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女記者揭露假醫生行騙 花錢買文憑偽造學歷--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芬蘭女記者揭露假醫生行騙 花錢買文憑偽造學歷

趙廣俊

2012年02月13日08:20    來源:《光明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2011年11月8日,芬蘭《晚報》披露,在芬蘭行醫10年之久、現年49歲的艾沙·拉伊赫從來沒有在所謂的聖彼得堡帕夫洛夫醫科大學學過醫,是個地地道道的冒牌醫生。消息刊登的當天,芬蘭最高衛生監管部門——芬蘭醫藥醫療監管局隨即公布了這位假醫生的姓名並向警方報案。9日,赫爾辛基警方正式將拉伊赫拘捕。10日,芬蘭議會舉行質詢會,聽取負責國民基本服務事務的部長對假醫生事件的處理意見。12日,赫爾辛基地方法院以造假和欺詐的罪名對拉伊赫下達了逮捕令。

  一個偶然的機會,《晚報》女記者阿爾雅·巴納寧從一位朋友的談話中得知,拉伊赫醫生的履歷有疑點。拉伊赫逢人就講他曾在聖彼得堡帕夫洛夫醫科大學學習並獲得該校的畢業文憑,但他周圍的人絲毫不知道他還有在聖彼得堡學習的經歷。這位朋友的談話引起了阿爾雅濃厚的興趣。在芬蘭醫學界的圈子裡,誰在什麼學校念過書,大家幾乎都清楚。為了對患者和拉伊赫醫生負責,阿爾雅開始調查拉伊赫醫生的真實學歷。

  為了弄清楚拉伊赫是否曾在聖彼得堡帕夫洛夫醫科大學獲得畢業文憑,阿爾雅說服《晚報》總編,以其名義用俄語給該大學發了文傳,詢問拉伊赫醫生是否在該校讀過書並於1994年畢業。阿爾雅又向芬蘭醫藥醫療監管局索取拉伊赫的醫科畢業文憑復印件,但被拒絕。醫藥醫療監管局告知女記者,有關拉伊赫的文憑,他們與教育局討論過,沒有發現什麼問題。但阿爾雅仍然不放棄。幾經周折,監管局醫療參議才勉強同意此事需與其律師協商。幾天后,女記者阿爾雅如願得到拉伊赫的畢業文憑復印件。正好這時聖彼得堡帕夫洛夫醫科大學回電了,說拉伊赫從來就沒有在該校學習過,更沒有獲得該校的畢業文憑,所謂文憑是偽造的。帕夫洛夫醫科大學的回復讓女記者阿爾雅堅定了信心,要弄明白拉伊赫的真實身份。於是她和攝影記者貝倫克來到聖彼得堡帕夫洛夫醫科大學。

  在這所大學裡,他們每到一個地方都要受到保安人員的盤查。女記者雖然獲得了秘書小姐給開的路條,但由於缺少主管校領導的簽字,保安人員就是不讓接近檔案館。幾經輾轉,他們終於靠校領導的手諭才進入辦公區,接近該校的檔案。阿爾雅拿出芬蘭醫藥醫療監管局提供的拉伊赫文憑復印件,假文憑一下便現了原形:拉伊赫的文憑與該校文憑號碼根本對不上號,連上面的校長簽字也是偽造的。整個查証過程被攝影記者錄了像。

  不僅如此,阿爾雅還意外地從檔案中發現,對於被她調查的拉伊赫醫生的學歷,美國醫科研究生教育委員會(ECFMG)下屬的一個機構1998年就產生了懷疑,並與該校有過密切的信件交流。該校查詢過所有學生的資料后已告知美方,拉伊赫沒有在這裡讀過書。

  原來,拉伊赫也向美國人撒了同樣的謊。拉伊赫在上世紀90年代用同樣的方法謊稱擁有在俄羅斯聖彼得堡帕夫洛夫醫科大學畢業文憑,在美國行醫,但由於私開處方、騙取藥物補償款以及參與有組織的犯罪活動等罪名,曾被判刑3年,兩次入獄,服刑期滿前被驅逐出境。

  這樣一個江湖騙子,回到芬蘭又繼續靠假文憑行騙,並在醫療監管局的批准下成為個體醫生,行醫長達10年之久。作為聘用醫生,他曾在赫爾辛基、拉赫蒂、科伏拉和維赫迪等地醫院當過醫生,也在芬蘭老年病學中心為老年人服務,接觸過的老年患者不下4000人。據拉赫蒂市醫院稱,拉伊赫在市立醫院住院處工作期間,出診時主要是利用抄寫其他醫生醫囑的方式為患者開藥,因此沒有發現有明顯的用藥方面的錯誤。警方調查發現,因拉伊赫一直在醫院的住院處工作,即使有時會出現一些醫療和用藥上的錯誤,也立即被其同事糾正,所幸沒有發生重大醫療事故。

