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台主播不該惡搞李春姬 新聞娛樂化很惡俗--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梁文道:台主播不該惡搞李春姬 新聞娛樂化很惡俗

2011年12月22日08:25    來源:人民網-傳媒頻道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人民網北京12月22日電(記者 宋心蕊)朝鮮領導人金正日逝世消息傳出當天(12月19日),台灣華視主播梁芳瑜扮“梁春姬”模仿朝鮮主播李春姬,以朝鮮語、國語交雜播報新聞,還唱歌自嘲是“大腸頭”。播出后網絡一片罵聲,華視則在晚間新聞道歉,除了更換主播、制作人調職,該電視台新聞部經理也請辭。鳳凰衛視12月21日播出的《鏘鏘三人行》評點了該事件,以下為部分文字實錄:

  竇文濤:《鏘鏘三人行》,淑琬,今天你來的正好。

  陳淑琬:正好。

  竇文濤:在金正日的問題上,台灣同行犯了錯誤。

  梁文道:就是沒有注意咱們昨天,你講的那個紀律問題。

  竇文濤:沒錯,文道,這就可以見得出來,我多年在黨的培養教育下,這個政治水平,這個政治覺悟,我昨天講金正日我一開頭,我就說我公布幾條言論紀律,第一不能諷刺、挖苦、嘲笑﹔第二要尊重朝鮮人民的感情﹔第三不要懷疑別人政權的合法性﹔第四不要隨便聯系中國實際。

  梁文道:沒錯,太好了,他說的。

  竇文濤:就是當天,台灣的主播,這個姓梁的,她算主播,是嗎?

  陳淑琬:主播的定義,就是我們一般理解的那樣,但是它這個主播的定義,算是頭銜是這麼上,可是跟我們一般認知主播的定義是不一樣的。

  竇文濤:跟你關系,還挺好。

  陳淑琬:對,她算我半個前輩,在台灣長期跑,她這一次出事的風波,就是她把自己自封為梁春姬嘛。

  梁文道:改名了。

  陳淑琬:就是學著朝鮮第一女主播李春姬嘛,要以那個敵人肝膽劇烈的嗓音報新聞。

  但是她卻是在一個正規的播新聞的時段,他們的新聞主播還很嚴肅,在晚間時段,說好,至於大選的最新消息,我們立刻給我們的大選特派員某某某,你在此時都看不出有異,結果突然間,選到她那邊,怎麼一個人穿著韓服,就是李春姬播報類似那樣一個山寨的畫面出來,然后她用台灣國語腔,再加上一點點韓國的那種語氣。

  竇文濤:好,你不用學,我們有樣板,當反面教材,跟大陸的觀眾怎麼說呢?基本上就等於是在新聞聯播當中。

  梁文道:沒錯。

  竇文濤:說我們來看一下什麼新聞。

  梁文道:沒錯。

  竇文濤:就來了這麼一段,咱們可以看看台灣新聞的這個怪象。

  主播模仿李春姬電視台挨批

  梁春姬(主播):開火了哈密達,不是南韓跟北韓打起來了哈密達,而是馬蔡之間已經開火了哈密達,看到了對手馬英九自己來,這樣講話很累的達,春?退駕。嗚啦啦,嗚啦啦,我是大長今的妹妹大腸頭。

  竇文濤:這個老實講,我的這個道德觀,是寬到都沒邊了,她要是平常這麼弄一下,也就可以,我覺得台灣的這麼玩、鬧,但是呢,為什麼現在台灣人民都不干了,萬炮齊轟,這我估計主播,大概是要,反正要內部檢討,好像華視總經理要辭職,是吧?

