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發者指蘋果監管不力 誰在炒作App Store排名?--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開發者指蘋果監管不力 誰在炒作App Store排名?

陽淼 劉夏 林其玲

2012年02月16日08:08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360的App下架風波暫時告一段落,一個新的地下產業卻浮出水面:蘋果應用商店(App Store)中的排名炒作行業(他們自稱為“下載量優化”)。其后,媒體追蹤到了一些排名炒作的企業,卻沒有回答一個問題:誰在“消費”這些炒作?

  2012年1月,在不斷的被投訴五個月后,一款叫做“超級手機號碼追蹤器”的應用從蘋果App Store中下架了。對於這一結果,一直“追殺”該應用的王凌在滿意之外仍感到無奈。在這五個月中,他堅持在博客和推特上更新他的“欺詐App追殺記”,並通過各種渠道向蘋果舉報。

  “十幾個欺詐App隻下架了一個,九家開發商隻關了一家。而且,幾乎一模一樣的騙局在不斷繼續上演 ﹔殺死了‘超級手機號碼追蹤器’,還有手機追蹤器,超級手機追蹤器,手機追蹤電話追蹤定位器。”王凌說。

  結成團伙炒作銷量與好評

  王凌是一名iOS開發者,曾經在蘋果平台上開發出了頗受歡迎的效率日程App Voodo。2011年8月19日,王凌發現,一款名為“超級手機號碼追蹤器”的App進入了蘋果中國應用商店的暢銷前十名,在付費App中排名第四,前三項是大名鼎鼎的水果忍者、植物大戰僵尸和高德導航。

  熟知蘋果系統的王凌知道,未遭破解的蘋果系統不可能提供手機號碼追蹤的功能供第三方開發者調用,相似功能僅僅在蘋果官方提供的“Find my iPhone”應用中提供。隨后王凌發現,這個欺詐App的后面,其實存在一群刷排名、評價的專業“僵尸”用戶﹔而順著這些用戶的評論足跡,他又發現,有幾個App開發商,共用這些僵尸用戶來刷評論。通過這些用戶集中給好評、甚至購買,欺詐App得以沖淡了大量受騙用戶的負面評價,反復沖入蘋果的銷售排行榜。

  進入蘋果銷售排行榜的好處顯而易見。據一些開發者介紹,如果App進入分類排行榜的前三名,日下載量可能會達到一萬多。這些下載量又足以使其保持在分類排行榜前列,如此累積,不到一個月的工夫,就可以累積數十萬下載量。對於收費App來說,大量下載量意味著直接收入﹔即使是免費App,也可以通過內置廣告、推薦和巨大品牌影響力來獲取間接收益。

  自購加好評維持App排名

  至於如何提高App的排名,則需要針對App Store的排名規則來下手。因此,“評價炒作”行業應運而生。

  開發AR瀏覽器的觸景無限負責人表示,欺詐App雖然對免費軟件影響較小,但對收費軟件的開發者影響很大。

  王凌為記者分析了整個欺詐App產業鏈的運作過程:欺詐App上線后,通過黑卡購買、使用僵尸賬戶等方式拉高其在應用商店中的排名,誘使大量不了解內幕的消費者購買﹔欺詐App開發者再用這些資金繼續自購App,維持其排名﹔當消費者發現應用功能與描述不符時,App開發者購買或共用大量僵尸用戶,使用“評價炒作”團隊大量發出五星評價,沖淡受騙用戶的負面評價,繼續維持App在應用商店中的排名,誘使更多消費者受騙購買。

  淘淘鏡開發者王豫鵬認為,這對小的App開發者非常不利。大的開發者有資金基礎,可以花費幾十萬刷流量,小App開發者則做不到這點,往往是“應用還沒有露面就不見了”。

  王凌發現,圍繞著“超級手機號碼追蹤器”這款欺詐App,有部分僵尸用戶進行了好評投票、這部分用戶同時又給深度睡眠、十倍睡眠等毫無科學根據的App同樣投了好評票(本報去年曾報道過的超級驅蚊器等App亦屬此列)。

  當面向蘋果舉報方獲解決

  2010年8月,王凌先后給蘋果官方公布的投訴郵箱發了兩封舉報郵件,但均未獲回應。同時,王凌還委托人與蘋果中國市場部聯系,並自己在應用商店中欺詐App的頁面上直接使用“報告問題”按鈕進行舉報。但一直沒有效果。

