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暗訪京城"酒后代駕" 專家吁盡快出台行業標准--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記者暗訪京城"酒后代駕" 專家吁盡快出台行業標准

周暹

2012年02月13日08:09    來源:《北京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剛剛過去的農歷新年,親朋好友歡聚一堂,總要喝酒助興﹔大小酒會、聚餐不斷,自是把酒言歡,這節日的餐桌上少什麼也不能少了酒啊!然而,當您觥籌交錯、醉意朦朧之際,是否為找代駕犯過愁呢?代駕好找嗎?服務安全嗎?收費高不高?帶著這一連串的問題,記者追尋這群晝伏夜出的“酒后代駕人”的蹤影,暗訪了京城魚龍混雜的代駕市場。

  調查一

  尷尬的代駕“正規軍”

  ■地點:金錢豹國際美食百匯世貿天階店

  【暗訪】


  2011年的最后一天,晚上6點半,金錢豹國際美食百匯世貿天階店裡食客絡繹不絕。餐廳前台顯著位置擺放著一塊金色招牌,上面印有北京順停停車管理有限公司酒后代駕的服務電話。

  “這些天每晚都有十幾撥兒客人找代駕,過年了嘛,大伙兒高興就得喝點酒,代駕的生意可好了!”餐廳客服劉菲正同記者說著,客人聞女士走過來,說自己的老公喝高了,一會兒請劉菲幫忙找個代駕。

  “我把電話給您,您自個兒聯系吧!”劉菲邊說邊把聞女士領到代駕公司的招牌前。這家餐廳與一些代駕公司簽有協議,但隻負責介紹客人,至於收費標准、服務質量等則由代駕公司定,與餐廳無關。

  聞女士掏出手機,開始與代駕公司聯系。“喂,我在金錢豹世貿天階店,9點左右能來個人代駕嗎?”得到肯定答復后,聞女士又詳細詢問了等候時間、代駕費用等細節。她說,這是自己第一次找代駕,必須問細點兒,以防吃虧上當。

  8點45分,身著順停代駕字樣服裝的代駕司機蘇志偉來到餐廳前台。

  “我老公還得一會兒,等候時間從什麼時候算起啊?”聞女士問。

  “您預定的是9點就從9點算起,9點以后每超過20分鐘加收20元。”說著,蘇志偉拿出一張公司代駕服務單,上面清楚地寫著預約出發時間、等候時間、代駕服務類型、車輛保險是否全險、車輛有損傷聲明、結算方式、收費金額等項目。

  蘇志偉干代駕這行兒已經小兩年了。當問及代駕過程中出事誰負責時,小蘇說,如果不是車輛本身的原因,當然公司負,這在代駕服務協議上寫得很清楚。

  這份協議共有九項條款,對代駕類別、著裝、收費、義務、責任承擔都有明確的規定。其中責任承擔一項為黑體字,格外醒目:如遇意外交通事故發生,若屬於甲方代駕員駕車違法行為而應承擔的責任,甲方承擔保險公司不賠部分的車輛損失。當甲方所負責達50%以上時,甲方還負擔乙方車輛修理期間適當的交通補貼費用100—200元。

  看過協議,又查看了小蘇的駕照,聞女士才放心地在協議上簽了字。

  小蘇則前前后后將車仔細查看了一番,確認車身沒有碰撞剮蹭后,才拿著車鑰匙坐上駕駛位。

  9點18分,征得聞女士同意,記者隨聞女士兩口子一起上了車。

  小蘇的駕駛技術很嫻熟。他說,自己應聘時,公司錄用挺嚴格,不僅需要証照齊全,還要面試身體條件、筆試交通規則,最重要的是必須現場試車。而且公司明確規定:不足3年駕齡不能從事代駕。

  記者試探他:“下次再請代駕就直接找你吧。”

  一聽這話,小蘇直搖頭,“我可不敢私自拉活,公司管理得嚴,一旦被發現,罰款不說,搞不好還丟了飯碗!”

