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資坎影視"小魚"很難越 獲銀行貸款公司屈指可數--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拍片兒的錢咋這麼難籌(上)

融資坎影視"小魚"很難越 獲銀行貸款公司屈指可數

顧春 陳小燕

2011年11月17日07:3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制圖:蔡華偉


  《夜宴》、《集結號》、《梅蘭芳》……似乎每一部大片的片尾滾動字幕中,都會出現一家銀行的名字。影視與金融的聯合,日益“甜蜜”。

  早在4年前,我國就出現了第一單版權質押融資的合同。此后,影視與金融之間的冰山被漸漸撬動,各地金融單位相繼推出各具特色的版權質押貸款模式。影視企業的春天似乎觸手可及。

  但是,這個春天,隻綠了大樹,卻來不及讓草地變綠——中小型影視企業難以受惠。是這些企業不夠規模而導致資質不足?是銀行“嫌貧愛富”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對於這些嗷嗷待哺的企業,政府是否應當幫一把?

  為此,本版推出“拍片兒的錢咋這麼難籌”系列報道,探察國內中小影視企業的融資困境,借鑒大洋彼岸的資本運作模式,拓寬影視業的融資渠道。

  ——編者

  “再買不起設備,到手的業務又要泡湯了!”浙江紅點影視制作公司的老總施雄廣無奈地說,前些時候,一部投資3億元的影片找上門來談合作,可公司現有設備的生產能力達不到制片方的要求,隻能作罷。

  施雄廣並不是一個個案,近兩年來,一些大型或品牌影視企業借助上市和新的文化企業融資產品,漸漸走出了融資乏力的低谷。但大量規模小、抗風險能力差、最需要資金支持的中小型影視企業融資依舊困難,成為文化產業發展壯大的“短腿”。

  企業難

  固定資產不足貸不到錢,隻能“小打小鬧”


  “去銀行貸款需要固定資產做抵押,而我們影視公司的導演、演員是臨時請的,場地、道具、戲服是租的,固定資產幾乎等於零,怎麼可能貸到錢?”劉金利,這位浙江東陽藝博影視傳媒有限公司的老總一語道出了影視文化企業融資難的症結。

  紅點公司的主營業務是影視劇的后期制作,由於沒有足夠的資金來給設備升級,今年以來,眼看著1500萬元左右的業務量白白丟失。

  在施雄廣眼裡,后期制作的風險小,市場前景大。隨著動作片、神話片的增多,影視劇的后期制作費用在成本中的所佔比例越來越高,最高可達70%。“現在橫店一年產出電視劇、電影佔全國的1/3,即使是十幾家制作公司也消化不了。可如果再等兩三年,市場就被搶佔了。”公司擴張升級的大好機會就在眼前,卻在資金上卡住了,施雄廣心情郁悶。然而,目前紅點的年產值隻有幾百萬元,要購買一套2000萬元的進口設備,顯然力不從心。

  為了籌錢,施雄廣幾乎跑遍了東陽的各家銀行,都因為沒有固定資產作為抵押而被拒之門外。他也嘗試過其他渠道,但是,“找朋友借,找文化基金,都是杯水車薪,解決不了根本問題”。

  從提出購買計劃到現在已經快10個月了,施雄廣急了。“隻要能買進新設備,哪種方案都可以。”最近一次和銀行的洽談中,他如此表態。

  紅點公司遭遇的融資困境並不是個別現象。據了解,紅點公司所在的浙江橫店影視產業實驗區,已有入園企業420多家,這些企業在發展過程中,都不同程度地感到了資金緊張的壓力。

  “對於中小型影視企業,如果沒有固定資產或者穩定的應收賬款做抵押,銀行很少會放貸。”浙江橫店影視產業實驗區招商部部長杜新民表示,目前園區內的大部分初創企業解決資金短缺的辦法是通過幾家公司共同投資、風險共擔的模式。

  然而,這種分散風險的投資模式隻能初步解決生存問題,企業發展停留在“小打小鬧”階段。如果企業想要大發展,顯然需要強大的資金流注入。

  銀行難

  中小企業財務不透明,缺乏信用擔保機制


  自2007年的影視版權質押第一單——交通銀行北京分行與電視劇《寶蓮燈前傳》簽訂以版權作為質押的貸款合同以來,中國銀行業也都在試圖“聯姻”文化。而在浙江,這個“聯姻”已初露雛形。

