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版權糾紛緣何頻發?產業鏈環節尚處分割狀態--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數字版權糾紛緣何頻發?產業鏈環節尚處分割狀態

2012年02月15日07:53    來源:《瞭望新聞周刊》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數字版權糾紛緣何頻發

  數字出版的版權糾紛,幾乎在產業大發展的同時進入爆發狀態,這嚴重阻礙了數字出版產業進一步壯大

  “我不看紙質報刊卻熱衷於用手機瀏覽新聞,我不上圖書館但喜歡在網上看電子書,即使我出差也會把書刊讀物或影音文件放入iPad隨身攜帶”“小妖”是一名“80后”女白領,她這樣告訴《瞭望》新聞周刊記者。

  近年來,隨著信息技術和新媒體的發展,以產品形態和傳播渠道數字化、網絡化為特征的數字出版產業,正改變著很多人的生活習慣。

  但本刊記者調查發現,目前數字出版產業從立法環節到作者及出版商的數字傳播權,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無序現象,身處產業鏈各方的利益博弈更是令人眼花繚亂,數字版權保護現狀不容樂觀。

  由傳統出版模式向數字化模式轉型,已是中國出版業大勢所趨。那麼,在數字網絡環境下如何更有效地實施數字版權保護呢?

  數字出版沖擊傳統產業

  目前,以手機出版、電子書、數字圖書館、衛星傳輸以及其他多媒體業態為主的數字出版產業異軍突起,重寫著“出版”、“文化消費”等一批概念,而許多產業傳播流程也告別了傳統重新組合。

  與此同時,電子閱讀器、移動多媒體,iPad、漢王電紙書等新終端不斷出現,極大地豐富了人們的文化消費體驗。

  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發布的第八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顯示,2010年,在我國18至70周歲成年人中,數字閱讀人群達到2.525億,數字閱讀主體主要集中在40周歲以下青年人群體,18至29周歲則是數字閱讀的絕對主體。

  從本刊記者調查看,數字出版產業規模的快速壯大,使其在中國國民經濟發展和社會生活中的作用也日趨明顯。統計數據顯示,2006年以來,中國數字出版產業增速均超過50%,2010年產值突破千億元。

  大眾數字化內容消費興起的一個標志性事件,是美國書業巨頭亞馬遜2010年二季度的電子書銷量首次超過精裝紙質圖書。不久前,國內一批傳統書店倒閉,也被視為傳統出版業受到沖擊的一個信號。

  在不少傳統出版社、音像公司等傳統出版業被迫紛紛轉型的同時,以互聯網企業、運營商為代表的新興力量,卻憑借雄厚的資金、領先的技術和得天獨厚的傳播渠道佔盡先機。比如,搜索巨頭百度推出閱讀平台﹔國內電子商務公司當當網、京東網在2011年底相繼建立了電子書平台﹔三大電信運營商則搶奪手機閱讀市場

  “由於國內傳統出版業在技術和資金實力方面落后於技術商和運營商,以致平台運營商成為目前數字出版產業中獲益最多、活力最強的群體,而出版社和作者缺乏談判話語權和定價權,往往淪為任憑渠道和平台商宰割的對象,獲利甚微。”中國文字著作權協會總干事張洪波接受本刊記者採訪時認為。

  國家新聞出版總署副署長孫壽山認為,很多平台運營商憑借寡頭壟斷優勢,沒有合理考慮內容提供商的利益,前幾年在數字出版產業鏈中,從獲利佔比看,都是平台商拿走了80%,出版單位拿20%,內容提供企業自然沒有積極性來做。

  在本刊記者採訪過程中,一些傳統出版企業負責人也坦言,目前在數字出版企業產業鏈中,自己已經喪失主導地位,正變成弱勢的內容提供商。無論什麼傳播,根本的東西是內容,如果內容創造者、提供者得不到應有的回報,勢必會形成對內容創造和生產者的打擊,最終會傷及傳播本身的價值。

  “國內的數字出版由網絡服務商先做出來,他們把平台做大后,傳統出版業為了生存,不得不去依附他們,網絡服務賺個盆盈缽滿,而傳統出版業卻處境十分尷尬。”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出版社負責人這樣說。

  多位受訪專家認為,數字化背景下的傳統出版業,必將會面臨著嚴峻的生存挑戰。有關預測數據顯示,到2020年,中國網絡出版的銷售額將佔到出版產業的50%,而到2030年,90%的圖書都將是網絡版本。

  版權歸屬模糊引發糾紛

  2011年6月,有國內“數字版權第一案”之稱的中華書局訴漢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案,最終以漢王科技勝訴而塵埃落定。

  事件源於2009年10月底,中華書局起訴漢王科技未經許可,在其制作發行的4款漢王電紙書(國學版)產品中收錄中華書局享有著作權的點校史籍,構成侵權,並向北京海澱法院起訴並索賠400余萬元。

  法院終審判決認為,中華書局從一開始就知道國學網的《二十四史》在市場上銷售,但並未追究。在漢王科技將國學網的版本預裝入電紙書后,中華書局才對漢王科技提出起訴。漢王科技主觀上沒有過錯,也起到了其應盡的審查義務,因此,漢王科技對中華書局不造成侵權。

  2011年7月初,由韓寒、李承鵬、路金波和沈浩波等作家和出版商聯合發起的“作家維權聯盟”公司宣告成立。同年7月20日,成立尚不足一月的聯盟向百度和蘋果分別發出了律師函。

  據報道,在向百度發出的律師函中,作家維權聯盟指控其侵犯了聯盟代理的9位作家41部作品的信息網絡傳播權。至於蘋果公司,作家維權聯盟指控其侵犯了聯盟方面代理的6位作家23部作品的信息網絡傳播權。

  事實上,這樣的數字版權糾紛,幾乎在數字出版產業大發展的同時就進入了爆發狀態。據最高人民法院統計,2010年全國地方法院共新收著作權案件24719件,比2009年增長61.54%,而多數是數字版權糾紛。

  比較典型的案件,還有“中國文字著作權協會向谷歌數字圖書館維權”、“400位學者狀告超星盜版”、“盛大文學訴百度侵權”、“音著協訴百度歌詞侵權”等等。

  2011年8月26日上午,作家張者發出了這樣一條微博:“長篇小說《老風口》數字閱讀版稅5萬多元,剛剛到賬,這使我非常意外。我被告知這僅僅是去年的,希望各位同行重視數字閱讀。”

  據了解,在這條微博發布的前一天,作家出版社宣布,向天下霸唱、張者、尹建莉、王曉方等80余位作家支付2010年度的數字出版稿費,共計100多萬元,這也是傳統出版社首次大規模向作家支付數字出版“稿費”。

  在中國,像上述這些作家一樣幸運的人還不多,盡管數字出版迅猛發展,而許多作家幾乎無緣數字版稅。即使一些國內最知名的作家,有些紙質書籍版權收入高達數百萬元,而數字版權收入極少,乃至根本就沒有。

  “過去作家覺得網上傳播自己的作品,可以提高知名度。但由於網絡收費閱讀、數字出版的發展,傳統出版業與作者之間對數字版權歸屬約定不明,網絡侵權盜版更為猖獗,近兩年作家的維權意識已有很大提高。”張洪波認為,“在未來幾年,數字版權糾紛案件數量將會處於快速上升階段。”
【1】 【2】 

 


ceshi
 
(責任編輯: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