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對話方宏進及妻女:是什麼割斷了父女親情--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獨家對話方宏進及妻女:是什麼割斷了父女親情

2011年12月08日08:23    來源:《法制晚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萌殺之”網上質問父親討要生活費父女矛盾被曝光

  本報獨家對話方宏進及妻女 是什麼割斷了方宏進父女親情

  近日,化名“萌殺之”的發帖人自稱是前央視主持人方宏進女兒方貞,在微博上對父親進行控訴。為了証明身份,方貞上傳了學生証和自己同方宏進的合影。方貞說,自己發微博是因為找不到爸爸,並討要撫養費。

  對此方宏進回應稱,“她是未成年人,不需要對言行負責。”在方宏進看來,女兒是受他人唆使。這似乎是近年來公眾人物中,女兒和老爸公開矛盾的第一例。

  12月1日,方宏進與妻子於紅偉離婚案在海澱法院再度開庭,爭執的焦點便是方宏進對女兒方貞的撫養費。

  那麼,究竟是方宏進包養“小三”拋棄了母女,還是女兒受母親唆使說了謊話?本報記者昨天分別採訪了微博主人方貞和其父方宏進,就網上傳言進行核實,並傾聽了父女背對背講述的故事。

  對話方貞

  他和我拍照是為了當証據

  FW:你在上海上的是貴族學校嗎?

  方貞:我沒有上海居住証,所以讀完初中沒法中考,我們班隻有我沒去中考。我現在上的是普通高中的國際班,隻有這個班不要上海居住証。

  FW:爸爸走這些年回來看過你幾次?

  方貞:就來看過我一次。當時我還沒上高中,他突然來學校帶我去肯德基吃了一頓飯,時間很短,然后就拿手機莫明其妙地找我拍照片,我就和他拍了一張合照,后來他就再也沒來過。我現在明白了,因為我們一直說他這些年沒有來看過我,

  他就拿這張照片作証。

  方宏進接受記者採訪時談及女兒,情緒顯得很激動

  對話方宏進

  我離家出走時是淨身出戶

  FW:四年前你究竟為什麼要離家出走?

  方:2006年時,我和於紅偉曾在北京注冊了一家公司,她佔60%的股份,是法定代表人,我佔40%的股份,因為我當時在電視台,所以不能出來做法定代表人。

  我找人經營,她管錢。到銀行提款和簽名的都是她,公司有錢時她就把錢提出來變成家庭財產,沒錢了就不管了。

  2006年、2007年間一些債務就陸續形成了。於紅偉的意思是公司欠債了就倒了得了,可我覺得這傳出去名聲不好,因為以后還要做事情!我后來到上海東方衛視后每個月能掙十幾萬,可最后窮得連房租都交不了了。

  我跟她在很多事情上觀點不同。

  FW:導致你們感情破裂的直接原因是什麼?

  方:直接的導火索是我父母去世后,在天津留下一套很舊的要拆遷的房子,我哥嫂住。她讓我到法院起訴我哥,要求法院拍賣房子,平分房款。這就意味著把我哥一家人趕到大街上,這是觸犯我的道德底線了。我不可能再和她繼續生活下去了。

  FW:你離開家這些年回去看過女兒嗎?

  方:我是2007年11月底從家走的,沒多久就回去看了女兒。2008年和2009年我都去看過她,每次都給她帶去一些小禮物。

  這孩子在我心中很重很重,每次她發給我的郵件我都留著。

  FW:2009年你因經濟糾紛曾被拘留,你女兒怎樣看這事?

  方:我出事后就再沒回去看過她,因為學校裡都知道她是誰的孩子,她一定受到很大的壓力。我不知道該怎麼對她解釋。后來檢察院的不起訴決定我第一時間就給她發了短信。

  FW:你妻子說你4年沒給過女兒學費和撫養費,是這樣嗎?