  代駕這個行當良莠不齊。小蘇說, 公司在工商部門注冊,是正規企業。雖然社會上“黑”代駕公司不少,收入可能還高,但出了事不承擔責任,風險太大。

  9點47分,車平穩地停在了聞女士所住的小區樓下,裡程表顯示12.7公裡。按照公司服務協議,目的地距離酒店10公裡以內,收費100元﹔10公裡以外,每公裡加收5元。另外,由於等候沒到20分鐘,不加收等候費。因此,此次代駕費為115元。

  這單活兒,小蘇能掙65元,其余50元是公司收取的信息費和管理費。由於公司規模較大,挂靠的飯店、餐廳多,活源不愁,每月就算拉不著活,像小蘇這樣的代駕司機也有千元左右的保底。

  聞女士也覺得收費比較合理,服務態度不錯,但她不知道,即使是這樣的公司開展代駕服務,收費也沒有可依循的行業標准。

  【分析】

  在京城,像“順停”這種開展代駕業務的“正規”公司有20家左右。說“正規”,是指經工商注冊,公司具備了合法資質。在代駕服務中,這些公司規章管理制度健全,服務流程相對規范,已經形成一定規模,擁有固定的市場份額。聘用的司機不僅駕齡要求嚴格,而且必須培訓上崗,還統一著裝。

  很多客戶之所以選擇這樣的公司,是因為它們能夠提供服務協議,明碼標價,收費相對合理,服務安全有保障,一旦發生事故能承擔一定的責任。但記者發現,盡管身份合法,從事代駕業務也很尷尬。一位公司負責人認為,籠統說“正規代駕公司”不准確,因為目前我國行業分類中根本沒有代駕這個門類,公司都是以汽車服務、汽車技術、停車管理等經營項目登記注冊的。只是代駕市場客觀存在,又不為法律明令禁止,無需特種行業審批,所以才涉足這個領域。他形容,這種狀況更像是打“擦邊球”。

  然而,那些“黑”代駕公司或者私人代駕不僅不具備合法資質,還缺乏嚴格管理,收費隨意,安全保障讓人難以把握。

  打著公司旗號的“雜牌軍”

  ■地點:官園橋東雅軒酒店

  【暗訪】


  1月18日晚,楊先生開車去官園橋東的雅軒酒店參加朋友聚會,當晚10點左右酒畢,他又要趕赴下一場生意應酬。此前,楊先生預約了代駕,下樓時,代駕司機李師傅已在酒店外等候。楊先生告訴記者,這裡的代駕都是酒店指定的,代駕費每次300元,顯然貴了點兒,但可以隨餐費一起結算報銷, 不用自己掏腰包。

  李師傅已經干了四年代駕,是北京人,熟悉路況,加上五十開外的年紀也穩重,所以活源不少,很多都是回頭客。“好些客戶有我的電話,要代駕就直接跟我聯系,根本不通過公司,這樣公司不扣除信息費、管理費,客戶省不少,我也能多賺個十塊、二十塊的。”說著,他把寫有自己手機號的小紙片遞給楊先生,“下次您就直接打這個電話找我,我給您優惠啊!”

  “私自攬活兒,您就不怕公司處罰嗎?”記者有疑問。

  “我們公司叫啥名兒到現在我都不太清楚,反正有活兒公司的人就打電話通知我,干完活直接從酒店拿錢走人,平時公司根本管不著我們!”李師傅說。

  “萬一路上出什麼事,誰負責啊?”

  “沒出過什麼大事,小事就自認倒霉唄!”李師傅調侃。

  楊先生把李師傅的電話存進了手機,他說,年底各種應酬每月都在20次以上,月月代駕費都得2000元左右。“與司機直接聯系,能便宜不少,一次能省個七八十元。”加上又是幾家酒店的VIP客戶,每次找代駕還能享受八五折優惠。

  “比較起來還是打的合算哪。”記者覺得。

  楊先生擺擺手說,打車赴宴,單程一般在30元左右,是不貴。但很多時候要自己到路邊招手攔車,如果手裡再拿著提包、物品什麼的,就更不方便了。何況快過年了,天氣又冷,出租車很難打到,有時等二十分鐘、半個小時都打不上一輛。