  經拉伊赫看過病的4000名患者中的700人接受了警方的詢問。有人說,拉伊赫為人很精明,能說會道,善於表演。如果他覺察到周圍的人開始懷疑他,就很快離開這個工作崗位,憑著一張嘴很快就會找到新的工作。

  由於芬蘭醫藥醫療監管局對拉伊赫的醫生資格認定並授予他在芬蘭行醫的權利,拉伊赫東窗事發后,監管局領導和有關工作人員如坐針氈,紛紛向警方說明情況,想從欺詐案中解脫出來。現警方初步調查結果認定,醫藥醫療監管局及其前身衛生保健權利保障中心負有領導責任,沒有履行這個機構監管的義務,現醫藥醫療監管局中的7名工作人員被認定在這起欺詐案中有瀆職行為。

  在《晚報》正式披露假醫生事件的前一天,女記者阿爾雅來到拉伊赫所在公司,試圖接觸拉伊赫。雙方通過門鏡聊了幾句,拉伊赫便以工作忙為借口中斷了談話。雙方在兩小時后又通了電話。在回答記者提出的有關假文憑的問題時,拉伊赫表示“沒有什麼值得羞愧的”,並一再強調讓記者找他的律師。在被警方拘捕前,拉伊赫一直稱自己是在聖彼得堡學醫並獲得文憑,始終否認報界的指控,並揚言要舉行記者招待會還他清白。

  當警方把拉伊赫抓起來之后,他的態度發生了180度大轉彎,全招了。他向警方承認他的確沒有在聖彼得堡學過醫,過去提供的文憑是假的,不過他於上個世紀90年代在美國羅斯大學醫學院學習了兩年醫學課程,然后通過中間人花1萬美元從俄羅斯買了一張醫科大學的畢業文憑。

  為什麼拉伊赫要編造假學歷和假文憑?警方得出的結論是,醫生是一個既掙錢又舒適的職業,拉伊赫的確在醫生位置上賺了不少錢。目前,警方已將其60萬歐元的財產封存,如罪名成立,將作沒收處理。

  幾個月來,假醫生事件已經轟動全芬蘭,芬蘭人對此事已家喻戶曉。由於經拉伊赫手“治療”的患者超過4000人,警方需要逐一詢問,了解在這些患者身上是否存在著用錯藥、延誤治療時機或致死的問題。目前,拉伊赫假醫生一案已經進入審訊程序,預計不久后法院即可對其作出判決。

  芬蘭許多網民在網上留言,對阿爾雅揭露假醫生一事表示支持,有的稱她的報道“寫得好”,有的說“芬蘭需要這樣的專業記者”。曾經同拉伊赫共過事的人看過報道后稱:“這個表面看來很謙恭的人太可怕了。”

  “拉伊赫醫生是個冒牌貨”的消息見諸報端后,芬蘭醫藥醫療監管局又接到一封匿名舉報信,稱某一位在職的醫生也沒有讀過俄羅斯的某家醫科大學,也是假醫生。至於該匿名信是否屬實,監管局正在調查中。芬蘭醫藥醫療監管局已決定,對最近20年以來向該局提供俄羅斯某醫科大學畢業文憑的醫務人員逐一進行復查。

  冒牌假醫生行醫10多年,對芬蘭醫學界的聲譽產生了惡劣影響。擁有2.4萬多名會員的芬蘭醫生聯合會認為,假醫生事件已明顯地威脅到人們對芬蘭醫藥醫療監管局的信任。芬蘭醫生聯合會的年輕醫生表示,90%的醫生認為假醫生事件已嚴重威脅到患者和醫生之間的相互信任。醫患關系中最重要的是相互信任。如果患者心裡一直嘀咕給自己看病的醫生是真還是假,不僅治不好病,還會增添“心病”。

  很多人都問,為什麼一個假醫生不僅能獲得行醫權,而且能在醫生的位置上工作長達10年之久?能有人直言不諱地批評醫藥醫療監管局沒有把好醫生資格認定這一關,應對假醫生案件負主要責任。等待假醫生拉伊赫的是鋃鐺入獄,監管局某些人也會以瀆職罪被起訴。痛定思痛,人們呼吁,負責資格審查的部門要把好人命關天的這一關,讓假醫生事件不再重演。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