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披露南水北調中線背后16萬淅川人搬遷故事--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媒體披露南水北調中線背后16萬淅川人搬遷故事

2011年10月18日08:28    來源:京華時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美麗的丹江水,發源於秦嶺深處,自陝西洛南縣一路南下,緩緩流淌到豫、鄂、陝交界的南陽市淅川縣縣境內。這裡是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的水源地和渠首所在地——一池清水從這裡開閘北上流入北京、天津。

  丹江水畔,與庫區相伴而生的人,注定要一次次搬遷移民。

  這次因南水北調中線工程,丹江口水利樞紐大壩從162米加高到176.6米,意味著淅川16.2萬移民的家園將葬身水底,他們將別無選擇地惜別故土,踏上異鄉。

  8月25日,河南省淅川縣滔河鄉張庄村1192人搬離庫區,當地對外宣布:河南省南水北調丹江口庫區移民的集中搬遷基本完成。這背后,則是一個個可觸摸到的移民故事,他們用無私奉獻的精神譜寫了悲壯的移民之歌。

  講述者:河南日報農村版記者趙川

  “移民記者”用雙眼記錄搬遷

  在庫區,趙川問了很多人“知道為什麼搬嗎”,“知道,北京渴”,“這是個大工程,為了國家”。雖然,很多人有萬般的不舍。

  在進入淅川縣境內的公路上,“淅川歡迎你”的牌子右方便是“南水北調是大局、是責任”和移民宣傳標語。淅川縣是河南唯一一個南水北調移民遷出縣。

  在丹江口庫區,172米水位線是一個“無情”的數字。以水位172米為淹沒線,線下的全部動遷移民。

  這個數字對應的是南陽市淅川縣11個鄉鎮、184個行政村、16.2萬移民。近10萬移民要遠赴他鄉,遷往幾百公裡之外的新鄉、許昌等地。

  河南日報農村版的記者趙川,自2009年8月南水北調中線庫區試點移民起,2年時間裡跑遍了11個鄉鎮的140多個移民村。趙川說,一年時間裡她有300天來往於移民村,“都成了移民記者”。

  她用雙眼見証了一個又一個的移民故事。

  那些要搬走的人中,最大的102歲,最小的才出生24小時。

  她說,最悲情的是一個82歲的老太太。在淅川縣盛彎鎮,那位老太太和家人走之前去祭拜祖墳。在墳頭上跪罷,老太太念叨了一圈去世的老伴、祖宗們,“以后隔山擋水的,不可能再來了……”話未說完,老太太悲從中來,突然栽倒在地,再也沒起來。

  在庫區,趙川問了很多人“知道為什麼搬嗎”,“知道,北京渴”,“這是個大工程,為了國家”。雖然,很多人有萬般的不舍。

  趙川說,丹江岸邊小學一年級的學生都知道,他們是移民,早晚有一天要搬走。但推倒自家房屋、背井離鄉、揮別先輩的無奈,“那種撕裂感,沒有經歷過你無法體會”。

  一些上了歲數的人,在搬遷中甚至帶上了棺材。很多村民從葡萄樹、夾竹桃上取個枝子帶走,有的跳入丹江灌上一瓶清水。趙川跟著搬遷的車一同到安置地,“車門打開,已經實現機械化的當地村民看到移民帶來的柴火棒子、農具、噴霧器,一個勁說‘咦,真窮’,其實,他們就是舍不得扔掉”。

  而老家的一磚一瓦、房前屋后的一草一木,從此隻在移民者的夢中。

  講述者:九重鎮黨委書記徐虎

  “最富辣椒村”裡的無私村民

  “那麼好的地方,你去說說,勸勸,他們就走了,老百姓最朴實”。“看到一個漂亮的村庄,瞬間殘垣斷壁,每一個移民干部都會哭”。

  現任九重鎮黨委書記的徐虎,曾是香花鎮黨委書記。香花鎮佔這次淅川整體移民數量的六分之一。

  淅川縣香花鎮有全國最大的辣椒市場,鎮裡三分之一的人做辣椒的購銷,2007年經商務部命名為“雙百市場工程”大型農產品批發市場之一。徐虎說,這個鎮的辣椒市場具有定價權,香花鎮打個噴嚏,能影響全國的辣椒價格。

  劉樓村是香花鎮最富的村,在這次拆遷中,村民需全體搬遷。徐虎介紹:“村民中20萬元以上的車有80余部,大小運輸車輛40余部,沒有一個人願意搬遷。”

  去年12月,上級任務下來后,鎮上開始動員劉樓村搬遷,時間在今年8月前。徐虎帶著村干部去看安置地,回來后,“村干部說,你把我撤了算了,不撤我,這個活我干不好”。

  安置地在鄧州市裴營鄉,地質差,20公分土層以下全是石頭,交通也不行。徐虎說,他也通過各種渠道向上匯報安置地不對等。今年初,相關領導讓徐虎死了這條心,“安置計劃由河南省委托長江水利委員會作出,2003年已作出,任何人不能改”。
【1】 【2】 

 



ceshi
(責任編輯: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