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暗訪杭州南站灰色產業鏈 黃牛斂錢火車站分成--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記者暗訪杭州南站灰色產業鏈 黃牛斂錢火車站分成

2012年01月16日07:51    來源:《北京晨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一位無票旅客向“吳大姐”交了300元。
帶人進站
“自己人”
順利過關


  今年春運中,鐵道部要求實行實名制購票,並規定“票、証、人”一致才能進站。但在杭州火車南站記者卻發現:隻要給一兩百元錢,無票也能進站上車。火車站“接送客”灰色產業鏈是怎樣形成的?車站工作人員如何參與和分成?實名制下的新“黃牛”為何沒人管?為揭開這背后的貓膩,記者展開追蹤調查。

  昨晚,上海鐵路局表示,對媒體報道中反映的問題立即進行徹底調查,一旦查實確有車站工作人員與“黃牛”勾結私帶無票人員進站上車的情況,將對責任人員進行嚴肅處理。

  記者體驗 無票特權上車

  近日記者接到舉報,稱在杭州火車南站有人在向買不到票的旅客招攬“生意”——隻要給100元錢,他們就能想辦法將其送進站並上車。

  為弄清真相,記者1月10日早上來到杭州火車南站,在售票廳門口,一位自稱“吳大姐”的婦女向記者走來,她熱情地詢問記者是否擔心買不到票。她湊近說,隻要交100元錢,就能幫忙進站上車。

  見記者半信半疑,“吳大姐”向記者打包票:“待會兒由火車站工作人員帶你進去,一定讓你坐上火車。”這時又走過來一中年男子,指著由一名鐵路工作人員領著進站的兩位乘客說,這是他剛剛送走的“客戶”,還悄悄給記者看了他剛賺的200元錢。

  記者提出乘坐中午從杭州南到南昌的K1185次列車。這時“吳大姐”走開打了一個電話,回來時表示已經聯系好站內接應的人,要記者在站外稍等。

  11時左右,第一候車廳進站口出來一個穿著鐵路制服、別著“客票檢查”紅袖標的青年男子招呼“吳大姐”。按照規定,春運期間乘客進站需要出示車票,然而在這名工作人員的帶領下,記者沒有被要求出示車票或其他証件就順利進入候車廳。令人驚訝的是,旁邊還站著五六個工作人員,但沒人過問。

  在候車廳等待半個多小時后,記者所要乘坐的列車開始檢票。然而這名“客票檢查”員並沒有帶記者走檢票口,而是徑直走進“母嬰、軍人候車室”,該候車室工作人員沒有詢問。隨后,他帶領記者打開通往站台的門,並提示若碰到列車員要查票,隻要說“上車補票”就沒問題。記者按照他所說的,果然順利上車。

  內幕曝光 車站參與分成

  在調查中,“吳大姐”表示,“收來的錢,我們和火車站三七分成,自己得三成。”在給火車站的錢中,負責帶領的工作人員、進站口查票的人等都有份。“火車站的領導知道這件事,但有沒有參與分成不清楚”。

  和“吳大姐”一起做“生意”的還有三人,來自江西等地,他們結成一個小型利益共同體。他們每個人在火車站都有兩三個聯系人幫忙接送客。“吳大姐”表示,整個“接送客”會持續半個多月,年前從臘月十五一直做到臘月二十八,春節回來接著做到初八,整個春運期間,每個人至少能做兩三百個“生意”。

  一些招攬“生意”的人告訴記者:“做了這麼多年,和車站的人都是老交情了。”那個帶記者進站的工作人員也稱,與“吳大姐”是朋友關系,已認識多年。

  與“吳大姐”一起的張姓男子表示,由於今年實行火車票實名制,周邊倒票的“黃牛”少了,但他們的生意更好做了。

  “我們還找關系幫忙訂民工團體票。”“吳大姐”說,在今年民工票這麼緊張的情況下,來求他們的企業更多。光她一個人今年就幫忙訂出去3000多張,一張票收50元錢的服務費,這筆錢也與火車站工作人員一起分。

  車站回應 站內有臨時工

  針對杭州火車南站的上述問題,記者向其上級單位杭州火車站反映。相關負責人表示“並不知情”,但按規定工作人員私自帶客進站絕不允許,春運前已要求每個職工簽訂廉潔承諾書。該負責人坦言,杭州火車南站職工結構比較復雜,有較多的臨時工和春運期間聘請的“助勤工”,管理有難度,“但我們將就此事進行調查,一旦發現問題會嚴肅處理”。

  針對記者反映的“杭州火車南站‘黃牛’沒人管”的問題,上海鐵路局高度重視,立即責成杭州火車南站的上級主管單位杭州直屬站進行調查處理。上海鐵路局表示,對媒體報道中反映的問題立即進行徹底調查,一旦查實確有車站工作人員與“黃牛”勾結私帶無票人員進站上車的情況,將對責任人員進行嚴肅處理。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