  【分析】

  通過暗訪,記者初步了解到“雜牌”公司的一些情況。據一些代駕司機說,目前在北京城區,這種“雜牌軍”式的代駕公司並不少,數量估計是注冊公司的十倍以上。與注冊公司不同的是,一些“雜牌軍”的辦公地點、代駕司機、收費標准等都不固定,甚至公司名稱也經常更換。由於管理鬆散,司機流動性大,服務質量沒有信譽保証,一旦出了事故,公司容易“人間蒸發”。

  李師傅所在的公司就是一支“雜牌軍”。他說,和那些明碼標價的公司比,像他們這種公司收費標准彈性大,每次80至300元不等,給客人留下了討價還價的空間,因此客戶挺多,不愁沒有市場。

  但無論“正規軍”還是“雜牌軍”,記者調查發現,對代駕這個“行業”來說,都沒有相應的部門來監管。一些客戶反映,那些“黑代駕”定價隨意,能宰就宰,想投訴都不知去哪兒投訴。

  調查三

  神出鬼沒的“游擊隊”

  ■地點:工體北門密克斯酒吧

  三裡屯16號俱樂部

  后海酒吧

  【暗訪】


  1月15日午夜,密克斯酒吧霓虹閃爍、音樂輕柔,時尚青年們或兩人對坐,細品慢咂﹔或三五成群,開懷暢飲。

  酒吧外,寒風刺骨,行人稀少。晚12點43分,白領李先生與朋友們暢飲數杯后走出酒吧。

  “要代駕嗎?”一位“黑衣人”迎過來。

  “多少錢啊?”李先生隨口問。

  “您看都這麼晚了,多給點兒辛苦錢,500吧!”

  “太貴了!最多給200,要不找別人了!”

  “退一步,300,馬上就走!”“黑衣人”還價后,交易達成。

  這位“黑衣人”就是一個私人代駕司機,也就是人們常說的代駕“游擊隊”。在這些人裡, “黑衣人”屬於自己出來“找食”的“散兵游勇”,更多的則是社會上一些挂靠在酒吧、KTV的“老關系戶”,甚或就是酒吧、KTV的保安和服務生。

  后海某酒吧一位保安毫不諱言地告訴記者,由酒吧保安或服務生當代駕的情況很普遍,他所在的酒吧就有4個。如果外面的代駕“個體戶”來拉活兒,每次得給保安或服務生15%左右的提成。

  “收費標准可比正規代駕公司高不少啊,能經常攬到活兒嗎?”

  “那您可就想錯啦, 開車來酒吧消費的有幾個沒錢的? 有的客人根本不把幾百塊錢當回事兒,碰上客人高興,沒准兒小費還能給個二三百呢!”

  據這位保安講,酒吧保安或服務生代駕的一般都是熟客,不簽協議,隻負責開車。

  與密克斯酒吧門外遇到的那位“黑衣人”一樣, 小軍也是一個經常在三裡屯16號俱樂部周邊蹲守趴活兒跑單幫的。他告訴記者,年前活兒多,要得上價兒,每晚至少能拉兩趟,賺五六百元不成問題。平時周末機會多一點兒,工作日就不好說了,有時一晚上都沒活兒。

  當問及這一帶像他這樣跑單幫的人有多少時, 小軍估摸怎麼也得有十幾個, 有時還多, 反正是有競爭的。

  【分析】

  在三裡屯16號俱樂部和夜色酒吧,記者隨機採訪了十幾位客人,多數表示雇過私人代駕,每次價格都在300元左右。他們反映,私人代駕收費更離譜兒,不僅要價高,服務上也是攬客時熱情,上車后就不是那麼回事兒了,有的還故意繞道多要錢。受訪者一般能夠接受的代駕費是每小時100元左右,但不論收費多少,他們認為都應由政府部門主導,不能讓“黑代駕”攪亂市場,任意侵害客戶利益。

  隨著北京市對司機酒駕處罰力度的加大,廣大開車族自覺意識在提高,但飲酒又是很多人的喜好,逢年過節聚會暢飲更是傳統。各方面因素疊加,催生了代駕這個新興行業。據一些公司人士介紹,代駕服務包括酒后代駕、商務代駕、旅行代駕和長途代駕等多種形式,每年北京代駕市場的流動資金量至少在5億元左右。這麼大的市場,20家正規公司平均每家一年營業收入按300萬元計算,總共也就6000多萬元,還有4億多元哪兒去了?他們認為是通過不同的渠道流走了。

