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王府井趴活的哥漫天要價 遇投訴擺POSE任拍--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北京王府井趴活的哥漫天要價 遇投訴擺POSE任拍

2012年02月13日08:41    來源:《北京晨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王府井,京城著名的商業街,北京旅游的名片。然而,這裡近日卻出現了一條暗潮涌動、並不和諧的風景線,個別出租車瞄上王府井步行街“人多車少”的特點,打起外地和外籍游客的主意,漫天要價,嚴重影響了這一地區的乘車秩序和城市形象。連日來,本報記者通過市民熱線、記者暗訪、跟隨執法人員執法等方式,對王府井地區正規出租車拒載、議價的情況和原因進行了調查。

  市民投訴

  無良的哥竟打“勝利”手勢

  “我當時就是想嚇唬他一下,沒想到他態度這麼囂張。”前幾天,市民吳女士在王府井附近接連遭遇正規出租車不打表且漫天要價的事情,其中一名出租司機更是不懼吳女士的投訴威脅,在吳女士的手機鏡頭前擺出了“勝利”的手勢。

  頻遇司機不打表

  “這好歹還算是知名商業圈吧,居然會出這種事兒,我覺得他們的行為已經可以用‘猖狂’來形容了。”盡管事情已經過去了幾天,但吳女士說起自己那天晚上的打車經歷,仍然十分激動。2月1日晚上9點半左右,吳女士和朋友吃完飯,走出了王府井樂天銀泰商場。商場門前,停著幾輛正在趴活的出租車,吳女士隨便找了個司機問道:“雙井去嗎?”“去,70塊錢不打表。”聽到這個回答,吳女士當即提出了質疑,“晚上都不打表。”司機隻淡淡回了一句,然后就是一副愛搭不理的樣子。

  見此情況,吳女士賭氣一邊向前走一邊留意著街上的空車。不多時,一輛空車在吳女士身邊停了下來。“去雙井。”這次長了記性的吳女士坐進車后才對司機報出了目的地。“打不了表哦。”“為什麼?”“表壞了。”聽到這裡,吳女士干脆直接問司機“你直說要多少錢吧。”司機略一沉吟:“這大晚上的,又堵車,您就給80塊錢吧。”吳女士一聽這話就來了氣,“這路上哪堵車了,而且這麼短的路你要80,太黑了吧?”司機倒也不急不躁,“要不你坐別的車吧。”“你這是在拒載嗎?”吳女士一邊說著一邊拿出手機拍攝了副駕駛座位前的“服務監督卡”。見此情景,出租車司機不但沒有收斂反而笑著回答:“呵呵,你說是拒載就是吧。”

  司機反擺POSE任拍

  “最可笑的是,當他看我要拍照時,居然回過頭一邊笑著一邊對我擺出‘V’的勝利手勢,最后還問了我一句‘拍完了沒?’”沒見過這架勢的吳女士拍完照后無奈地開門下車,搭乘另一輛出租車離去。“這位師傅規規矩矩地打表,從王府井到雙井車費18元,算上燃油附加費也才20塊錢。”“我就是沒想到,那個司機不但不打表漫天要價,還擺出那麼一副坦坦蕩蕩的樣子。也太有恃無恐了吧?”吳女士苦笑著說。

  2月2日中午,吳女士把自己這段堪稱“傳奇”的打車經歷發布在了其個人微博上,瞬間在網友中引起了共鳴,半天的時間內,這條微博已被轉發了3000余次。網友們也紛紛在評論中傾訴自己被拒載、被漫天要價、被繞路的悲慘經歷。網友間甚至交流起各種同的哥周旋的經驗,與此同時,也有不少網友發出了“北京出租你怎麼了”的疑問。

  記者暗訪

  “王府井有幾個打表的?”

  2月3日,周五,晚上8點,樂天銀泰商場門前的王府井步行街北口,路口的幾個角落都有正在趴活的出租車。記者同樣以雙井為目的地,向趴活的的哥詢問了價格。

  記者享受“特殊待遇”

  “不打表你坐嗎?”商場門前,分屬兩個出租車公司的兩個的哥正湊在一起聊天。聽完記者的詢問,一位司機反問道。“70塊錢,說實話我真沒跟您多要,這要是老外,起步就得150。王府井都這價,你隨便找輛這兒趴著的車去問,肯定都這價兒。這邊人流量大,不好打。”正說著,又一輛出租車開過來停在了記者身邊,“她去雙井,你說多少錢?”記者面前的的哥扭頭問道。“150。”新來的司機一邊走出駕駛室,一邊爽快地回答。“你看,我沒跟你要價吧。”的哥回過頭來笑著說。

  “再給你便宜10塊錢,60你不走就算了。你放心,我們這是正規出租,都是說好多少就是多少,到那肯定不會找你多要錢。”經過記者一番堅持不懈的討價還價,最終商定,從王府井步行街北口至雙井橋西北角,車費60元。

  “坐車就像做買賣”

  上車之后,記者注意到,原本應該放在副駕駛座位前方的“服務監督卡”已被司機提前撤走,裡面空空如也。面對記者不停的“抱怨”,司機開始循循善誘地給記者“擺事實講道理”進行開導。“這還叫黑,我這對咱國民就夠優惠的了,不是跟你說了嗎,老外一律150。王府井這兒的所有車沒有打表的,不信你就自己挨個問去。”司機告訴記者,在王府井趴活的司機都是晚上才逐漸聚集起來的“白天大家都有活,就不來這兒了。”“大年三十那天你知道多少錢嗎?從王府井到北大,你說多少錢?”記者隨口回答“200?”“200?我收了他300塊錢,就這樣,那人下車時還一個勁兒謝謝我呢。那天你想打車根本沒有,我們都是100起步。”

  “咱現在就是做買賣,你覺得合適就坐,覺得不合適你就換。我也沒非求著你讓你上我這車是吧?”司機告訴記者,盡管車價貴,但一晚上也能拉上好幾趟,“剛有個從王府井到后海的,我找他要了50。”

  司機“分析”高價理由

  交談中,司機也向記者述說了自己之所以抬高價格的原因。首先是這一地區打車人多,出租車少。“王府井這地兒和別的地方不一樣,你根本打不著車。你要不坐我們這車,就踏實在路邊晃悠吧,也沒准有戲,能遇見個空車給你停,不過就看您運氣了。”

  其次是為降低成本。“要是頭五六年,那時候出租車少,所以路上的活兒也多。現在出租車多了,打車的人相對少了。五六年前汽油才三塊多,現在快八塊了,我要是還跟當時似的,開著車滿大街轉悠著找活,那成本可就高了去了。”

  第三是趴活成本高。“我們在這兒停一晚上也得交錢,要不人家商場裡的保安能讓你就這麼敞開了停在商場門口?你以為誰想停就停這兒呀?不交錢不讓停。一晚上也20塊錢呢。”

  “你說,我們也夠不容易的了吧?而且我也沒多掙你的,也就多收個10塊20塊的,不算多了。”陳述完畢,司機做著最后的總結陳詞。

  不多時,車子行駛至目的地。全程用了約15分鐘,一路上等了兩個紅燈,並未遭遇堵車。記者把60塊錢給司機后,找借口索要發票,司機從駕駛室車門的雜物箱裡拿出一沓整整齊齊的發票,找出三張,湊齊了60元的車費。“在王府井趴慣了的,沒法在這兒趴活。路過的空車太多,根本沒法要價。我還直接回王府井去。”記者下車后,司機師傅開著車駛入了北京的夜色。

  記者看到,這輛出租車的車牌號同記者手中的三張發票上信息一致。

【1】 【2】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