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在利比亞戰爭中扮演了什麼角色--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網絡在利比亞戰爭中扮演了什麼角色

蘇進昌 王東華

2011年10月14日08:37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網絡戰是為干擾、破壞敵方網絡信息系統,並保証己方網絡信息系統正常運行而採取的一系列網絡攻防行動。其作戰樣式包括:網絡盜竊戰、網絡輿論戰、網絡摧毀戰。

  目前,網絡戰正在成為高技術戰爭的一種日益重要的作戰樣式。網絡戰不僅活躍在利比亞戰場,而且滲透其政治、經濟、文化、科技等各個領域。在利比亞戰爭中,網絡戰作為一種極具威懾力和破壞力的全新作戰方式,體現了網絡戰的新特點。

網絡是引發利比亞內亂的推手



  在過去的幾年中,互聯網在利比亞的使用呈爆炸式增長,正如現居紐約的社會學家、心理學家馬爾科姆·格萊德威爾預測的那樣:互聯網的影響像病毒一樣迅速擴大蔓延,正在成為政治變革的工具。

  在利比亞發生內戰的初期,示威者利用互聯網和社交媒體平台作為傳輸介質,爭取支持,呼吁為民主而戰並與外界溝通。后來,反政府力量在線交流迅速增加,互聯網成為反政府力量的重要工具,使其迅速把反政府個體召集在一起,並引起了全球民眾關注卡扎菲政府對人權的侵犯。

  利比亞的反政府“網絡活動家”利用美國全球社交網站Twitter和Facebook來組織反政府活動,呼吁將2011年2月17日星期四定為“憤怒日”。組織者說,2月17日這一天是卡扎菲將近42年統治期間發生的兩起流血事件的紀念日。一次是在1987年的這一天,利比亞公開處決9名被控叛國罪的年輕人。另一次是在2006年的這一天,利比亞警方在班加西的意大利領事館外暴力鎮壓了一次抗議活動,造成10多人死亡。

  反政府組織者這麼一呼吁,僅在2月16日這一天,網上報名的追隨者就超過了4000人。到2月17日,擁護者更超過了9600人,並造成局勢動蕩,給利比亞政府造成了巨大的壓力。

  利比亞局勢不僅成為利比亞市民的關注點,也引起國外商業伙伴對於未來形勢的憂慮。不僅造成了利比亞局勢的混亂局面,也影響了世界金融,動搖了投資者的信心,抬高了石油價格。利比亞內亂向世界証明網絡是變革的強大工具,並成為轉變利比亞的生活、政府和政治結構的推手。

“網絡支援”使反政府軍士氣大振



  利比亞戰爭一開始,西方就對利比亞啟動了“網絡黎明”項目,主要任務是從公共領域收集原始及相關數據進行整理、分析和報告,為戰爭提供依據。

  沖突爆發之前的2月15日和16日,在Facebook上准備響應反政府勢力的成員激增。在沖突加劇的時候,利比亞政府關閉了互聯網,北約立即為起義者提供了網絡支援,使得利比亞國內和境外的起義人員能實時相互溝通,找到了可以把信息提供給外界的方法,並成為其重要通信聯絡方法。

  從2月23日開始,美籍電信公司高管阿布沙古(音譯)和他的朋友領導的工程師團隊,幫助反政府力量劫持了卡扎菲的蜂窩無線網絡,建立了自己的通信系統,讓反政府組織領導人更容易與外界交流或請求國際援助。

  他們在埃及、阿聯酋和卡塔爾政府的支持下,創建了一個不受的黎波裡控制的獨立數據系統,並破解了卡扎菲政府的手機網絡,獲取了電話號碼數據庫。利用這些信息,他們建立了被稱為“自由利比亞”的新通信系統。4月2日,新通信系統開始測試並運行。隨后,他們創建了由谷歌地圖組成的戰爭進展戰況圖,以此追蹤報道相關事件,該圖在12天的時間裡被用戶瀏覽31.4萬次,這些信息至少被20多家新聞媒體轉載。

  北約還根據“網絡黎明”項目分析數據,於3月19日適時宣布發動“奧德賽黎明”打擊行動,即以法國、英國、美國為首的聯合軍隊針對利比亞採取了軍事行動。當日,美軍位於地中海的“巴裡號”導彈驅逐艦向利比亞發射戰斧式巡航導彈110多枚,有效打擊了卡扎菲政權抵抗設立禁飛區的能力。

“網絡侵入”開聯軍網戰的先河



  在利比亞戰爭中,西方國家利用網絡技術,向利比亞政府和軍隊實施了全方位、全時空、系統化的宣傳、干擾和破壞。

  3月25日前,聯軍動用大量的網戰武器裝備,對利比亞首次實施“無線網絡入侵”作戰。聯軍利用EC-130“羅盤呼叫”和“突擊隊員獨奏”、RC-135“鉚釘連接”、EA-18G“咆哮者”和EP-3“白羊座”II等裝備,干擾了利比亞的通信和雷達,入侵其網絡,重點攻擊位於的黎波裡的政府部門和部隊。