  陳淑琬:已經辭了。

  梁文道:華視是什麼?華視是台灣的,以前國民黨人統治的年代,國民黨獨裁年代,它全國隻有三家電視台,華視就是其中一個,而且華視是有軍方背景,是一個比較保守的,專業的老台。

  我們台很多人,吳小莉、胡一虎都是那來的,它那是一個新聞界的軍校那個概念。然后這個台,你想看看,大家預期你會做最專業的事,相當於美國CBS這樣的一個台嘛,那沒想到你今天弄成這個樣子,你是道德上比較寬鬆,我也很寬鬆,但是我美學上把的比較緊,我覺得品味太低了,這品味爛到什麼,而且是新聞中做這種事。

  竇文濤:我覺得是娛樂節目,這麼搞一搞也有點不對,這個其實說明,這還是一個島民呢,你知道嘛,要叫我感覺不是說,對台灣人,我可能也有偏見,我老覺得地方有點小,地方有點小呢,它們平常,我就說過,我特別愛看台灣電視新聞,淑琬都說,這裡有受眾調查為証的,就是台灣人是看新聞,你剛才說的那個數據。

  陳淑琬:對,因為之前曾經有調查,台灣的觀眾看電視新聞的喜愛程度,高居整個東亞區域之冠,你知道因為台灣擁有電視機的人口當中,很多人你問他,大概八九成,他每一天他就會看一下新聞頻道,如果說常到台灣去玩兒的人都知道,你到任何的店家,特別是小吃店,那個電視都開著新聞頻道。

  竇文濤:因為它的新聞比娛樂節目還好看,我有時候在酒店晚上不睡覺,我就能一直看,你就覺得這幫人非常有意思,它這個從早到晚基本上全台灣島的交通事故,捋了個遍,哪兒跟哪兒碰了一下,貓丟了去找,反正呢,沒有國際新聞。

  梁文道:沒有。

  竇文濤:所以我為什麼說,我說它這個小島,它不太知道外面的事,你像咱們給訓練了這麼多年了,咱們大體上,其實這叫一種人情世故,人與人之間,私人之間有人情世故,其實就往往這個大的國際層面上,也有個人情世故,就是你得知道這是人家國家死人,而且是死一領袖,那麼你再這麼搞,會引起人們什麼反映?這過去咱們平常講的,什麼政治覺悟,跟這個有關系。

  梁文道:可是我覺得這個時代,還不只是倫理問題,就是你任何人拿別人的死亡來開玩笑,不管那是一個什麼樣的國家,你都會覺得品味很低。舉個例子像美國這幾天也有很多人幸災樂禍,對不對,因為美國那種共和黨保守鷹派,很恨金正日嘛,對不對,就說他下地獄了,怎麼樣,但是是政客,自己說這麼話,它那些保守的電視台,比如說我那天特別去看(英文),它也不會拿這種事開玩笑,它會找評論員出來,可能罵他一通,但是正了八經的報,絕對不會這麼惡搞。

  這個惡搞是很惡俗的,但是你剛剛說的這個地方小,我不太同意,香港地方不小嘛,我覺得反而從電視新聞,不講報紙,電視新聞角度來講,我覺得香港是個很小的地方。

  竇文濤:我覺得是這樣,香港是有章法,有專業,香港的這個新聞呢,是英國的影響,是英國那邊來的,所以你看台灣的新聞,我感覺是美國,它搞這種主播偶像化是美國那個體制,你看BBC這邊的體制,香港的新聞主播,不是當名人伺候的,甚至就是個普通記者,你看你什麼時候知道香港台有什麼著名的新聞主播。

  梁文道:也有了,后來也有一些美式影響,但是我覺得香港,我挺佩服我們香港這方面的同行,就是一直這種倫理底線守的很穩。

  竇文濤:因為基本上來說吧,我覺得香港的新聞部,還是較為獨立的,雖然這些年也未必,但是它基本上有這麼一個操守,而且我為什麼說香港分的明白,分的清楚,你看台灣人,包括我們大陸人,我們其實更像,有點這行跟那行分不太清楚,你比如說一新聞主播,它也好像可以是一個娛樂節目主持人,有時候,你看在香港,不是沒有這個惡俗的,什麼香港,但是它在娛樂版,狗仔隊什麼這些香港也瘋狂,但是香港的正經新聞節目,是很嚴肅的,它根本就不是一波兒人,根本不允許。

  梁文道:是分開的。

  竇文濤:對,你新聞部的你搞什麼這種綜藝、娛樂,搞這個穿上一身韓服,這是不可能的,但是你看台灣,好像可以這樣互相意淫,意淫是嗎?

