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造字造詞到造“體” 網絡“文體”,風頭正勁--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從造字造詞到造“體” 網絡“文體”,風頭正勁

任姍姍

2011年11月17日09:1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曹一繪


  網絡文體,時下風頭正勁。從“咆哮體”到“藍精靈體”,從“TVB體”到“淘寶體”,再到“校長撐腰體”,這些幾十字甚至上百字的語段,扮作嬉笑怒罵各種神態,在互聯網內外方興未艾、遍地開花。或源自對童年的懷戀,或表達對生活的不滿,或呼喚社會良知的回歸,網絡文體以集體噴發的態勢,超越“雷”、“囧”、“給力”、“神馬”等風靡一時的字詞,成為網民疏解情緒、表達意見的新媒介,甚至躍升為網絡語文的強勢形態。

  網絡流行文體因何而生,為何如此受歡迎,未來又將走向何處?

  “全民造句”,此起彼伏

  “在那山的那邊海的那邊有一群藍精靈,他們活潑又聰明,他們調皮又靈敏,他們自由自在生活在那綠色的大森林……”前不久,電影《藍精靈》的上映不僅勾起“70后”、“80后”的懷舊情懷,而且激活了一種被網民稱為“藍精靈體”的網絡文體。在微博、博客和論壇上,網友樂於套用該電影主題曲的句式來調侃自己的職業與生活,由此誕生的行業版、地域版、校園版“藍精靈體”詼諧有趣,自嘲的苦澀中又不乏機敏。這邊“藍精靈”還未退燒,源自台灣娛樂節目演員台詞的“hold住體”和從香港TVB電視劇中經典台詞生發而出的“TVB體”又粉墨登場。日前,隨著佛山“小悅悅事件”引發全社會的道德反思,“你是某大(學)人,看到老人摔倒了你就去扶。他要是訛你,某大(學)法律系給你提供法律援助,要是敗訴了,某大(學)替你賠償”的“校長撐腰體”再次在微博的推波助瀾下,廣為流傳。

  “網絡文體前些年便已經出現,今年呈現集體噴發的狀態”。出版人黃集偉,近10年來著力搜集整理網絡語言。在他看來,網絡流行文體並非憑空出現,而是有著自己的生命脈絡,去年出現的“凡客體”、“羊羔體”、“QQ體”、“校內體”已然引起他的關注。“就像衣服的款式一樣”,前些年網民熱衷於造字、造詞,現在造句成為一種風尚。不管是造字造詞還是造句,“網絡語文,都離不開緊隨新聞熱點、社會事件,個性突出和富於創造性三個特征”。

  參與研究發布“年度中國媒體十大流行語”的國家語言資源監測與研究中心專家、中國傳媒大學教授侯敏認為“廣為傳播、流行一時”是流行語的屬性,網絡流行語亦然。網絡時代改變了傳統大眾傳播的模式,特別是網絡論壇—博客—微博依次出現,使人們走進一個不再設有嚴格意義“把關人”的自媒體時代。“這個時代的語言會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傳播擴散,把某些人群關注的東西無限放大,並由此造成流行語頻繁產生,你方唱罷我登場的熱鬧景象”。

  放大世情,寄托訴求

  如此看來,網絡語言自身發生裂變和轉型是其特性,但為何看似簡單、充滿戲謔調侃意味的網絡文體,能在當下贏得網民的好感呢?

  整體來看,“在改革開放30多年和勃興的新媒體影響之下,中國社會文化的生存土壤已經發生變化。”中國社會科學院新聞研究所副研究員劉瑞生告訴記者,這種文化土壤孕育出當前的兩種文化態度——一是開放與多元,隨著經濟基礎轉型和社會結構分化,大眾的文化需求和文化自覺性增強,文化的生長空間擴大,多樣文化共存互補﹔二是新穎和簡顯,網民使用新技術,記錄新生活、評價社會現象,通過“新”語言、“新”行為引發關注,“我新故我在”成為文化常態,而快速求新往往會導致簡單和淺顯。

