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實地探訪卡扎菲最后藏身洞 或計劃扮女人出逃--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記者實地探訪卡扎菲最后藏身洞 或計劃扮女人出逃

李明波 毛玉西 賀涵甫

2011年11月04日08:38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本報記者進入卡扎菲最后藏身的水泥洞。


  記者身后左側的水泥洞即為卡扎菲最后藏身的地方。可以看出,水泥洞洞口和內壁上都寫滿了阿拉伯文標語,其中一條標語寫的是“卡扎菲被抓地”。
被炸成一堆廢鐵的卡扎菲車隊。
現場發現了咖啡壺等生活用品。
現場發現的鍋、罐頭和彈夾。
現場發現的捆扎現鈔的封條。
卡扎菲車隊被炸現場發現的綠色行李箱可能是卡扎菲的隨身物品。
現場發現的胃藥。
現場發現的香煙。
現場發現的未打開的罐頭。
卡扎菲被炸車隊內發現的武器彈藥。
被炸后的車輛有的可以辨識出汽車品牌。
現場發現的女士背包。
現場發現的女士衣物。
現場發現的狙擊步槍瞄准鏡殘骸。


  當地時間2日,記者再次從米蘇拉塔驅車近4個小時前往蘇爾特。在蘇爾特城郊的西南方向5公裡處,記者不僅找到了卡扎菲被抓捕時藏身的水泥洞,也找到了卡扎菲出逃時被北約炸毀的12輛車的殘骸。

  盡管現在距卡扎菲被打死已經過去近兩周,但記者還是在現場找到了大量的遺留物品,基本可以還原出卡扎菲的最后時刻。

  盡管從卡扎菲被俘身亡的10月20日到昨天已經過去了10多天,但記者在現場還是發現了大量的卡扎菲逃跑時遺留下來的各種物品,從內衣內褲,到各種外傷藥品,再到牙膏、面巾紙等生活用品。

  記者在卡扎菲逃亡車隊的殘骸附近找到一個18英寸的綠色行李箱,箱子的密碼鎖已經被破壞,蓋子呈完全打開狀,裡面空無一物。

  當地人告訴記者,綠色是卡扎菲最喜歡的顏色,據此推測這個行李箱很可能就是卡扎菲隨身的箱子。此外現場還散落了十多個塑料衣服架,但記者沒有找到如此多的衣服。

  在現場還有一包剛剛打開包裝的香煙,是國內比較少見的YES牌,據了解這種香煙每包售價5歐元左右,在當地屬於中等價錢。記者數了數,煙盒裡隻少了兩根煙,可能是10月20日那天早上剛剛打開的包裝。

  記者還在現場發現了大量的藥物,其中大部分是治療外傷的抗生素。卡扎菲可能是考慮到隨時有可能中槍受傷,必須用抗生素預防傷口感染。這些抗生素不僅有注射用的,也有外敷用的粉末。

  記者找到的這些抗生素,既有美國進口藥頭孢曲鬆鈉,也有一種名為Nebanol的粉末,可隨時涂抹,使用更方便。

  卡扎菲或患嚴重胃病

  現場還遺留了大量的一次性注射針頭,可能是為了注射這些抗生素用的。記者還在車輛殘骸中發現一支拐杖和大量的外科手術用的簡易縫合線,聯系到注射用的頭孢曲鬆鈉已經開封,記者據此推測當時車隊突圍前就可能有不少人已經受傷。

  記者在現場還找到了一種英國產的胃病藥物雷尼,據了解這是治療胃痛的著名藥物。

  一直跟隨在卡扎菲身邊的親信曼蘇爾·易卜拉欣被捕后曾透露,卡扎菲死前最后幾周多靠撿來的米飯和面條充飢,因此記者懷疑卡扎菲在戰亂期間患上了胃病。此外他的隨身藥物中,還有一種埃及產的治療牙痛的藥物。

  或准備逃進沙漠

  記者在現場找到了卡扎菲隨身帶了鍋碗瓢盆等大量生活物資,看得出來卡扎菲為了這次突圍確實做了大量的准備工作。

  記者發現,這些生活物資包括,罐頭裝的固體奶、利比亞當地特有的咖啡壺、煮飯的鍋、佳潔士牙膏、男士護膚霜、沐浴露、染發膏等。

  從找到的這些生活物資不難發現,卡扎菲確實為向南逃亡沙漠地帶做好了各種准備。

  發現女士手袋

  老卡化裝出逃?


