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紹剛:"對掐海歸女"我沒責任 中國缺我這樣的主持--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張紹剛:"對掐海歸女"我沒責任 中國缺我這樣的主持

2012年02月24日08:28    來源:《時代周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海歸女"劉俐俐轉型嘉賓主持 網友大呼“太勵志” 
  ●求職"海歸女"劉俐俐:網絡爆紅讓我差點得了躁郁症
  ●張紹剛再爆"毒舌"視頻 選手秀英語被打斷憤然離場

  2012年春節前,一段“海歸女對掐主持人”的視頻在網絡爆紅,這段節目取自天津衛視職場節目《非你莫屬》中的第四個段落,女主角是一位叫劉俐俐的“80后”海歸女孩,她在節目中與主持人張紹剛以及現場BOSS團的成員們唇槍舌劍大戰了17分鐘,1月9日播出后並沒有引起太多的關注,后來因為李開復、洪晃、文章、姚晨等微博名人的轉發而持續發酵,成為年初最熱的話題,“一幫中年腦殘在一個白痴主持帶領下,在電視上公開侮辱、貶低一個無辜的24歲求職姑娘”。

  主持人張紹剛恐怕沒有想到,在央視做了十來年《今日說法》還常被人認錯是馬東,在電視圈奮斗了16年之后,他會以這種方式“火”了。這位1972年出生的圓臉青年,“出生在西北一個相對閉塞落后的城市”,他在包頭長大,父母是支邊的北京青年,“我的家教很嚴”,1990年張紹剛從內蒙古第一機械制造集團第一中學考回北京,讀的是北京廣播學院攝影專業,研究生畢業后他去過剛剛創建的鳳凰衛視,和包括吳小莉在內的鳳凰衛視早期主持人稔熟。因為不能解決戶口,最后他選擇了留校教書,他不是央視在編的主持人,盡管1998年他就加入了央視《今日說法》欄目,卻一直是“打工者”。

  張紹剛在圈中口碑不一,靠譜仗義是多年老友的評價,而尖酸刻薄是最普遍的負面評價,“出了名的壞脾氣”,“特別情緒化,帶著自己的好惡”。他朋友很少,“我從來不混圈子”,就算是和有兄弟之稱的撒貝寧也火花不斷,一見面必相互拆台擠對。他有一張利嘴,常把學生罵哭,讓看不慣他的人下不來台,但在老朋友面前也甘於樂呵呵地被諷刺得體無完膚。

  視頻一出,輿論一面倒,在劉俐俐接受了幾次網絡採訪,幾位BOSS團成員微博說明道歉之后,事件的男主角張紹剛反而拒絕接受一切採訪,銷聲匿跡,在接到時代周報記者要求採訪的短信后,回答:我在這個事件上暫時不會有什麼表態,再過一段時間吧!過完一個春節,2月10日,他在北京家裡和記者進行對話,還原了事件的現場,以及他個人的感受。在長達兩小時的對話裡,張紹剛冷靜而清晰地表達了固執的看法:一直到現在我都不認為在這個事情上我有責任!

  “我一直相信清者自清”

  時代周報:劉俐俐的這件事對你現在的工作有什麼影響嗎?

  張紹剛:沒有任何影響,不影響我在央視的節目,也不影響天津衛視的《非你莫屬》,在這件事情上,有一個說法我特別贊同:這就是個節目,大家都知道節目是怎麼回事。我們學校對我高度支持,學院領導專門找我談過這事兒,明確表示完全支持我。

  時代周報:事后,你有沒有分析為什麼這事會鬧得這麼大?

  張紹剛:第一,我能確定不是天津衛視的炒作。第二是誰在炒作呢?這裡有幾個因素,第一媒體在炒作,年底沒新聞,如果有王立軍,如果有兩會在,這個新聞會這麼炒嗎?不會。年底又是一個特殊時期,大家都工作一年了,內心積累了一些怨氣,而且很多剛畢業的大學生,可能找了半年工作也沒有找到,看到這麼一個節目,勾起了心中的怨恨。所有情緒都集中在一起,集體爆發了。

  時代周報:我記得你說你是一個從不上微博的人?那你怎麼知道網上這些事的?

