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思燕回應“微博罵戰”:生活中我也要演戲嗎?--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霍思燕回應“微博罵戰”:生活中我也要演戲嗎?

勾伊娜

2011年10月28日08:11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封面攝影:本報記者 趙亢


  霍思燕在微博上對黃奕公開宣戰,由此牽扯出幾段情事:某房地產公司執行董事楊溢曾與黃奕相戀五年﹔此后黃奕與富商姜凱認識41天后閃婚,隨即閃離﹔霍思燕的現任男友正是楊溢。四人之間的情感糾葛卻在網上演繹出另外一個版本,即霍思燕搶了黃奕的前夫姜凱。

  如今各段故事浮出水面,霍思燕也再次聲明:“我沒有破壞別人的婚姻,也沒有破壞別人的五年戀情!”霍思燕自己形容此戰為“光明一戰”,為自己,也為愛自己的人,“說了我該說也想說的話后,這段時間我過得好踏實好安穩。愛人和朋友的支持,讓我覺得自己是一個非常幸福的人。”

  處理好生活上的事是為了更好地工作

  新京報:最近一段的風波對你工作、生活影響大嗎?

  霍思燕:工作一直很流暢。工作和生活是分開的,工作沒必要因為私事受到任何影響。處理好生活上的事情也是為了更好地工作。

  新京報:你在微博中稱有水軍黑你是“小三”,並且時間長達一年多,能談談你的切身感受嗎?

  霍思燕:微博裡的話是我該說、也想說的。這麼長時間裡,時常聽到有人在我耳邊講這類事情,“破壞別人的婚姻”這類稿子在網上也存在一年多了,但那個人(指姜凱)我根本不認識。總背后說干嗎呀,咱們就擺到明面上來,晒晒陽光。我就是想讓她直視這件事。

  新京報:為什麼沒給對方打電話“私了”?

  霍思燕:首先我沒她電話,再次我覺得微博是個很私人的講話的地方。我不是沒有忍,但我不想一直這麼忍下去,我的生活確實因此受到了一些干擾和困擾,這屬於道德法庭的事情。我的道德沒有告訴我人被欺負了可以不反擊,我的道德告訴我人不能做違背良心的事,否則會受到譴責的。

  新京報:你發了那幾條微博后,身邊親友是什麼態度?

  霍思燕:他們都很支持我,因為他們都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我不會做出外界所傳的事情,包括先說我破壞別人的家庭,然后又說我破壞人家五年的戀情。我也有我的准則,堅決不會做第三者。給任何一個無論已婚還是未婚的女孩子扣上一頂“第三者”的帽子,都是一種傷害,可能是一生的傷害。

  我能坦然面對這件事,是因為我心裡足夠坦蕩:這不是事實。事情到這一步,我已經不太去計較了,因為我已表明自己的立場和態度。

  這不是團隊行為,是我一個人的決定

  新京報:你怎麼看待網友給你的留言?

  霍思燕:我現在真的可以心平氣和地去看待了,剛開始,一分鐘之內會有很多一模一樣的留言,我懷疑它不是每個人的聲音,這若是攻擊,我就不太能接受。現在有各式各樣的聲音,很多人都在支持我。當然也有扭曲和誤會的人,我也會尊重他們。這件事隻有當事人最清楚到底是什麼樣的事實。

  新京報:這次大家看到了你性格中不妥協的一面,這和公眾對你的銀幕印象反差還挺大的。

  霍思燕:我演了各式各樣的人物,大家對我也有既定的印象。但這不代表我就是那樣的人。在生活中,還要一直演戲下去嗎?

  新京報:你正好有電影要上映,也有人質疑這是一場炒作。

  霍思燕:我要對我的團隊說聲抱歉,因為這純粹是我個人的私事。在微博上說這些話,也是我一個人的決定。如果因此給公司帶來“炒作”的困擾,我很對不起他們,以后應該再考慮多一些。

  我發微博時並沒有告訴男朋友

  新京報:你這種敢說的性格是受成長環境影響嗎?

  霍思燕:從小我父母就教育我做人應該坦坦蕩蕩,不應該拐彎抹角,對人應該友善,人家對你好你要加倍地償還,這都是很通俗的道理,在我心裡根深蒂固。我們這一代人都是受這種很正統的教育出來的,如果一旦做出讓大家很意外的舉動,那必定有我的道理。

  新京報:這條微博也令你的戀情曝光,當初有沒有想到這樣的后果?

  霍思燕:作為一個公眾人物是沒有必要去躲閃的。我的戀情不需要隱瞞什麼,比如記者問到我跟誰談戀愛,有這個人就可以回答有這個人。只是剛好同一時間發生了這兩件事。

  新京報:作為當事人之一,你現任男友支持你這麼做嗎?

  霍思燕:我發微博時沒告訴他。因為他也是當事人,他當然不會當面說“我支持你這麼做”,但他看到我這麼長時間裡受到委屈和冤枉,很心疼我,這點我能感受到。

  新京報:據說他追求你也花了很長時間?你對男友的標准是什麼?

  霍思燕:首先要確定他是單身的,我也覺得不能破壞別人的感情和婚姻。兩個人在一起要有共同的愛好,比如對電影有共同的見解,而且要真的花時間去相互了解。做我男朋友其實很辛苦,我很忙。兩個人在一起走到今天,有個穩定的情感不容易,身邊朋友都為我們祝福,我們也希望能有個好的結果。

  ■ 有一說一

  關於“律師函”

  如果這件事真的擺在我面前(指黃奕工作室發出律師函一事),我也會非常正確和尊重地面對,尊重法律。但現在還沒有擺到我面前。

  關於“水軍”

  有些時候根本無從考証,但並不代表它不存在。很多電影人精心拍攝的電影卻遭到水軍的攻擊,這很令人心酸。正面宣傳,OK,但不要踩著別人。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