒給了我很大的教訓,知道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

  新京報:哪些不能做?

  方宏進:我不適合白手起家,把一個公司從幾個人,一點點地精打細算弄起來。這樣在過程中會有很多細小的問題,會犯錯誤。總會出現很多情況,在財務上會時緊時鬆,沒有保証。

  新京報:所以在東方衛視可以操縱大局,創辦小公司卻不行?

  方宏進:我要再做,我一定是高舉高打,上來就是一個特別大的平台,把幾個大的資源整合好,上來就是要有多少個億的資金放在那兒,我來用。

  新京報:你再出山的資本是什麼?

  方宏進:我現在欠好多好多錢。我的資源大家都看到了,我的策劃方案、能力、對專業東西的了解。

  我來整合資源,按照一套規則處理,這樣我就不會在小事情上犯錯誤,把更多精力用在整合資源和決策上。

  新京報:你覺得你的能力不應該是磨小細節的?

  方宏進:我的年紀也不允許了。我現在要真白手起家從開飯館做,我沒那個時間,我所有的資源也使不上勁兒。難道人們會說這是誰誰誰開的飯館,來吃頓飯嗎?

  【還債】

  要把欠的錢還上

  新京報:這些年在經商上悟出了什麼?

  方宏進:我希望別人不要太信任我。

  這句話真的很有意思。我覺得以前人家太信任我了。投資的朋友,合作的朋友沒有嚴格把握我的商業模式,太容易應承我。反過來,如果人家沒那麼信任我,他會更多地看我的商業模型,運作團隊,給我很多促進。

  另外,如果人家太信任我了,我被信任是飄飄然的。錢花光了打個電話,就有幾百萬打到賬上來。實際上對財務的控制是不科學的,是容易出問題的。

  新京報:你覺得,大家信任你,是因為“央視名嘴”這個頭銜嗎?

  方宏進:但是這個頭銜和生意無關。我不是去做電視,大家可以相信我的專業素養。我不是生意場上滾出來的柳傳志。

  新京報:現在看來,你有些辜負他們的信任了。

  方宏進:我還欠他們錢的人,和投資給我的人,過去這幾年隻能中斷聯系了。他們沒逼我,沒追我。當網上一片質疑我的時候,這幾個人沒有多說一句話。我很感激。

  我一定要出來做事兒報答他們,我要把欠的錢還上,利息還上。如果有更多的利益我還要分給他們。不然我活著不安心,覺得對不起這些朋友。

  【生活】

  “基本是朋友接濟”

  新京報:2009年10月14日,你被取保候審,之后,做了什麼?

  方宏進:剛出來我就去了美國。和世界500強企業談合作,前一天談判,老板還和我勾肩搭背,轉天就變了臉,讓我們走。后來一個朋友說,他們上網搜了,說我是犯罪嫌疑人。

  新京報:沒再做生意?

  方宏進:我知道我不能再做了,隻能幫別人做做策劃方案,有的時候能混口飯吃。老實說,這兩年基本是朋友接濟我。

  新京報:這兩年做些什麼?

  方宏進:我研究了兩個事兒,一是廣義交換論,把社會學和經濟學進行縱向研究。二是漢奸文化,漢奸是怎麼形成的,漢奸心理是怎樣的。這都很有意思。我在寫這樣的書。

  新京報:經濟上有壓力嗎?

  方宏進:我好好嘗到了沒有錢、基本不花錢過日子的滋味。盡量買便宜的食品,自己做飯,坐地鐵。

  新京報:最艱難的是什麼時候?

  方宏進:有過隻有100塊錢扛一個月的時候。

  新京報:不參加社交活動?

  方宏進:很少。我就一個人待在家裡,看看書。

  【打算】

  “要把生意做起來”

  新京報:現在最想做什麼?

  方宏進:老實說,一個是我要把聲望拿回來,給我的朋友、孩子、家人一個交代。我不是混蛋,不是詐騙犯。再一個,我要把生意做起來,給朋友,給親友,給投資人一個交代。

  新京報:接下來你說不做主持人,要經商。有什麼計劃?

  方宏進:不是個小事兒,金融類的。

  新京報:如果外界依然認為你有問題呢?

  方宏進:現在的結果,按照中國人的觀念還會認為我不干淨。以后大家看我怎麼做事情。要是不相信我,別讓我沾錢,別讓我簽合同,拿制度來約束我,別讓我說了算。

  新京報:對於欲望呢?

  方宏進:我覺得欲望要窄一些。可以欲望很大,但別寬。對於某個事情做得特別極致可以,但不要試圖証明你什麼都行,這就很危險,容易出事情,人也很累。

  新京報:有句話說上帝是公平的,人不可能什麼都得到。

  方宏進:上帝在自己的心裡。人沒有那個能力,什麼都能駕馭。(記者 周亦楣)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