  據英國《每日郵報》報道,有人曾把利比亞最高軍事領導人的手機號碼交給對外情報局。英國心理戰專家通過利比亞軍官的電子信箱,向他們發送了許多具有威脅性語言的手機短信,此舉對利比亞高官產生了瓦解和威懾作用,並迫使他們不斷變換手機號碼。這不僅有效瓦解了政府官員和政府軍高官的士氣,而且還干擾和破壞了利比亞的通信和指揮系統,起到了一箭雙雕的作用。

  卡扎菲直接統領的第32和第9特種旅,是聯軍電子滲透攻擊的關鍵部門,美國通過向接收天線發送數據串的方式侵入網絡,利用嵌入程序,竊取了網絡中的情報信息,並以系統管理員的身份接管整個網絡。聯軍的“無線網絡入侵”為聯軍的空襲提供了准確信息,為指導反政府武裝作戰提供了依據,提升了反政府武裝的士氣,干擾了卡扎菲政府的指揮和決策,加快了作戰進程,開了網戰先河。

網絡也是卡扎菲作戰的有效工具



  在聯軍大打網絡戰的同時,當時的卡扎菲政府也在根據國內局勢,靈活利用控制網絡策略,實現自己的企圖。

  一是在平民傷亡人數增加、局勢混亂時,利比亞政府通過斷開互聯網連接,作為屏蔽國內事件的工具,隱瞞了針對平民的軍事行動,減輕人們對於國內混亂局勢的注意力,給政府軍更多的調動時間,以借機鎮壓反政府勢力。當政府駁斥叛軍時,又開通互聯網,對外實施有利於政府的宣傳。這樣,既避免了完全關閉互聯網可能會引起國際社會的不滿,又使互聯網在關鍵時刻服務於卡扎菲政府。

  2月23日,互聯網被關停了幾個小時,卡扎菲的勢力在那幾個小時內,調動武裝力量完成了鎮壓反政府武裝的行動,而后迅速開通互聯網,繼續維持一定的互聯網流量,並在網上鼓勵民眾返回自己的工作崗位。他們想隱瞞鎮壓反政府力量的最血腥時期,使國際社會、投資商或者外國商業伙伴不至於對卡扎菲當局完全失去信心。

  二是卡扎菲政府委任其最親密的朋友之一穆薩佐監察反對派的網站,並試圖限制它們的成長。穆薩佐強迫網絡咖啡館的業主在計算機上粘貼一張便條,警告客人不要登錄那些被視為反對派的網站。

  三是卡扎菲雇佣國外的黑客在Facebook、Twitter、Myspace和其他一些社會網絡上發起親卡扎菲的運動,根據利比亞青年運動的說法,塞爾維亞的黑客正在試圖攻陷反對派的網站。卡扎菲通過一些控制網絡的手段,延緩了反政府力量升級的速度。

后卡扎菲時代網絡威脅將長期存在



  盡管卡扎菲政權已經崩潰,卡扎菲及其支持者失去了對利比亞的控制,利比亞執政當局也已經就位。但是,由於利比亞一直處於騷亂狀態,社會局勢不穩定,在一個相當長時期的過渡階段,利比亞執政當局沒有精力對網絡基礎設施進行檢查,也不可能在短期內制定一個全面的防御計劃,這必然導致利比亞網絡遭受境內外網絡攻擊和滲透,致使國家網絡系統的很大一部分可能被劫持、利用,從而轉化成忠於卡扎菲力量的一種有效武器。

  卡扎菲身邊一直藏著一支上百人的精英兵種“網絡人軍團”,這些網絡精英不受軍部管制,由卡扎菲直接掌控,其日常命令下達都是通過卡扎菲引進的遠程控制技術——網絡人遠控。

  隨著事態的發展,卡扎菲不會心甘情願地允許他人從利比亞的石油生產中獲益,不排除卡扎菲通過網絡人遠控技術異地操作這支軍團,與臨時政府進行殊死戰。卡扎菲的網絡精英可能採用“蠕虫”或類似的一些手段,針對發電機、空中交通控制系統、石油、天然氣和電網以及水源和污水處理線等實施攻擊,以癱瘓利比亞境內的基礎設施。這樣,不僅能影響利比亞的局勢和收入,而且還能影響國家能源的主要來源,達到影響戰爭行動的目的。

  同時,利比亞的網絡也有可能成為惡意代碼發展的肥沃土壤,網絡雇佣軍、“聖戰”招募以及黑客團體會倍增。出於宗教信仰和經濟動機,一些親卡扎菲的黑客團體,有可能利用網絡防護漏洞,對一些西方國家的網絡系統進行攻擊,給世界構成較大的威脅。這就給國際社會和利比亞執政當局在網絡安全方面,提出了嚴峻挑戰。

  (作者單位:石家庄機械化步兵學院)


ceshi
(責任編輯: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