  方:2010年9月,我女兒進了學校的國際班,每學期學費約5萬元,我就給她匯了2.5萬元,另2.5萬元我認為應由於紅偉出。后來女兒在郵件中說:"爸爸,收到你的2.5萬元學費了"。

  生活費我確實沒給,我2007年是淨身出來的。2008年5月我回去時,是陌生人開的門,於紅偉把房子租出去了,我的幾千本書和收藏的珍貴藝術品,都不知被弄到哪裡去了!

  我拍下的李苦禪、啟功的字畫現在至少要值四五百萬了,我也不知道她把東西弄到哪裡去了。

  這些年我確實沒付過生活費,因為我沒有。於紅偉手裡至少有五六百萬元的現金,再加上北京和上海各有一套房子,值800萬元。

  最不能容忍她拿女兒當“炮灰”

  FW:你為什麼要起訴離婚?

  方:分居四年,夫妻沒感情了。我想要女兒的撫養權,於紅偉承擔她該承擔的撫養費。但於紅偉不同意離婚,並要孩子,讓我負擔高額的撫養費,財產都歸她。這相差太遠,沒法調解。

  法院其實之前做過調解,核心就是現在有200萬元的債務壓在北京的房子上,我和於紅偉一人拿一半現金,把房子換成方貞的名字,但被於紅偉推翻了。

  FW:女兒可能會起訴你嗎?

  方:有可能,方貞那麼小!但這會害了孩子,女兒和我對簿公堂,最后証明她是說謊的一方,對孩子的傷害會很大。母親一個人帶孩子確實不容易,但不能因此把謊言種在孩子心裡,不能把孩子當人質、武器和炮灰,毀了女兒一輩子。

  FW:傳聞你有一個私生子?

  方:12月1日開庭時,於紅偉突然拿出來一張照片復印件,說查到那是我兒子。我也很想看,我都不知道我兒子長什麼樣!我建議找這個私生子,隻有讓方貞知道沒有這個事,她才能理性地聽我說的話。一個十幾歲的孩子,如果連續三年聽她媽媽講這個故事,她會相信這是真的,對我恨之入骨。

  看守所裡看《焦點訪談》恍如隔世

  FW:這些年你曾經感受到很大的心理落差嗎?

  方:當然有。記憶最深的是我被關在深圳看守所裡,當晚組織看《焦點訪談》,看到敬一丹在主持節目,感覺恍如隔世!我那次是去香港簽一個幾億的投資合同,突然被扣下,事也全部都黃掉了。

  FW:這些年你在做什麼?

  方:過去做記者時有很多想法,實際上知道的越多,思想越淺。現在能靜下心來看很多資料和書。可能是年齡的原因,我現在早上起得很早,平時很少進城,出門就坐公交和地鐵,自己做飯,生活很規律。

  離開央視后大起大落五味雜陳

  FW:2003年離開央視是因為欠了債嗎?

  方:根本不欠債。離開央視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我覺得我做《焦點訪談》不可能再提高了,再有一個原因是,2003年3月我就開始幫上海組建東方衛視,9月節目要開播,我就留了下來。

  FW:后來為什麼又離開東方衛視了?

  方:一是和於紅偉的感情急劇破裂,我沒辦法在上海繼續待下去﹔二是當時有另外一個媒體想讓我去當一把手,但后來沒成。

  FW:經濟糾紛現在解決了嗎?

  方:我是2008年6月11日被網上通緝的。6月15日,隆堯公安局的人給我公司的副總打電話,讓他過去一下,這位副總一到那兒就被帶走了。我們趕緊去救人,對方說是因為我們欠今麥郎100萬元,20萬元是一年的利息。

  我隻能讓律師把錢打給他們,1個多月后他們就把錢轉給了今麥郎。他們轉錢的單子我也有,是隆堯縣檢察院卷宗裡的。

  我們交完錢,公安的人說沒事了。可2009年10月我在深圳出境時卻被扣住了。因為當時都在放假,我就在深圳待了一周,后來隆堯公安局來人把我接走,第二天朋友就幫我辦了取保候審。

  9月13日,隆堯縣檢察院對我下達了“不起訴決定書”。可我們交的那120萬元到現在也沒有拿回來。

  開微博是因為找不到爸爸

  FW:你和爸爸的關系好嗎?

