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時尚芭莎》主編蘇芒:明星做慈善是否作秀?--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對話《時尚芭莎》主編蘇芒:明星做慈善是否作秀?

王亦君

2011年10月16日08:14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蘇芒,時尚傳媒集團出版副總裁﹔《時尚芭莎》雜志執行出版人兼主編。



  對話背景

  由蘇芒發起的“芭莎明星慈善夜”2003年至今已經舉辦了9屆,9年來,這一活動通過拍賣的形式,募集善款1億多元,通過公益慈善組織對貧困地區的兒童、母親及災區群眾進行資助。

  明星做慈善一直有爭議,明星做慈善到底是真心助人還是作秀?芭莎明星慈善夜和公益慈善組織如何合作?明星舉牌后,善款怎樣到賬?就這些問題,中國青年報記者日前專訪了蘇芒。

  中國青年報:有人說,明星做慈善,其實就是作秀,是在娛樂慈善,最終目的是建立良好的公眾形象,証明自己除了會拍戲賺錢,也很有公益心。很多大牌明星都在芭莎明星慈善夜亮過相,你怎麼看?

  蘇芒:如果大家都拿慈善來作秀,那也是一個很好的秀。不炒緋聞、不炒丑聞、不去作惡,而是去行善,如果大家都來這麼做,難道不是一個美好的事嗎?

  大家以做慈善、做公益為榮,是特別好的社會風氣。第四屆“慈善夜”時,我們搞了個活動“讓100個故事感動中國”,曾有個明星說可以告訴我們她的故事,但是不想讓我們說出她的姓名,她是真心想幫助人,但是特別怕別人說她是作秀。我感到很奇怪,為什麼會是這樣?做了壞事不敢說,但是做了好事也不敢說。媒體應當抨擊丑惡,弘揚正氣,但是你隻抨擊丑惡,不弘揚正氣,也算不上是什麼了不起的媒體,抨擊丑惡會提高發行量,更有關注度,但是不能把好事都埋沒了。我當時跟那個明星說,咱們團結起來就不怕了,一個人做了好事怕別人說,一百個人都來做善事就不怕了。

  中國青年報:最初是怎樣想到舉辦芭莎明星慈善夜的?

  蘇芒:2003年發生了非典,當時幾乎所有的媒體都在一線報道非典。那時候我們開選題會,一屋子人特別沉默,作為一本時尚類雜志,我們沒法報道非典,總不能向大家介紹非典時穿什麼衣服、涂什麼口紅吧。后來一個同事說,那英曾提議,把明星穿過的衣服、用過的東西拿出來拍賣,得到的錢可以捐給醫務人員。於是我和同事們給認識的明星打電話,請他們捐獻私人物品。相熟的明星都很大方,有一位明星甚至讓我們去他家,在衣櫃裡隨便挑。

  就這樣,就像玩兒一樣開始了第一屆,有十幾個明星參加,一共拍賣了16.5萬元,全部捐給了北京市紅十字會。當時,那就是一個公益活動,沒有想到要做到什麼規模。

  現在,明星的影響力越來越大,每個明星身后都有幾百萬甚至幾千萬名粉絲,如果一個粉絲不僅模仿明星的發型、穿衣風格、歌聲,還能模仿明星做好事的行為,那明星做慈善將會有巨大的影響力。

  中國青年報:今年已經是第九屆芭莎明星慈善夜,每一屆的主題是如何確定的?怎樣選擇合作的慈善組織?雜志社要為整個活動做哪些工作?