  張紹剛:我不上微博,完全不上。可身邊就是有些嘴賤的人,他們會告訴我,我會很清楚知道誰最近在說什麼。

  時代周報:過年前視頻瘋傳的時候,我個人感覺對你的名譽是有很大損害的。

  張紹剛:嗯,是的。

  時代周報:那你為什麼當時不站出來說清楚?

  張紹剛:我是一個價值觀特別朴素的人,我的這種朴素價值觀告訴我,什麼事情不管以多大的動靜出來,一旦平靜下來之后,大家會知道真實的東西是什麼。

  時代周報:真實的東西是什麼,看完這個視頻最大的感受就是一個有話語權、有權力的人在欺負一個沒有話語權的求職者、弱者,引起人的義憤。

  張紹剛:你看過菲茨杰拉德的小說《了不起的蓋茨比》嗎?裡面有一句話特別好,他說“他們是粗心大意的人,他們砸碎了東西,毀滅了人,然后就退縮到自己的金錢或者麻木不仁或者不管什麼使他們留在一起的東西之中,讓別人去收拾他們的爛攤子”。我覺得這就是今天網絡的現實。一幫粗心大意的人,有意無意我們先不去說,然后他們隻負責干嗎呢?砸東西,毀人。我一直相信一句話,清者自清,濁者自濁。

  時代周報:為什麼現在又想發言了呢?

  張紹剛:我不發言是因為當水特別渾濁的時候,大家看不到水裡面有什麼,所以當水清了之后,咱們心平氣和地聊這個事,咱們再說,我是誰,你是誰,這件事情是一個什麼事,就這麼簡單。

  不能告訴你是誰在炒作

  時代周報:在你看來這個事情后面有沒有推手?

  張紹剛:我不知道,我一點都不關心這個事情,因為我不認為我牛×到了有人要成心專門毀我。這期節目有人在惡意炒作,但至於是誰,我不能跟你說,但我想在這個事件裡有三種人。首先是網民,在網上發言是一件特別容易的事,而在網上佔據道德制高點又是一個安全可靠的事,多數人都是兩種標准,他們可以放低對自己的要求,但決不會放低對別人的要求,其實在網上炮轟的人,他們急於表達欲望,提著沖鋒槍就進了機場,對天打一通;其次是所謂的意見領袖以及公知,他們就是不能閑著,決不能閑著,什麼事都要說,什麼場面都要見;而第三部分是盲從者,面對海量的信息,他們跟從所謂意見領袖以及公知們的意見,他們相信精英的判斷,自己缺乏判斷力。

  時代周報:你個人覺得劉俐俐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張紹剛:有很多事我不能跟你說。

  時代周報:為什麼不能跟我說呢?

  張紹剛:因為你在報紙上寫了之后會把這個事情弄得更復雜。我隻能說有一個細節徹底地激怒了劉俐俐也激怒了我,后來節目方都組織了新聞發布會,我沒讓他們公布。何必呢,咱們再這麼做,顯得太小氣了。誰不犯錯呢,誰不想在面試的時候吹吹,把自己弄得好一點呢?同時,如果你們在出這個事的時候就把這個錄像公布,我沒意見,現在擱了六天,說這個事干嗎。

  我對劉俐俐個人沒意見,我是一個典型的對事不對人的人,因為這句話,我毀了一個小孩,二十多歲的小孩,沒必要,我只是對她的表現有意見而已,實事求是的。我在個人問題上沒什麼隱瞞的,包括我的觀點也沒有什麼隱瞞的,但就是在這個事上,攪和的時間再長下去,受害者就不是我,是劉俐俐了。

  時代周報:網上分析說當她說到英雄雙行體的時候,你不懂,就把你給激怒了,還有一個就是她用英語說話,你也不懂。是不是因為你英語不好,所以特別忌妒這些英語好的人呢?

