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城晚報:春晚窮得隻剩下錢了?--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羊城晚報:春晚窮得隻剩下錢了?

2011年10月31日12:39    來源:《羊城晚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春晚,這些年,窮得隻剩下錢了。2002年,央視春晚廣告收入為2億元,2006年接近4億元,2009年已接近5億元,2010年超過6.5億元,2011年做到了“無植入廣告”,但據了解也有7億元收入。除此之外,最喜愛的節目冠名和零點報時的報價在2010年曾經分別達到過11099萬和5201萬元的天價。可以看到,春晚已經不是當年的春晚了,春晚的節目質量是否下降可以先放在一邊,單單看這些數字就可以斷定春晚已經成了央視一年一度的“吸金王”。

  今年哈文的春晚,雖然現在還沒有具體運作的動靜。但單單憑“沒有一個廣告,所有的軟硬廣告都沒有,包括零點報時,廣告植入”的承諾,似乎值得一看。在這個廣告滿天飛的時代裡,看不到廣告早已成了一種奢望。對於2010和2011年兩年的春晚而言,廣大觀眾更是以“請不要在廣告期間插播春晚”來揶揄春晚廣告的泛濫。

  觀眾之所以希望春晚無廣告,原因至少有以下兩個:其一,春晚回歸公益是“年夜飯”的本質所在。而且,歷史上的春晚和春晚的歷史,也都証明了這一點。當年的春晚,目的很單純———娛樂大眾,所以,觀眾的喜歡也是發自肺腑的。其二,春晚不是商業演出,春晚幾乎不支付演員合理的報酬。春晚作為央視的最重要的大型文藝演出,在政策上多有扶持,這也保証了春晚起碼的資金來源。既享受國家扶持,又開門營業的春晚,很像故宮裡的私人會所———兩邊的錢都賺。

  春晚就像春運。不是說央視不應該賺錢,而是說,央視不能借一個已經形成的壟斷大舞台畫地圈錢。在過年的氛圍中,鐵道系統亦不能在春運期間漲價,作為國有經營單位,該發揮社會作用時一定要迎難而上,這是一種責任,也是一種擔當。(王傳濤)


ceshi
 
(責任編輯: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