  連日暗訪記者發現,代駕市場需求旺盛,利潤空間大,充滿商機,由於沒有准入標准,很多人都想涉足其間。以現有正規代駕公司司機保有量和所佔市場份額,有人推算,目前游走於灰色地帶的“黑公司”和“游擊隊”在2萬人以上。規范管理代駕行業已是時候。

  專家連線

  盡快出台代駕行業准入標准


  衛杰(民進北京市委經濟金融委員會委員):政府部門應及時制定出台代駕行業准入標准,就代駕公司資質、代駕人員資質、代駕價格、發生意外時賠償及責任劃分等逐一做出明確要求,由政府相關部門統一進行代駕公司資質認証。可建立類似112的一號通代駕服務平台,將全市依法登記注冊的代駕公司納入平台服務,統一由服務平台根據消費者及酒店提供的所在位置,就近指定代駕服務公司提供代駕服務,並做好相關信息記載,以便發生交通事故或侵害消費者合法權益時,相關部門能及時、准確介入。

  代駕發生交通事故誰負責

  張金澎(北京市律協交通管理與運輸法律專業委員會主任):代駕過程中發生交通事故,由哪一方承擔責任應依具體發生情形而定:1、如果是酒店吸引生意為顧客提供的免費或收費代駕服務,雙方形成消費服務法律關系,那麼,除保險公司應承擔責任外,酒店應承擔賠償責任。2、如果是車主自行找人代駕的,雙方形成雇佣法律關系,如發生交通事故,依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9條規定,車主應當承擔賠償責任﹔但如果交通事故是由代駕者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致人損害的,代駕者應當與車主承擔連帶賠償責任,車主承擔連帶賠償責任的,可以向代駕者追償。3、如果是朋友間免費為酒后車主代駕駛的,雙方形成無償幫工法律關系,依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13條規定,應由車主承擔賠償責任﹔但如果車主明確拒絕幫工的,車主不承擔賠償責任﹔另外,如果幫工的朋友在交通事故中存在故意或者重大過失的,車主應與幫工者承擔連帶賠償責任。4、如果是車主找代駕公司代駕的,雙方形成的是委托法律關系,依據合同法第406條的規定,應由代駕公司承擔賠償責任。

  小貼士

  1、代駕時間有“臨界點”:以正規代駕公司為例,一般以晚11時為界,之前不加收過夜費。預約正規代駕公司價格更合理、安全系數更高。

  2、代駕並非“一口價”:經常需要代駕的顧客,可以申請成為享受折扣價的VIP顧客,或是享受集團價、散客價,以及獲取可以積分優惠的“會員卡”。另外,建議掌握幾個熟悉的代駕司機的電話,有需要提前聯系,價格上一般也可商討。

  延伸閱讀

  酒后駕車、特別是醉酒駕車,已成為引發交通事故的一大殺手。酒后代駕服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減少酒后駕車引發交通事故的可能性,也在客觀上促進了國家道路交通安全法的實施,有利於社會公共安全秩序的進一步改善和人們家庭生活的幸福平安。

  2004年初,北京奔奧安達汽車駕駛服務有限公司成為北京市首家開展“酒后代駕”業務的公司。從2008年開始,京城代駕市場緩慢升溫。2010年,借助世界杯的聲勢和北京各大啤酒節的陸續召開,代駕行業進入黃金期。目前正規的代駕公司約20家左右。

  他山之石

  據中國酒店業協會有關專家介紹,在國內,酒后代駕是新生事物,但在國外已非常普遍。以韓國為例,盡管汽車業發達,很多人有喝酒的習慣,但酒后駕駛的行為卻很少,相當程度上得益於眾多“代駕業務”公司提供了便利的服務。代駕作為一種行業在韓國已有20多年的歷史,有專門的行業協會管理,每年要進行各種年檢和資質認証,“嚴格的管理、規范的運作”是韓國代駕市場紅火的主要原因之一。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