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化是媒體“三聚氰胺” 一些不良風氣一定要改--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娛樂化是媒體“三聚氰胺” 一些不良風氣一定要改

2011年10月14日08:28    來源:《光明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你抄我、我抄你,真實在哪裡?

  張頤武:中國30年來發生前所未有的巨大變化,體現在社會的方方面面,很多公眾對中國的狀況並不是非常熟悉。怎樣認識和了解國情,怎樣觀察中國,就是要從社會第一線、從社會具體環境下來觀察思考,這點非常重要。

  “走”就是強調新聞的第一手資料。大家你抄我、我抄你,互相傳播的方式並沒有經過驗証,很多微博裡的話是隨便說的。“走”是直接面對自己的採訪對象。這是對真實性的重新倡導,提出新聞工作者的求真意識,對事件的真相、復雜性有一個切實的觀察。中國在發生著復雜而豐富的變化,認識和了解國情,就需要更加深入基層。社會對假消息、對各種情緒化的宣泄,實際上是很不滿意的。“走基層”表達了社會和新聞媒介對於真實性的承諾。

  ●娛樂化是媒體的“三聚氰胺”

  時統宇:新聞娛樂化是媒體的“三聚氰胺”,娛樂化有百害而無一利。對這種低俗化、泛娛樂化和貴族化,需要一次正本清源,撥亂反正。我們應該明白,新聞到底應該從哪裡出發,應該到哪裡去。重大突發事件有什麼可娛樂的?老百姓買房有啥可娛樂的?交通事故有什麼可娛樂的?媒體是搞笑的嗎?

  進入新世紀后,面臨又一個十年,趁著“走轉改”這個契機,反思一下是有好處的。應該反思這些年來媒體到底丟掉了什麼?顛覆了什麼?做得都對嗎?用白岩鬆的話來說,我們幸福了嗎?

  ●媒體不能見“物”不見人

  韓慶祥:媒體對人的影響太大了,回到家裡,第一個活動是按搖控器,然后就看報紙,按照馬斯洛的觀點,我們受媒體影響是很大的。媒體是什麼樣的,我們人就是什麼樣的。

  現在社會上有一種生活方式就是物化生存,人的需要,人的能力,人的關系,人的情感,人的價值,通過物來証明和體現,通過物來實現。關系被物化了,親情關系、友誼關系,人之間的關系變成權錢交易關系、物和物的關系。很多情感節目,弟兄為了父母的遺產,爭得不可開交,親情關系都冷落了﹔情感物化了,寧願坐在寶馬裡哭,不願意坐在自行車上笑。這就是情感被物給綁架了。價值觀物化了,有了資本就是爺,你是一個窮光蛋,躲你遠遠的,你是一個大款,就傍大款。

  物化生存對媒體是有影響的。一味追求收視率,收視率上來以后廣告就多了,廣告多了錢就多了,媒體的市場化相對來說就比較厲害了,市場化厲害以后,就開始媚俗、低俗、庸俗。

  ●傳統媒體不能迎合遷就網絡

  涂光晉:傳統媒體不能作為網絡媒體的尾巴,一味迎合,甚至遷就。理性的聲音和理智的表達在網絡上失聲,是因為怕網絡暴民的板磚,這對整個輿論環境不利。網絡輿論環境如果讓那些不理性、不具有建設性的東西佔主流,應該發聲的媒體、個人和媒體從業者不發聲,這就和現在的公眾需求、社會發展和媒體責任相悖。我們應該有更大的輿論空間反映那些更貼近民生、民情、民意的社會現實,營造更健康的社會心態,建設一種更和諧的社會環境。

  ●“民生新聞”絕不是八卦、選秀、搞笑

  時統宇:娛樂一點也沒錯,非要弄個娛樂化,就很討厭。娛樂化本身就讓人生疑,又加上“過度”,就更麻煩了。中央最關心的是民生。老百姓關心什麼,是八卦、選秀、搞笑嗎?人民最關心的是把醫療、上學、住房、安全等問題解決得更好。有些媒體充滿八卦,不厭其煩地爭收視率,社會良知和責任在哪?我們在中央最關心的民生問題上應該投入更多的熱情和精力。

  ●搞“低俗”,好像是大眾化,其實走不進群眾的心靈

  韓慶祥:不走基層,是作風問題,作風問題必然帶來文風問題。文風問題,反映在八股文、假大空,不為群眾而寫,不講群眾語言,群眾看不懂。我們要服務群眾,寫的作品是體現群眾利益、站在群眾立場上的,是為群眾說話的,用的是群眾語言,要走進群眾心靈。有些情感節目搞“低俗”,好像是大眾化、群眾化的,其實走不進群眾的心靈。

  ●新聞界有文風問題,其他文化系統也有

  仲呈祥:文藝批評、文藝工作,要不要“走基層”?這是再明白不過的。山東辦了一個電視欄目叫《天下父母》,是宣傳孝道的,孝是中華民族五千余年不斷的精神黏合劑,是全人類都需要的好東西。《天下父母》堅持辦了七年,被《光明日報》發現了,上了頭版,引起很大反響。我們就是要到基層抓這樣的典型,改變我們的作風和文風。

  說到“改文風”,我想必須改我們現在的戲風,我們有很多的風氣再不改就危險了。比如說電影,一窩蜂大制作、大投入、大片,脫離民生和民情。

  轉作風不要隻理解為新聞戰線,其實人文領域各個行道都應該反思一下,要回到正確的哲學思維和科學發展觀上來。一切從屬於市場、附屬於經濟,一切利潤化,電視劇看收視率,電影看票房,出版看榜,精神效益到哪兒去了?!

  電視收視率統計有代表性嗎?根本沒有。收視率統計作風不正,不能代表人民群眾利益,不是著眼於提高民族精神,塑造高尚人格,更不是堅定不移地發展社會主義先進文化。這次“走轉改”活動不僅對新聞戰線,對中國藝術批評也極有好處,有極大的推動作用。要決心從自己做起,改變藝術批評的作風,走到基層,為人民群眾服務,真正推動文學藝術健康持續繁榮。

  祁述裕:我多次參加一些地方文化產業“十二五”規劃的制定。有一次我參加地方宣傳部門“十二五”規劃產業的制定,我看了一小半,都不知道這個文獻究竟是哪個系統的文獻,都是重大意義、主要原則、基本目標、主要經驗,都是大同小異。“改文風”確實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程度。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