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走進打工子弟小學課堂:當了一次支教老師--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走基層·一線見聞

記者走進打工子弟小學課堂:當了一次支教老師

葉琦

2011年11月18日07:53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課堂上踴躍舉手發言的孩子們。本報記者 李仕權攝


  核心提示

  ■暖氣片還是有些冰涼

  ■沒有多媒體設備

  ■有些課由不同的志願者來上


  “上課!”“起立!”“同學們好!”“老師好!”伴隨著清澈洪亮的課前問好,記者走進位於北京市朝陽區金盞鄉皮村的打工子弟學校同心實驗學校的課堂。

  剛結束課間操的孩子們一擁沖進了教室,將支教老師圍了個水泄不通,“你是我們今天的作文老師嗎,我怎麼沒見過你啊。上次那個老師怎麼沒來呢?我還有很多話跟他說呢!……”一位機靈的小女孩拉著支教老師的手不停地問。

  上課鈴聲響起,在小操場上打鬧的幾個學生灰頭土臉地跑進教室。雖然學校已從15號開始供暖,但是好幾個教室裡的暖氣片還是有些冰涼,走進教室有寒意襲人之感。站在講台上,要不停地搓手和走動才能暖和起來。和北京市區的普通小學相比,這裡的教室在教學設備上要遜色很多。課桌是拿不同的桌子拼湊而成,一眼望去,參差不齊。講台上錯落地擺放著幾個裝滿“粉筆頭”的粉筆盒,沒有技術先進的多媒體設備。

  今天作文課要給孩子們講的題目是“《讀后感》和《觀后感》的寫作”,當問及同學們看過什麼樣的書和電視時,課堂便活躍開來。“老師,我看過《獅子王》這本書。書裡的故事告訴我們人不能太自私,有好東西要和大家一起分享。”“老師,我家沒有電視機。”“我家也沒有,老師!” “我喜歡看《喜羊羊與灰太狼》,老師!我喜歡小灰灰,它太可愛了!”班上頓時展開了熱烈討論。講台邊上一個個頭矮小、穿著舊夾克的小男孩站起來,瞪大小眼睛看著我,輕聲地說:“老師,我也看過《喜羊羊與灰太狼》。有一天我和媽媽一起上一個人家裡收廢品的時候看了一些。我喜歡喜羊羊,因為他很聰明,總是在危急時刻想出好辦法!”

  孩子們知道的很多,在他們的世界裡有很多奇妙和新鮮的東西,但是見過的和經歷過的遠遠不能和城市裡的孩子相比。來到四年(2)班時,語文老師剛結束第一節課的講授,看到前來支教的我,便上前表達了教學中的困難:四年級的語文課本中有《萬裡長城》、《秦始皇兵馬俑》、《頤和園》三篇課文。在學完這三篇課文后,課后“導游詞的寫作練習”讓這位老師犯了大難——學生們根本沒去過這些地方,怎麼寫出“導游詞”呢?課堂上,支教老師展開一次隨堂調查,整個班上去過這三個地方的僅有三四個同學。這幾個同學也只是去過其中的一個兩個而已,並且有些沒去過的同學就是淘氣地舉舉手,找找熱鬧罷了。一位經過精心梳妝打扮的女同學舉手站起身來沖著全班同學得意地說:“我在頤和園門口溜達過好大一圈,最后沒買票進去。那裡有好多人!”一位來自四川的小男孩不甘示弱:“老師,我去過杭州西湖。兩年前我跟爸爸媽媽從杭州來到北京。我要讓爸爸媽媽帶我去!”

  來這裡給孩子們上課的老師很多是志願者,有來自大學的學生,也有來自社會上各行各業的愛心人士。來到三年(2)班,問及班上班主任的情況時,底下頓時炸開了鍋,這班想象力豐富的孩子們七嘴八舌、交頭接耳地鬧成一片:有說坐火箭上天了的,有說去拯救世界的,有說被班上同學給氣跑的……最后女班長起身拿著一把已經破舊不堪的三角板使勁地敲著桌子:“你們別吵了,你們要把老師吵走了,看誰還來給你們講課。老師,我們的班主任老家有事,回家去了,我們現在沒有班主任。”學校全職的老師不多,主要擔任語數外的主課和學校的主體教學課。而一些音樂、體育、美術藝術類的課程則比較難找到專業的老師,多數由志願者擔任。一位老師告訴記者:“學校現在有25個老師,都是通過招聘和應征過來的。來上課的志願者很多,但他們上一段時間之后就走了,接著會來另一批人。”志願者的頻繁流動也給孩子們造成了一種不穩定性和不安全感。

  六年級的何燕來自河南,能寫出一手好字,也寫一手好文章,每次作文都能拿到90分以上:“兩年前我跟著爸爸媽媽來到這裡,插班進了四年級讀書。我最近在看《哈利波特與混血王子》,好希望能像哈利波特一樣擁有魔法。”淘氣是孩子們的天性,學生們臉上永遠挂著天真無邪的笑容。但是這群孩子們並不知道上課學知識對他們意味著什麼,並不完全了解為什麼要來這讀書,也就更難去談及“十年寒窗”的意義了。同是六年級的趙青青同學的一篇作文《寫給10年后的我》讀來別有深意,“10年后的趙青青,您今年應該二十二歲了吧!您實現了小時候的夢想了嗎?我希望您實現了。您考上清華了嗎?我希望您考上了……”

  放學的鈴聲響起,一天的課程結束。“下課!”“起立!”“同學們再見!”“老師再見!老師辛苦了!”同學們收拾起課本和文具快樂地跑向已是鏽跡斑斑的校門口……他們頭頂沒有回家路上那頂特有的安全小黃帽﹔背上的書包拉鏈有不少壞了,隨意地敞開著﹔門口沒有扎堆等待接孩子的家長,隻有一片沉沉的暮色……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