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柳斌杰:數字出版為什麼不會終結傳統出版?--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專訪柳斌杰:數字出版為什麼不會終結傳統出版?

李 苑

2011年11月14日08:58    來源:《光明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記者從剛剛召開的全國首次數字出版工作會議上獲悉,“十一五”時期,我國數字出版產業營銷收入從2006年的213億元,增長到2010年的1051億元,5年間平均增幅接近50%。其中手機出版、網絡游戲出版和互聯網廣告三項產值均超過300億元,佔數字出版總產值90%以上,成為數字出版產業營銷收入的重要支柱。2010年數字出版總產出佔新聞出版業總產出的比例已接近10%,成為新聞出版業重要的經濟增長點。

  會后,新聞出版總署署長柳斌杰對有關數字出版領域的一系列熱點問題接受了記者的採訪。

  記者:數字出版為什麼不會終結傳統產業?請您談一下原因。

  柳斌杰:和傳統出版相比較,數字出版對人民群眾增加信息量、快捷的享受文化成果、大范圍的傳播信息,都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應該大力支持。至於數字出版是不是會對傳統出版產業構成威脅?我認為不是,如果應對得當,二者會優勢互補,共同發展。

  首先,傳統出版業幾千年積累了深厚的文化底蘊,它記錄了中華民族的歷史,保留了中國人的永久記憶。傳統出版在內容方面的優勢在於其始終有很高的價值,文化精神的內涵很豐富。

  第二,就目前中國閱讀環境來說,我覺得絕大多數人還是崇尚傳統的閱讀方式,年輕人現在通過數字出版產品進行閱讀的比例,在整個國民閱讀方式中僅佔30%,從人數上看,傳統出版還有廣闊的市場。

  第三,從現在的信息保存技術上看,比較可靠還是傳統出版。目前,我們對數字儲存技術的可靠性、長期性還難以預測,而傳統出版行為經過幾千年驗証,被証明是可靠的,這增加了應用傳統出版方式的機率。

  第四,借助於數字出版新的傳播載體,傳統出版內容形式也在發生創新,它的影響力也在提升。現在來看,一些在傳統領域和數字領域同時做的企業,兩個方面發展得都很好,實踐也証明,二者並不是完全對立的。

  所以,傳統出版這種業態和數字出版這種新業態,應該優勢互補,共同發展,這將是長期存在的一種現象。傳統出版業不必要太悲觀,好像是自己走到了歷史的終點,從中國來說,在可見的時間內,傳統出版還是大發展的趨勢。

  記者:數字出版產業的繁榮離不開政策的推動和扶持,目前我國採取了哪些措施?

  柳斌杰:推進數字出版是國家的重要戰略,這幾年國家也連續出台了規劃政策,主要有這麼幾個方面:一是制定整個數字出版產業的發展規劃,將近期目標和長遠目標結合起來。目前要有步驟的實現出版業的歷史轉型﹔二是實施重大工程項目帶動。我國“十二五”期間一共有三十多個數字創意、數字平台建設和數字產品渠道、數字產品開發等保証數字出版發展規劃落實到具體的項目。三是建設國家數字出版基地﹔四是提供優惠政策。

  現在,無論是數字出版企業還是數字出版基地建設,國家都給了比高新技術更優惠的條件,包括土地稅收、進出口等方面,用來扶持數字出版企業做大。

  記者:當前數字出版領域有一種以大眾休閑娛樂為主的現象,今后在引導數字出版內容向更健康發展方面有哪些新舉措?

  柳斌杰:我們的目標是不斷地提升數字傳播領域的文化品位。出現這種現象,主要是因為在數字出版領域,大家追求快速閱讀、淺閱讀,文化快餐多了一些,影響了數字領域傳播內容的質量。

  今后的發展方向是引導新媒體不斷傳播民族優秀文化、社會主義先進文化和我們改革開放時代的創新精神、創新文化,不至於使數字出版走向低俗化。至於出現的一些傾向,通過政策的規范和引導,能夠不斷地改善互聯網數字出版的環境。

  這幾年我們先后開展過打擊數字出版領域淫穢色情和打擊數字領域的違法出版活動,通過這些活動提高了數字出版企業的自律意識,現在他們在選擇文化產品方面也在不斷提升社會引導能力,提升文化的品位。目前,數字傳播領域內容大有改善,特別是對青少年的傳播內容,還是積極健康的。

  記者:目前,我國數字出版的內容廠商和終端廠商很可能是各自為政的,在面對平板電腦這種顛覆性產品的挑戰時就顯得有些無能為力,今后如何促成他們的發展合作?

  柳斌杰:我們現在已經有幾個措施:一是推動內容創作者、技術支撐者和渠道經營者三方,通力合作來打造我國數字出版的平台和產品,從總體上實現三方戰略合作,各自發揮優勢。

  二是,推動資本的融合。這種融合不僅僅是停留在項目層次上的合作,而是在資本層次上利用幾方的優勢,共同投資、共同負責經營一些新型的數字出版企業。

  第三,制定政策調節各方利益關系。目前利益分配不合理,內容創造者利益沒有得到保障,往往是渠道主宰了技術,然后技術、渠道兩方一同邊緣化內容生產者。在國外,利益分配是內容方佔60%,渠道方和技術方佔40%的關系,內容方佔主導,但我們現在還沒有使內容方享受自己合理的利益。

  最后是加強版權保護的問題。利益分配關系必須有版權保護作為前提,沒有這個前提,侵權盜版的糾紛就會接連不斷,內容生產就無以為繼。未來,對著作人權利保護的力度將進一步加大,用法律武器來調節當事各方的利益,減少數字出版領域的矛盾和難題。

  記者:在數字出版領域引進數字出版從業人員資格制度,能否闡述一下具體的情況?

  柳斌杰:現在已經開始有一些這樣的措施在實施,主要包括三個層次:

  一個是城市互聯網企業的資質。申請互聯網出版的資質,包括實力、技術條件、人員構成。

  二是產品資質。我們對引進或者國內生產的網上使用的出版產品要實行資質審查。

  三是從業人員的資質問題。這主要針對兩個方面:一是互聯網的管理者。他們必須是熟悉國家的法律,懂得文化政策,會選擇什麼該傳播、什麼是法律禁止的﹔二是網絡編輯。網絡編輯是負責網上圖文處理的責任人,需要領取資格証。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