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長豐67位干部擔任新聞發言人 鄉鎮也有新聞官--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傾聽·行進中的基層回聲

安徽長豐67位干部擔任新聞發言人 鄉鎮也有新聞官

朱磊

2011年11月18日08:03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閱讀提示

  新聞發言人並不是新鮮事,但縣鄉政府設立新聞發言人,尚處於起步階段。與中央和省部級政府部門的新聞發言人相比,縣鄉新聞發言人缺乏與各類媒體打交道的經驗,但又站在事件處理的第一線。他們直面公眾的態度,與媒體溝通的能力,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輿論走向。這些縣鄉新聞發言人能否應付得了新挑戰?他們又如何快速成長?請看本報記者發自安徽長豐縣的報道。

  從“沒人講”到“我來講”

  “有了新聞發言人,第一時間便能找到政府信息源了”


  10月23日,安徽合肥市委宣傳部正式授予長豐縣“合肥市新聞發布工作示范點”。據悉,長豐縣還將在縣企業推廣新聞發言人制度。在合肥的區縣中,長豐縣有這樣的表現,源於今年年初該縣的“大動作”。當時,長豐縣委縣政府制定下發了《關於建立長豐縣新聞發言人制度的實施辦法》,並挑選67人組成首批新聞發言人隊伍。7月初,67位新聞發言人首次亮相,引來諸多關注。

  這些發言人上任沒多久,就經歷了一次挑戰:8月10日,合蚌高鐵橫跨雙墩鎮一新建小區樓頂的報道,使得雙墩鎮雙鳳裡小區成為媒體關注焦點。一時間,不少中央級媒體,甚至海外媒體紛紛派人趕來採訪。“第一次碰到這麼多記者,第一次接觸這麼多採訪。人民日報、新華社、中央電視台、日本朝日新聞,兩天就接待了20余家媒體。”雙墩鎮新聞發言人陶崗回憶。

  “新聞報道特別是監督類報道,過去往往是政府找不到能說話的人,有了新聞發言人,第一時間便能找到政府信息源了。”新華社安徽分社記者湯陽是當時採訪陶崗的記者之一,在10分鐘的採訪中,湯陽認為陶崗並沒有回避問題,基本上起到了答疑解惑的效果。

  長豐縣委、縣政府的首位新聞發言人、長豐縣委常委、宣傳部長徐生彬拿著一本制作好的新聞發言人通訊錄告訴記者,“不論是群眾還是記者,都可以找相應的發言人進行咨詢。”

  合肥市委宣傳部外宣辦主任魏玉萍認為,在如今這個自媒體時代,黨政干部尤其是基層黨政干部,必須要直面群眾、直面媒體。否則,面對突發事件時,一旦謠言滿天飛,不僅會影響工作,讓自己陷入困局,還會影響到一個地區的形象。

  記者了解到,合肥除了在全市黨委政府、市直部門建立了黨委政府新聞發言人制度外,還在縣(區)、鄉鎮普遍設立新聞發言人,這在全國也不多見。

  看到縣級如此大規模、成建制地設立新聞發言人,讓人眼前一亮。首先,以制度的形式確立新聞發言人崗位,釋放的是一個信號,地方政府越來越重視與百姓溝通,並且要按照專業化的要求,遵從信息傳播規律,滿足公眾的知情權。

  ——北京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 程曼麗

  從“不會說”到“學著說”

  “每天讀一小時書、看半小時新聞、學習普通話”


  “我的枕頭邊擺著兩本必讀書,一本是《提升同媒體打交道的能力》,一本是《政府新聞發言人實用讀本》。”長豐縣杜集鄉宣傳委員朱迎春是67名新聞發言人之一。每天讀一小時書、看半小時新聞、堅持學習普通話……朱迎春坦言:“自從當了這個發言人后,工作任務更重了,壓力更大了。如果不提升自身能力,面對媒體採訪時,就會陷入尷尬。”

