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目擊醉駕囚犯看守所生活 接受治療戒酒精依賴--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記者目擊醉駕囚犯看守所生活 接受治療戒酒精依賴

錢衛華

2011年12月19日08:24    來源:京華時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服刑人員進行模擬酒后反應速度的測試。本報記者蒲東峰攝


  截至12月6日,本市累計192人因醉駕在市第三看守所分所(以下簡稱三看分所)服刑。時至歲末,依然陸續不斷地有醉駕者被送往這裡。三看分所對醉駕獲罪者測試后發現,他們中至少佔兩成以上是酒精成癮者,“酒精依賴下的行為失控才是他們違法的根本原因”。為此,三看分所對酒精成癮者引入戒酒心理治療及戒酒互助會,通過戒酒12步驟使他們逐步遠離酒精。日前,記者走進三看分所,記錄下醉駕服刑人員洪少凱的一天。

  一名醉駕服刑人員的一天

  吃喝起居


  12月9日早上5點多,洪少凱被噩夢驚醒了。夢裡,他眼睜睜地看著車失控翻進了路邊溝,“完了!”他喊著,絕望地閉上了眼睛。

  睜開眼睛,他看著眼前這個30平方米的房間,5個上下鋪的床,中間有一個大書桌,很整潔。一個多月過去了,但翻車的噩夢一直糾纏他。8月24日晚上9點多,在與合作伙伴喝下一斤多白酒后,洪少凱覺得下著雨路上肯定沒有警察查,而且離家隻有7公裡,便冒險開車回家。

  不想他撞上一輛廣本車后,在逃逸時車子失控翻進溝裡。酒精檢測顯示,他體內每百毫升血液中酒精含量高達201毫克,是醉駕標准80毫克的2倍多。10月19日,洪少凱被送入三看分所服刑。

  早上6點起床時,他慢慢平靜下來。洗漱、整理內務、出早操。7點15分是每天的早餐時間,洪少凱就著一碟咸菜,喝了一碗玉米粥,吃了兩個饅頭和一個雞蛋。每個人的食量由自己定,吃飽為止。一天三頓的食譜,都由所裡具有營養師資格的民警搭配制定,菜品是經常變化的。

  課程矯治

  每天上午8點,開始教育矯治課程。按照每個人入所的時間和狀態,課程安排不一,課間有上衛生間的時間,如果有“臨時”要求,可以告知民警特批。當天上午,洪少凱在心理課程中度過。

  上午11點,距離午飯還有半小時,他回到宿舍,捧起一本建筑類書看了起來。在三看分所看書不許躺在床上看,每天允許躺下的時間是固定的。

  11點30分,服刑人員開始午餐。當天的菜是肉末炒雪裡蕻,洪少凱盛了碗米飯和湯,默默吃完。對於少量回民服刑人員,有單獨的操作間為他們做飯,餐具也是單獨存放。飯后回到宿舍,各自打掃衛生區及個人衛生,有人需飯后服藥,要在這個時間裡完成。12點開始午休時間,不一會兒洪少凱就睡著了。他說,剛入所時沒有午睡習慣的他翻來覆去睡不著,但調整一周后他適應了每天的節奏。

  下午1點45分,洪少凱開始上創業教育課。課堂上,已獲得授課資格的民警講的是市場分析、自身優劣勢評價等,洪少凱聽得津津有味,還提了個他最關心的建筑方面的問題。該課程是三看分所的特色課程之一,安排在醉司機服刑后期的時間裡,以便對他們獲釋后創業有所指導。

  認知教育、行為改變和心理修復是對服刑人員開設的三個矯治層面的課程,創業教育課、酒駕危害專題課屬於認知教育課程﹔隊列訓練、習藝性勞動等屬於行為改變課程﹔團體心理咨詢、“一對一”心理咨詢以及戒酒互助會等屬於心理修復課程。三看分所教育科科長韓江蘭告訴記者,這也是和其他犯罪人員相比,對醉駕服刑人員管理上最大的不同之處。

  每周5天的工作日裡,服刑人員的時間幾乎都是按照安排如此度過,周末兩天是服刑人員文體娛樂活動的時間。下棋、K歌、打乒乓球、寫字作畫……服刑人員可以根據自己的興趣愛好,安排娛樂項目。

  看守所劃分4類矯正治療

  三看分所副所長郭芳告訴記者,截至12月6日,三看分所累計收押了192人,已釋放115人,目前在冊的共77人。隨著全市打擊醉駕的力度不斷加大,送入所內的人員數量從8月份時的高峰明顯回落,但即使年關將至,還持續不斷地有醉駕者被送來服刑,其中尤以外地籍人員居多。根據半年多的分析三看分所發現,醉駕服刑人員和其他罪犯相比,存在文化程度較低、法律觀念淡薄、漠視他人生命財產、自控能力差及強烈僥幸心理等特點。

  但也有不同之處,他們幾乎都屬於還算遵紀守法的人,隻有極少人有“前科”,他們中的絕大部分人有正當職業。這些人有著非常明顯的心理優勢,“總認為自己和其他罪犯不同,無非就是喝酒開車出了事,或者連事都沒出”。因此,扭轉醉駕司機的心理,是三看分所矯治醉駕獲罪人員的重中之重。三看分所詳細分析后,將入所的醉駕司機分成4類,並分別採用不同的方法對他們展開矯治。