  最令記者感到驚奇的是,現場還有一件女式外套、一個黑色真皮制的皮包和一個女性用的染發膏。

  當地人分析說,這些物品表明,要麼卡扎菲隨從人員中還有女性家眷或者女保鏢,要麼卡扎菲已准備好化裝成女人出逃。

  從此前媒體披露的情況看,卡扎菲的女性家眷早在9月份就已逃往阿爾及利亞等鄰國,車隊被炸后也沒傳出卡扎菲女保鏢被俘的消息。因此記者分析后一種可能性大一點。

  而自稱抓住卡扎菲的士兵烏雷比則描述說,自己發現卡扎菲時,卡扎菲化裝成女性混在一隊婦女和兒童中。從這個細節可以比較,卡扎菲當時可能真的准備好化裝成女人逃跑了。

  現場不見值錢物,隻剩銀行現金封條

  卡扎菲此次大舉出逃不可能隨身沒有攜帶大量的黃金和現鈔。但記者在現場仔細檢查了一個多小時,並沒有發現任何值錢的東西。只是在漫天黃沙中,記者發現了一個“利比亞中央銀行”專用的現金封條。當地人介紹說,每一百張現鈔都要用這種封條來捆綁。

  一輛還沒有被完全焚毀的大型豐田皮卡車,已經被人翻了過來。記者在車上發現了扳手和螺絲釘。向導說懷疑有人試圖偷走車上可用的零件。

  老卡帶傷爬進直徑不到一米的水泥洞

  卡扎菲在蘇爾特一處水泥洞口被抓住的畫面早已傳遍全世界,如今在蘇爾特城外找到這處水泥洞口並非難事。

  從蘇爾特市區出城其實隻有兩條路,一條是主路,一條是輔路,主路和輔路中間是一塊開闊的沙漠地帶。卡扎菲被抓的地點就位於輔路上的一個水泥洞。

  洞內空氣污濁不堪

  記者在現場看到,這個所謂的水泥洞其實是公路上的泄洪洞。它由兩排水泥管道組成,從公路路面下橫穿而過。每排管道約10米長,由多節水泥管連接而成。

  當地人告訴記者,利比亞地處地中海之濱,是典型的地中海氣候,每年11月至次年2月是當地的雨季,如果暴雨來襲,雨水漫上公路可能會破壞路面。這種泄洪洞在利比亞其實很常見,記者連日來在利比亞多個城市都看到過了類似的泄洪洞。只是誰也不會想到,一代梟雄卡扎菲生命中的最后時刻居然是藏身這裡。

  為了盡可能多地還原當時抓捕卡扎菲的細節,記者親身鑽入這個泄洪洞。由於每個水泥管道的直徑還不到1米,每次隻能容一個人通過,記者在洞內無法起身,隻能蹲在地上。考慮到卡扎菲鑽進這個洞之前已經在空襲中受傷,因此可以推測他應該是爬進這個洞的。由於此前利比亞一直是旱季,因此洞內干燥,有大量泥沙和灰塵,還堆放著許多磚塊和垃圾,空氣污濁不堪。

  洞內本不適合藏身

  管道壁上密密麻麻地用各種顏色的油漆寫滿了阿拉伯語標語,如“卡扎菲被抓地”等。管道外的地面上,散落著許多彈殼和尚未使用過的子彈。記者在現場發現,這些子彈多為7.62毫米口徑步槍子彈。聯系到自稱打死卡扎菲的士兵烏雷比的描述,這些子彈有可能就是當時射向卡扎菲的致命子彈。

  記者在現場還發現,這個洞口本身靠近馬路,附近又是一片開闊地,洞口周圍沒有任何遮擋物,並不適合藏身,受傷的卡扎菲被抓到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民眾拖家帶口來拍照

  盡管蘇爾特的戰事剛剛結束,市內幾乎沒有人煙,但依然有很多利比亞人來這個泄洪洞口拍照留念。我們的司機阿布在卡扎菲身亡第二天就自己開車近1000公裡從班加西趕到蘇爾特,專門來這個洞口拍照。

  記者在現場的半個多小時內,看到了四五批來自米蘇拉塔、班加西等地的利比亞人拖家帶口來這裡拍照。有消息說,利比亞政府還會在這裡建一個展覽館。

  隻能向南逃亡

  出城即被鎖定


  記者連續兩日冒險考察了蘇爾特的地形地貌。從軍事角度看,蘇爾特的地理位置並不適合防守。這是一座僅有10萬人口的小城,城市北面是浩瀚的地中海。沙漠中出生長大的卡扎菲不太可能選擇海路出逃,對他來說,蘇爾特一戰其實也是真正意義上的背水一戰。