  2010年12月5日,蘋果在北京組織開發者技術交流,王凌利用這一機會,當面向蘋果的兩個技術團隊提出舉報。這兩個團隊給了王凌一個通過iTunes投訴虛假評論的渠道。王凌用這一渠道再次進行了投訴。

  一個月之后,2012年1月7日,蘋果的回復電子郵件終於到來。1月11日,蘋果再次發出跟進郵件,聲稱他舉報的問題已經轉給相關團隊。1月20日,中國農歷新年前夕,王凌發現“超級手機號碼追蹤器”已經被下架。此時,距他第一次向蘋果正式發郵件舉報該App,已經過去了整整五個月。

  ■ 業內說法

  開發者指蘋果監管不力

  欺詐App在蘋果中文應用市場形成產業,首先來自於這一行業巨大的利潤。與巨額收入形成對比的,則是應用市場日益激烈的競爭。

  王凌表示,現在應用商店中“競爭慘烈”,在這種激烈競爭下,有些App隻能採用炒排名、刷好評等非正常方式制造銷售量。

  王凌認為,蘋果公司在執行制度上的不盡責也為欺詐App橫行留下了空間。根據中國的《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虛假的產品說明、雇用他人進行銷售誘導,均屬於違法行為。盡管蘋果商店有投訴App甚至投訴評論的渠道,但各種投訴都無人理會﹔郵件給專用的投訴郵箱,卻要靠半年后的面談才能見到曙光。

  蘋果“審核”壓力過大

  iOS系統上的閱讀平台唐茶總監李如一對記者表示,從他的經歷來看,蘋果應用商店對違規App的投訴通道還算暢通。他舉例稱,自己曾經在應用商店上發現有日本作家東野圭吾的盜版書應用,遂將應用名、開發商等信息通過與王凌所用相同的投訴郵箱發送給蘋果。一周之后即接收到回復。

  對於王凌投訴的處理周期長達五個月、自己投訴僅一周后即得到回復的懸殊對比,李如一猜測:“這些處理工作畢竟都是人工完成,某些環節出現疏忽、脫節或遺忘也不是不可能”。

  醫療垂直社區丁香園CTO馮大輝對蘋果中國的應用商店管理流程也感觸頗深。“總的來說,應用商店的管理態度還是積極的。但蘋果在開發者管理方面顯得手段過於單一,有些開發賬號一口氣投放幾百款應用,都用一些挑逗性畫面、文字作為賣點,隻要有幾款通過審查,它們引起的下載潮就會把原有的分類秩序沖擊得亂七八糟。”

  另一位iOS開發者、App推薦網站iApp4me創始人郝培強表示,蘋果在這方面的確存在巨大的審核壓力。蘋果應用商店中有50萬以上的應用,可能有幾萬的開發商,蘋果的審核壓力很大。本來蘋果審核中文App就很難保証審核得很好,審核內容是否欺詐就更難了。

  黑卡肆虐國內蘋果生態圈

  與免費App可直接刷卡、刷榜類似,針對收費的App,iOS產業鏈上也有不少中間商提供個性化的“黑卡”服務。

  所謂黑卡,就是與iTunes賬戶綁定的來源不明信用卡。先由美國色情網站、釣魚網站等以各種手段獲取用戶的信用卡有效期和卡號最后三位數。然后中間商從這些網站手裡購買美國人信用卡信息,這些信用卡就變成黑卡。

  接下來中間商開始在各個論壇上發出廣告,接受普通消費者或者App開發者訂單,大量刷卡下載App應用。對消費者來講,可以花一元人民幣的價格,買到一美元的應用或者游戲道具,而對App開發者來說,購買黑卡“服務”,可以讓其應用在短時間內獲得巨大下載量,在排行榜上的位置扶搖直上。

  此前,一些開發者抱怨、投訴稱黑卡造成了大量的壞賬。對此,進步思創CEO湯仲寧告訴記者,最近半年裡,這種狀況很大一部分是開發者利用這一途徑,刷排名造成的。“從這個角度講,是開發者自己在毀掉這個系統。”

  “那些刷排名的軟件,仔細觀察很容易就能看出來。這些游戲往往評價非常低,到不了三星,但排名卻能很靠前。在行業裡,我們管這種行為叫做自消費,以前自消費用的是真實人民幣,這也無可厚非,但現在就演變成用黑卡。目的無非是吸引投資機構注意,節省廣告費。”湯仲寧認為,“聽說有的投資者居然支持這種行為,這對開發環境很不好。”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