  一對一心理課

  閉目試想象為親人排“遇難”順序


  9日早上8點剛過,滿頭白發的洪少凱接受了民警劉金明的“一對一”心理咨詢,他是所裡有心理咨詢師資格的民警之一。40多歲的洪少凱本來隻有很少白頭發,事發后,他很快變成了滿頭白發。

  布置溫馨的心理室內,洪少凱和劉金明相對而坐。在《水晶琴》輕快的音樂聲中,劉金明讓洪少凱閉上眼睛,想象在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帶著最愛的4個家人開車出游。“把這4位家人的名字寫下來”,洪少凱寫好后,劉金明讓他閉上眼睛繼續想象,“游玩非常盡興,晚餐你喝了不少酒,但還是不顧家人勸說開車上路,走到一個路口,發生了慘烈的車禍”。此時,本來輕快的音樂瞬間轉變成了淒慘的撞車和慘叫聲。“事故發生后,你發現除了你自己受輕傷,其余人都受了重傷,你此時又發現車著火了,火越來越大。”“你隻來得及救出3個人,必須放棄一人,把他的名字你從名單上劃掉。”洪少凱皺著眉想了想,做出第一次選擇——放棄了妻子,此后逐一放棄了父親、孩子,最后他的紙片上留下了一個人——他的母親。

  “我誰都不願意放棄,不想這樣抉擇,可是迫不得已”,此時洪少凱臉色沉重,眼眶發紅。“這個測試讓你懂得珍惜生命裡最重要的人,同時讓你知道喝酒開車的可怕”。劉金明對洪少凱說。

  音樂變為《Kisstherain》,劉金明開始和洪少凱聊天,問題一個接著一個,“喝酒給你帶來過什麼好處?”“有沒有想過和合作伙伴使用其他的溝通方式?”洪少凱告訴劉金明,他其實想過這個問題,他有個合作伙伴就喜歡打球,並不太喜歡喝酒,所以他也想換個溝通方式,可是還沒來得及實施就服刑了。“其實我對酒一直特別小心,因為我在酒上栽過跟頭。”洪少凱說了很多自己的想法。

  團體心理課

  原地轉10圈端水模擬感受酒后


  9日上午9點50分,洪少凱和其他8名服刑人員一起圍成一個大圈,上了一堂“600秒體驗法”團體心理課。5米外的窗台上放著滿滿一杯水,地上鋪著兩排墊子充當路上的護欄,中間就是路了。

  “誰來試試,看端起水杯有沒有困難?”《光陰的故事》作為背景音樂,劉金明開始上課。服刑人員爭先恐后上前“試水”,紛紛表示沒有難度。劉金明轉身拿出一把新拖把,讓服刑人員將頭抵在拖把杆上,然后圍著它轉10圈,再去窗台端水。洪少凱第一個上陣,轉了10圈后,他的身體幾乎站不直了,搖搖晃晃地辨了一下窗台方向后,在“護欄”上撞來撞去地走到窗台前,哆哆嗦嗦地端起水杯。“感覺腳底打飄,我特別想控制住自己,但控制不住”。洪少凱說,這和醉酒的感覺很相似。其他人都和洪少凱一樣,狀態和“喝高了”相同,端起水杯后水洒了不少。

  這種測試每人需要600秒時間,因此被命名為“600秒體驗法”,主要是讓醉酒司機在清醒狀態下體驗喝醉酒是什麼感覺,了解酒后的自信心是盲目的、很可怕的,因為其控制力在大幅下降。

  因醉駕入獄司機超兩成酒精依賴

  該所對先期收押的159人進行的心理測試發現,8成以上呈現中度及以上程度的酒精依賴症狀。此后再進行的醫學標准檢測令人驚訝地顯示,他們中竟有兩成以上可以確定是酒精依賴(成癮)或物質濫用。

  一直以來大多數人乃至專家都認定,醉駕司機是僥幸心理作祟使其違法,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其中兩成司機的根本原因是酒精依賴下的行為失控。為此,三看分所對他們特別進行戒酒心理治療,而“戒酒互助會”就是借鑒國際上現有的運行模式設立的。

  所有接受戒酒的人員在被釋放前,都會再接受一次心理和醫學標准測試。民警黃亮是戒酒互助會的心理咨詢師,他告訴記者,通過戒酒互助會的治療,超過8成以上的服刑人員發誓獲釋后堅決戒酒,隻有不到兩成的人表示會逐漸減少飲酒量。他說,通過戒酒互助會的治療,成癮者喝酒的意願強度下降的比例高達8成多。

  “醉駕服刑人員的刑期並不長,有的人可能在所裡隻有一個月時間,因此到他們離開時,整個戒酒步驟可能還未全部完成,這多多少少也影響了戒酒的效果”。黃亮有些遺憾地說。不過讓他欣慰的是,他們建議成癮者回家后參加社會上醫院、公益組織的戒酒互助會和戒除酒癮治療小組,以消除心癮。目前,已有23名獲釋成癮者參加了戒酒小組。
(責任編輯:宋心蕊)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