  8月24日,杜集鄉召開“重視教育、關注民生”新聞發布會,原本設定為40分鐘的發布會,因為媒體記者的輪番“轟炸”,被延長了近一個小時。一個多小時的“考試”,朱迎春下場后已是汗流浹背,“新聞發言人需要穩定的心理素質、較好的口頭表達能力、全面的知識結構,還要有應變的能力。”

  據介紹,為保証信息發布的權威性,67位新聞發言人原則上由縣委、縣政府分管領導擔任,各鄉鎮、開發區、縣直單位和有關部門則由本單位主要負責人或熟悉本單位全面工作的副職擔任。這些人平時雖然與媒體打交道較多,但真的走到媒體前,做一個面對面的“新聞官”,仍是業余水平。

  蚌埠高鐵事件現場採訪時,一些媒體特別是境外媒體採取了誘導式提問,看似不著邊際的問題,其實都“暗藏殺機”,陶崗對於這些提問頗感意外,“如果不是第一時間充分了解資料,很可能會答不上來或者亂答。”

  長期從事新聞發言人制度研究的北京大學新聞傳播學院教授程曼麗認為,縣鄉新聞發言人面臨的挑戰更為嚴峻,他們與基層民眾接觸更為直接,往往站在危機事件處理的第一線。他們是否具備與民眾溝通的意識、危機應對的能力,直接影響到輿情的走向。而與省部級新聞發言人相比,他們又缺乏直接面對國內外媒體的經驗。

  對於新聞發言人,我們總結了幾個第一:第一時間到場服務媒體,第一時間掌握准確情況,第一時間召開新聞發布會,第一時間上網看輿論走勢,第一時間發布權威信息引導輿論。

  ——合肥市委宣傳部外宣辦主任 魏玉萍

  從“應付媒體”到“面對媒體”

  “不僅避免了集體沉默,還打擊了假媒體與假記者”


  2008年,長豐縣某校兩名學生上課時間在課堂上打鬧,一人因為意外引發窒息死亡。媒體知悉信息后過來採訪,主管部門卻避而不見,直到上級開始調查,主管部門才出來說明情況,但是為時已晚。當時的陳燕,剛剛成為縣委宣傳部外宣辦主任,這件事給她印象極深。如今,陳燕也成為一名新聞發言人,她在努力避免那次事件的教訓。

  也有記者提出質疑:新聞發言人應該將自己擺在一個什麼樣的位置?如果是維護政府形象、保護政府利益的立場,那麼,他的公信力又從何而來?

  “這是可喜的一步。”安徽大學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芮必峰曾經參與對這批縣鄉新聞發言人的授課,“但是,新聞發言人不能簡單地理解為應對媒體的人,這樣不僅對新聞採訪不利,對於公開事實、促進問題解決同樣不利。”

  面對諸多挑戰和質疑,縣鄉新聞發言人如何盡快適應角色?程曼麗認為可以從如下幾方面做起:首先,做到熟悉政策、了解信息、及時發布、捕捉輿情。其次,盡快補充新聞傳播等學科知識,比如信息發布的黃金時間段、危機處理的幾大原則、如何對事故受害人群講話、如何對媒體講話等。最后,通過案例教學、模擬培訓等方式,盡快積累實踐經驗。

  設置新聞發言人至少有兩個好處。第一,避免了在新聞報道特別是輿論監督過程中多口發聲或者集體沉默。第二,一旦端正了對於媒體監督的態度,假媒體和假記者的糊弄招數就成了“紙老虎”。

  ——長豐縣縣委宣傳部新聞發言人之一 陳燕

  近年來設立縣鄉新聞發言人的地區

  2004年9月,陝西省寶雞市要求各區縣設立新聞發言人。

  2009年4月,四川省蒲江縣建立鄉鎮和縣級部門新聞發言人制度。

  2010年7月,黑龍江省海林市建立組織工作新聞發言人制度。

  2011年3月,湖南省沅陵縣成立縣鄉兩級新聞發言人隊伍。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