  劉金利就是中國銀行浙江省分行“影視通寶”項目的受益人,憑借三部電視劇的應收賬款合同和影視劇本版權,他成功地於今年4月從銀行獲得了2000萬元的貸款。

  但是,在很多影視企業眼裡,銀行的這些嘗試都只是杯水車薪。目前,浙江省內,包括“影視通寶”在內的各項金融創新產品還是偏向為數不多的大型企業。據了解,截至2011年8月底,橫店影視實驗區享受“影視通寶”授信待遇的不到10家,受益面不到2%。

  “‘影視通寶’以應收賬款質押為主,解決的是發展中企業的問題﹔但最需要資金支持的初創文化企業,由於沒有先期的銷售記錄、應收賬款,仍舊很難獲得貸款。”東陽市影視產業發展局局長、浙江橫店影視產業實驗區管委辦主任厲紅亮告訴記者。

  “銀行更喜歡大企業,看不上我們”成了許多影視從業人員最經常的抱怨。對此,銀行等金融機構也頗為無奈,因為給影視企業貸款並不容易。

  “不容易”的原因之一,就是中小型影視企業財務信息不透明。浙江省銀行業中第一支文化產業團隊的負責人趙嵐表示,近年來銀行一直努力開拓文化企業貸款業務,但是中小型影視企業大多存在財務信息不透明的問題,給銀行的信用調查和評價帶來較大困難。根據目前各銀行的信用評級標准,中小型影視企業的信用等級普遍較低,自然難以獲得銀行的信貸支持。

  “銀行發放貸款時,還要考慮風險容忍度。”建設銀行浙江省分行的一名業務經理認為,文化產業企業規模相對較小,產品的市場不確定性太大,投資方承擔了過高風險,“不到播出,誰也不知道這部電影會不會火”。

  據了解,在國外,通常會有保險公司介入文化產業信貸鏈條,這就降低了銀行對風險的擔憂。比如,以8500萬美元創下中國電影史上最高投資紀錄的《赤壁》,其美國投資方獅子山公司就給自己的所有投資上了保險,採用“銀行、保險聯動”來減輕投資風險。相較於國外文化產業的資本運作機制,國內缺乏完善的信用擔保模式。據了解,目前浙江省內的保險機構隻能提供演職人員的人身保險,並未介入文化產業的金融風險領域。銀行也還尚未和擔保公司、保險公司開展合作。

  此外,各大銀行紛紛表示,由於缺乏專業知識,很難對各類影視企業的版權等無形資產進行准確的價值評估,也制約著銀行開發無形資產作為質押品的產品嘗試。相關調查顯示,60%的金融機構認為建立專業的融資擔保機構,或建立政策性擔保機制,對於解決融資問題有所幫助。

  行業難、政府難

  版權價值難判定,部門各管一塊整合不足


  國內要探索一種新型的文化產業融資模式,業內人士認為,文化產業的價值評估體系、擔保體系亟待建立。

  “即使是行內的專家也很難對一個劇本的價值進行准確估測,隻能給出一個區間值,比如每集50萬—70萬元。”有多年從業經驗的長城影視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趙非凡說,影視作品在制作、發行、放映等環節都有一定風險,需要有一個經得起市場考驗的權威評估機構。

  “國內缺少一個平台,讓大家來了解文化創意產業。”施雄廣在找資金的過程中發現,除銀行等金融機構對文化產業不了解而不敢投資外,其他行業的投資人即使是有興趣有實力介入文化產業,但因為“隔行如隔山,不知道文化創意產業的水到底有多深,也不敢邁出第一步”。

  對此,厲紅亮提出,相關文化部門可建立專家庫,參與價值評估體系建設,為銀行等投資方提供咨詢服務﹔在政策制定上,充分考慮文化產業的高風險,專門成立授信風險補償基金,或者給予一定的貼息補助。

  文化藝術品交易所成了很多地區連接金融和影視的嘗試。今年8月成立的浙江文化藝術品交易所預計今年年底正式上市運行。“比如一家企業擁有一個優秀的作品版權,在浙江文交所的平台上,既可以合理評估,以一個公平的價格直接賣給其他企業,也可以吸引其他企業一起投資,實現融資目標……”說起文交所的作用,浙江省文化廳文化產業處副處長何蔚萍滿懷信心。

  但是,業內人士表示,文交所也並非看上去那樣美,之前關於天津文交所運行模式的種種質疑和非議、在藝術品証券化方面的監管空白,讓文交所的發展也是磕磕絆絆。

  對此,何蔚萍也坦承,目前文化體制上還存在瓶頸,文化產業的條塊分割明顯,文化部、國家廣電總局、新聞出版總署等各管一塊,相互之間的政策、信息、資金未能有效整合發揮出最大效用。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