  蘇爾特的西面是米蘇拉塔方向,東面是班加西方向,南面是賽卜哈等沙漠方向。有一條即將竣工的高速公路將班加西和米蘇拉塔連接起來,路況相當不錯,但由於班加西和米蘇拉塔早已失守,卡扎菲其實隻剩下向南突圍一條路。實際上對卡扎菲來說,如果能突破蘇爾特城南的這條公路,確實有可能進入沙漠地帶,進而潛入尼日爾、乍得等南部鄰國。

  10月20日上午8時30分左右,眼見自己的最后據點即將陷落,卡扎菲向蘇爾特郊外西南方向倉皇撤退。據英美多家媒體稱,卡扎菲是因為打破了無線電沉默才招來了北約導彈的定點清除,並聲稱卡扎菲撥通了自己的衛星電話,才暴露了自身的行跡。

  被炸地距市中心不到3分鐘車程

  但記者現場調查發現,真實情況可能不會有這麼復雜。因為卡扎菲隻有一條逃生路線,而且十多輛汽車在早上突圍根本無法躲過美國偵察衛星的眼睛。

  記者在現場目測,卡扎菲車隊被炸的地點距離蘇爾特市中心很近,不到3分鐘的車程。這一點也能說明,卡扎菲的車隊在剛剛試圖突圍時就已經被北約的導彈鎖定了。

  被炸

  車隊未及反抗

  就被導彈擊中


  在卡扎菲被抓捕的洞口向南再走500米,記者找到了卡扎菲逃跑時所搭乘車隊的殘骸。這處殘骸也在公路旁邊,靠近一個小型變電站的牆角。由於變電站的外牆基本完好無損,記者判斷這裡並非是車隊被炸地點。

  逃亡車隊總共12輛車

  隨后,當地人証實了這個判斷,他們稱車隊最初遇襲地點在北面1公裡遠,但來自米蘇拉塔的部隊將這些殘骸全部集中到此地。

  此前有英國《每日電訊報》披露,卡扎菲外逃時的車隊總共有40多輛,但記者對現場的車輛殘骸進行了仔細清點,總共有12輛汽車,其中11輛是皮卡汽車,還有1輛三廂的家用汽車,但是由於中彈后起火焚燒,車輛已經嚴重變形,記者根本無法分辨出汽車品牌。這11輛皮卡汽車中,能分辨出來的全部是豐田汽車。

  大部分車隻剩框架

  從現場看,這些已經燒成炭狀的汽車明顯是被北約導彈擊中的,因為利比亞執政當局的武裝火力配置還沒達到這個水平,現場的大部分車輛隻剩下框架結構。沙漠中的白天氣溫超過35攝氏度,車隊殘骸現場還能聞到一股股尸臭味。牆角處的一塊大毯子下,蓋著一些疑似燒焦的尸體殘骸。

  由於卡扎菲的車隊是在突圍途中遭遇北約的導彈襲擊,因此當時車隊中的大部分隨從還沒有來得及開槍反抗,就已經命喪黃泉。記者幾乎在每一輛車內都發現了大量的武器彈藥,每個駕駛室內都有很多壓滿子彈的彈夾,可惜在北約的轟炸中已經燒成炭,可以想象出當時慘烈的場面。記者在一輛皮卡車的車廂內,還發現了十多箱彈藥,依稀可以辨認出是一排排7.62毫米口徑的步槍實彈。

  卡扎菲在北約如此猛烈的導彈襲擊中沒有喪命,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跡。不過他隨后在幾個僥幸不死的隨從保護下步行轉移到水泥洞,最終還是被執政當局的武裝分子抓獲並打死。

  狙擊手貼身保護老卡

  記者在車輛殘骸現場周圍約0.5平方公裡的范圍內進行了1個多小時的仔細篩查。盡管當時這裡並沒有進行激烈的交火,但還是遺留了不少未爆炸的炮彈,如一枚120毫米口徑的迫擊炮彈和一枚火箭彈。

  記者還在遺物中發現了一個殘缺不全的狙擊步槍瞄准鏡。在一個多月的蘇爾特之戰中,卡扎菲手下的狙擊手發揮了重要作用,打死了很多攻城士兵。

  這支狙擊步槍瞄准鏡的出現表明,卡扎菲的狙擊手使用了專業的狙擊步槍,並且就在這個出逃的車隊中貼身保護卡扎菲。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