  陳淑琬:對,但這次的這個事情,這個梁春姬事件,這個事件者梁媽,我們都叫她梁媽。

  竇文濤:她不叫梁春姬,是嗎?

  陳淑琬:對,她不叫梁春姬,她只是姓梁,她就借用了這麼樣的名字梁春姬,我自己實際,我們在台灣跑新聞的時候,我們的感覺是這樣子,什麼叫上梁不正下梁歪?很多時候我們都覺得在新聞戰場上,我絕對佩服,台灣的很多新聞同業,戰力非常夠,但是呢,我們都覺得戰場上很多時候不是,並沒有不會打仗的兵,而是有很多不會帶病打仗的將軍。

  其實台灣很多的媒體問題是在這邊,比如說台灣媒體的建成,它們的老板到底懂不懂叫什麼新聞?對不對。

  竇文濤:對,我也覺得挺奇怪,她穿成這樣上新聞聯播,她有監制,她有領導嘛,他就讓她這樣弄嘛。

  陳淑琬:對,剛才文道也講,這竟然是發生在華視,你像華視2000年之后,台灣的很多有線新聞台,起來了之后,有線新聞台在台灣,它們一天每一節整點都有播新聞的,跟鳳凰資訊台很像,老三台,我們早就傳說中,我們嘴巴裡面說的,就是台視、中視、華視,是我們觀念中的老三台,大家新聞是不會看這三台的,鎖定不會看這三台,現在台視、中視已經民營化了,那你為了要增加這個收視,用這樣子的一個借口,但是你拿的是官方的預算,在把關上,完全蕩然無存,這大家當然是很批判。

  但是現在,台灣的新聞圈同業,這幾天都在熱論這麼樣的一個話題,大家其實沒有落井下石的意思,是心痛,心裡非常的難過,覺得這可能對台灣來講是一個很好的契機,是不是在這個時候把多年來大家對於媒體不應該媚俗,跟低俗化的這種問題,還有政府長期以來不願意把心力花在政策整治媒體這一塊上頭呢,好好的來做一個盤算,來做一個點算。

  竇文濤:我覺得這個,這是沒辦法,就是說你要給台灣的這種老百姓,它們原來說過,我聽一虎就說過,你要都報鳳凰的這種新聞,給台灣的觀眾,那新聞節目可能就沒什麼收視率了。

  陳淑琬:我有一點點不同的想法,我覺得這樣很吊詭,就是很多時候,台灣的新聞那些主管們,說你一定要這樣子,才有人家看,所以搞的在正規新聞播報的時候,我們看到女主播,她肯定要穿的很低胸,甚至還戴一個閃來閃去的一個耳環,但是她嘴巴裡面卻報的是,我們今天看到國民黨主席馬英九,民進黨主席蔡英文,你就會覺得這兩個很奇怪,要麼你明白告訴大家我另辟一個比較輕鬆類型的新聞,而不是說那種正經八百的新聞,但是在做過市調的時候,又很吊詭的發覺,台灣的民意對於新聞媚俗化,已經感到厭煩,到底是誰在操縱收視率,台灣能夠參考收視率的就隻有一家,什麼蓋洛普,問題是它們的很多民調,大家也開始做一些質疑,所以我們在討論,當沒有了收視率,台灣的這些新聞頻道,它到底要怎麼去做節目跟做新聞,憑什麼我們覺得,因為觀眾愛看,這句話到底是從哪裡來,約定俗成,有沒有人去做一些堅持,去試試看,因為台灣的群眾口味既然那麼容易操縱,就可以去做一個領頭羊嘛。

  竇文濤:愛看的事有很多,(你讓馬英九脫光了看看),大家也都愛看,但是愛看,它不等於就得能看,《鏘鏘三人行》廣告之后見。
(責任編輯:宋心蕊)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