  蘇芒:每年救助的對象,基本上都是通過新聞了解到的。今年選擇和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合作,就是源於春節時,我在微博上看到了那些無辜的孩子被人販子拐賣、被迫行乞的新聞。作為一名母親,我氣得發抖,流出了眼淚。

  每年我們都跟民政部提出我們想資助的對象,然后民政部向我們推薦慈善組織。確定了慈善組織后,主要工作都由我們來做。前期籌備工作一般需要8~10個月,其中有一半以上的時間就是和明星溝通,要提前半年和明星確認檔期安排,還要每月提醒,靠一個一個的電話,還有一頓一頓的吃飯,一次一次的探班,這樣才有可能請來。

  除了和明星們不斷聯系,確定每年的拍品也是工作量很大的一件事。比如我們想獲得“路易·威登”的限量版,需要往法國總部發無數的郵件,來說明我們這個活動的目的,希望得到認可和支持。他們同意后,我們還有很多工作,報關驗收、押送等等。

  中國青年報:每年的芭莎明星慈善夜都是群星璀璨,你們邀請時,給過明星出場費嗎?

  蘇芒:有的人為了參加“慈善夜”,可以犧牲自己的經濟利益,有的人千裡迢迢從國外飛回來,有的人推掉商業演出。參加慈善夜的明星,都是發自內心支持慈善。我們不付出場費,所有的明星都是自覺自願出席。

  中國青年報:明星在芭莎明星慈善夜上拍下一件東西后,接下來怎麼辦?有事后不付款、后悔的嗎?雜志社負責向明星催款嗎?

  蘇芒:明星舉牌拍下之后,我們邀請的公証處會出示一份公証書,拍得人需要在上面簽字,這份公証書証明拍得人用多少錢拍得了該項拍品。“慈善夜”結束后,我們會把拍品送到明星家裡,並把付款賬號發給他們。我們雜志社一直沒有成立自己的基金會,賬不從我們這裡過,提供給明星的賬號是每年和我們合作的慈善組織的賬號。錢全部到賬后,我們會把慈善組織開的發票給明星送過去。

  把拍品給明星送去后,過幾天,我們會問慈善組織有沒有收到錢。沒有的話,按照合同規定,我們就要向明星催款了。一次性全部到賬的比較少,大多數分批到賬,前8年的錢,100%到期,短則1個月,長則10個月,沒有出現過不付款的情況。並且這兩年,明星們知道要發票了。

  中國青年報:作為芭莎明星慈善夜的承辦方,對於募集來的善款去向,你們關心嗎?今年發生的很多事情讓公眾特別關心慈善組織透明度問題,之前你們關注過這些問題嗎?

  蘇芒:今年之前,我也沒想過跟基金會要發票或者要求公示等,但是今年發生的一些事情讓我覺得慈善組織透明度的問題很重要。雖然我們隻負責善款募集,不負責善款使用,但是在今年“慈善夜”舉行之前,我們在網站上晒出了8年來和我們合作的各個慈善組織出具的善款一年內全部到賬的証明,証明我們完全履行了和慈善組織簽訂的協議。

  中國青年報:這些年來,通過芭莎明星慈善夜募集到的善款,是否真正用到了你們的協議中約定的資助項目上?你們是否檢查過?

  蘇芒:有一年和中華慈善總會搞了一個芭莎電腦教室的活動,當年我們捐了75個電腦教室,我還到一個福利院去看過,看到孩子們用上了我們募集來的善款購買的電腦,特別開心。

  我們也考慮過善款的使用效果問題,因此在合作協議中盡量把慈善項目量化,在多少個地區,購買多少台電腦,單價量化,地區量化。

  當然,我們很難看到所有的最終成果。有一年,我們給3000多萬名福利院殘疾兒童上了12種大病保險,隻能看保單。對於善款的流向,我們能看到的有一些是數字,有一些是圖片,有一些能看到實體性的成果。

  中國青年報:在你心裡,對於慈善的定義是什麼,做了這麼多年的慈善,是出於什麼樣的信念?

  蘇芒:我對慈善的理解就是盡自己所能,幫助他人,無論是陪護孤寡老人還是捐出百萬善款,那只是財富和能力的不同。今年慈善的大環境不好,很多人對慈善充滿失望和質疑,一些朋友也勸我們不要在這個時候繼續做慈善。可是,如果不做,你我的生活不會有多少變化,但是那些最困難的人,他們會得不到救助。請相信慈善,隻要做了,就會幫到他人﹔隻要做了,就對得起我們的良心。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