  “今天的社會生活變化如此之快,幾乎每天都有令人抓狂或者雷人的事件發生,人們面對這些社會事件往往有著強烈的表達欲望。如何以最快的速度表達出來?不如採用現成的句式,來個舊瓶裝新酒”,黃集偉說,再加上微博、微信、手機、iPad等傳播平台與介質的“煽風點火”,讓網絡文體更加迅速地傳播開來。

  的確,若將這些令人眼花繚亂的網絡文體拆解來看,其各自又代表了不同群體及願望訴求。“藍精靈體”,指向伴隨動畫片《藍精靈》成長的一代人的懷舊情緒﹔“咆哮體”,指向在社會快速變化中被壓抑的情緒﹔而以“親”字打頭、充滿了甜膩示好味道的“淘寶體”,則反襯出商業社會之下,人們對與陌生人建立溫暖可信關系的渴望。

  “就像唐詩‘每逢佳節倍思親’能夠流傳千年一樣,不論什麼語言形式,隻要能夠表達人類的普遍情感,就會被廣為接受並傳播開來。”黃集偉說。

  戲謔之外,留下什麼

  細究這些網絡文體,你會發現除了發泄和表達不滿,其最終價值也許不過是博君一笑。“語言不僅僅是交際工具,承載文化的容器,同時具有審美和娛樂的潛能。當人類還在為生存掙扎時,語言或許主要是用來交際,一旦衣食無憂,需要更多精神層面追求的時候,語言的娛樂功能就會彰顯出來”,侯敏從語言學的角度給出解釋。

  若將網絡文體置於自身生長的土壤“網絡”之上,其美學特征和文化風格則會更加清晰。從去年開始,微博的引進無疑將國人的網絡世界推入新的紀元。微博的傳播方式、140個字的體例要求以及使用人群,一筆一筆勾勒出網絡文體的模樣——用惡搞、拼貼、挪用和戲仿的方式,消解原有的意義,重建新意義,或者干脆就無意義。

  也許,正是這種與生俱來的“血液”,讓網絡文體的應用更易惹來非議。當大學的錄取短信、政府機關的招聘廣告、公路安全的宣傳語,甚至是公安局的通緝令,紛紛套上了“淘寶體”時,有人認為此舉更加凸顯人性化,也有人認為這有損公務部門嚴肅的形象,更有人擔心這些網絡文體的“越界”使用會威脅到漢語系統的穩定。

  “流行語的本質是流行,因此在坐標上的流行曲線一定是峰型的,要有起有落,永遠在低谷的不可能是流行語,永遠在峰頂的也不是流行語。”侯敏說,這決定了包括網絡文體在內的網絡語言難逃速生速滅的命運,在使用時也要注意語言與語境的契合。

  “語言也有自身的規范性”,黃集偉認為,使用規范化語言應當成為公務部門的公文必須遵守的准則。

  詩人艾略特說“去年的話屬於去年的語言,明年的話等待另一種聲音”。網絡文體等網絡語言的出現,盡管豐富了語言的個性,拓展了網絡文化,但立足整個漢語系統的規范和健康來看,其使用的語境和范圍值得考量。盡管我們不必過於恐慌網絡文體的出現,但是嚴肅謹慎的語言態度,准確規范地使用語言,仍是維護漢語純潔健康的一道重要關卡。

  “淘寶體”錄取短信:

  親,祝賀你哦!你被我們學校錄取了哦!親,9月2號報到哦!錄取通知書明天“發貨”哦!親,全5分哦!給好評哦!

  “TVB體”編輯缺稿版:

  吶,做編輯呢,最要緊的就是開心。寫稿子的事呢,是不能強求的。吶,作者不給你寫,是他們不懂得珍惜。發生這種事呢,大家都不想的。吶,我發了圍脖,要不要來轉一下啊?

  “藍精靈體”女記者版:

  在事故這邊災難那邊總有群新聞女,她們採訪到深夜,她們寫稿到天明。她們灰頭土臉奔波在各種坑爹的事發地,她們沒有時間去相親!哦悲催的新聞女,噢悲催的新聞女,她們時而被打時而被抓時而被禁令,她們沒房沒車一身病痛漸漸老去。



ceshi


(責任編輯:燕帥)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