  方貞:以前還蠻好的,他離家出走前那段時間就不怎麼跟我講話了,對我也特別凶。

  他離家出走后我一直聯系不上他,最近好不容易換了個新號碼聯系上他了,他打電話威脅我:“你敢承認網上的微博是你發的嗎?你要敢承認我就不認你!”他以前從來都不這樣的,可現在就像個痞子一樣,開口閉口爆粗口。

  FW:你為什麼要開微博說那些話?

  方貞:我初中時候開微博,是因為聯系不上他,發郵件他不回,打電話他不接。最近看到他因為一個案子的事開了微博,我就注冊了微博賬號,給他留言,發私信給他,他都不回我。

  FW:你爸爸知道那是你發的嗎?

  方貞:知道!前幾天我上微博,發現我加他的關注被刪了,留言和評論也都被刪了,我知道他肯定把我加進黑名單了!沒辦法我又開了“萌殺之”,又被他加入黑名單了。

  FW:你爸爸曾說過不希望把你推上前台,你怎麼看?

  方貞:他是四年前離家出走的,這四年我之所以沒有站出來講話,是我一直以為他會負起一個父親的責任。

  我們學校知道我事情的老師和同學看到他向媒體講的話,都覺得很荒誕。這些年我親眼看見我媽把飯菜熱好等他,我們這樣對他,他還把債務推到我們身上!

  FW:你爸爸離家出走是為了躲債嗎?

  方貞:他離家出走前沒人到家來討債,他走之后老有陌生人來敲門,我和我媽嚇得趕緊把電視關掉,透過貓眼看那人走后才敢出來。我等了他四年,可他卻對我說那些難聽的話,他的話把我的美夢都打碎了!再等下去肯定沒有結果!

  我同學和老師都知道,我每天上學要坐16站的地鐵,五點半就要起床,他卻說我上貴族學校。

  從他的話語和行為能看出他對我已經沒有感情了,那我還期待什麼?我現在隻想站出來為我能夠得到的權益聲討,讓他負起法律的責任!

  FW:如果爸爸想要你的撫養權,你會跟他嗎?

  方貞:就像他當年找我拍照一樣,我相信他一定也是有目的的!我一直很奇怪,他晚上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態睡覺的?要是我,做了這些事,晚上一定睡不著的!

  我在法庭外見到他那次,他問我:“你是方貞嗎?”我當時心裡特別難過,別人的父親都對女兒嬌生慣養,可我爸爸居然問我是不是方貞!

  對話於紅偉

  在央視他每月交家1500元

  FW:在央視時方宏進的工資交給家裡嗎?

  於:方宏進在央視時每月才給家裡1500元,還跟我說錢是借的節目經費。到了東方衛視后,他每月也就給家裡幾千元生活費。

  FW:聽說你有一輛凱迪拉克,還用這輛車接送女兒?

  於:他純屬胡說!2001年,我和方宏進確實花五六十萬元買了一輛凱迪拉克,后來把車開到上海。方宏進離家出走后,我養不起車,2009年就賣了,才賣了10萬元。

  我們在上海租房子,我北京和上海兩地跑。他一直想要個男孩兒,在離家前就把錢都轉出去了。

  FW:方宏進說跟你離婚是因為你爭他父母留下的房產?

  於:他說的不對。他父母親2001年去世,留下的是兩套房產。2006年,是他自己提出來想把房子和現金拿回來,后來又是他自己去拿的房產証。我覺得他是變相轉移資產,因為這套房現在應當值500萬了。

  FW:你一直顧慮很多,這次為什麼要出來說話?

  於:我也是被逼無奈,方宏進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大肆在媒體上渲染和污蔑我,我覺得我應該把真實的情況說出來。

  本版文/記者汪紅攝/記者付丁


ceshi
 
(責任編輯:趙光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