  張紹剛:首先我英語是不好,但他們說的話我都能聽懂,我口語不好。其次,我們的學生都知道,我特別鼓勵大家好好學英語,我覺得英語是一個特別重要的工具。我對所有學生的要求就是大一過四級,大二過六級,在我當班主任的時候,如果四六級沒有過,我會讓他剩下的大學生活因為我老是催而壓力巨大,我會讓他用最快的速度把英語給過了。再次,莎士比亞沒有寫過英雄雙行體。

  時代周報:你查過了?

  張紹剛:不用查,我是文學青年行吧。當我們說到莎士比亞的時候,會說十四行詩,會說他的戲劇,英雄雙行體是英語當中的一種母體。莎士比亞的突破就在於他拋棄了那些東西,他創作了十四行詩。你信不信,我要是說這些,肯定又有人說,你顯擺什麼啊。

  時代周報:還有人在微博翻出某年你在蘇州做評委也罵了一個說英語的主持人,大概覺得你很恨會英語的女生,恨別人在國外留過學,這是一種自卑心理在作怪?

  張紹剛:一個女孩上來就拿英語讀。你主持的如果是英語節目,完全沒問題,你現在是在做主持人選拔賽,上來炫英語的理由是什麼?英語是一種工具,比如你參加主持人比賽,你會一上來就跟我說,老師,我特別會用車床,我給你車一個零件,會嗎?你會覺得很突兀,那為什麼覺得說英語的人很不錯呢?那是因為所有罵我的人,說這些話的人,你們的英語不好,你們看到一個英語好的人就會說,太有才了。

  時代周報:你后來跟劉俐俐有聯系嗎?

  張紹剛:沒有。

  時代周報;她好像后來接受了採訪,出了一個視頻。

  張紹剛:有過一個訪談,然后訪談的時候,有很多網站給我打電話,說劉俐俐希望和我和解,我就告訴那些網站,我就沒有和她崩過,和什麼解啊。有一點特別重要,我根本不針對這個人,我還是那句話,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女孩,也許那天她情緒不好,也許她那天受了什麼刺激,也許她看到了前面求職者的表現,導致她那天以那樣的態度來面對。

  再來一遍我還是會一樣

  時代周報:你現在有沒有把帶子再看一次,檢討一下?

  張紹剛:我看過,我覺得沒問題,如果再來一遍我還是會一樣。

  時代周報:是嗎?

  張紹剛:我實事求是地跟你說,播出十幾分鐘,也就錄了半個多小時,所以我有些朋友會說,你們制作方怎麼把你給犧牲了。我說無所謂,這是我們的職業。

  時代周報:實際上看節目,比如在爭論得十分激烈的時候,會有一些配音,特別是她反擊你的時候,配了一些搞怪的音樂,也就是說節目制作方是鼓勵你們這樣掐的吧,是不是你就是刻意主導這個掐,這個就是你演的戲。是嗎?

  張紹剛:很正常的,按照節目的播出效果來說,現場肯定是好看的,總比平淡如水好看。這我很理解,不會以這個事情去責怪制作方,因為我也是編導出身,我要是導演,也會這麼做。我只是覺得這個事情被放大了,大家在這個過程當中做了太多的心理預約,比如受壓抑啊找不著工作啊,我成了一個靶子。我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什麼,當初罵得特別厲害的人也在反思,事情過去一段時間之后,我發現也沒有什麼了,這件事的發展印証了我最初說的那句話。

  時代周報:什麼話?

  張紹剛:我說我認為我會翻牌的,連郭美美都當藝人了。

  時代周報:但在你這個事上,普遍的看法是雙方都有責任。

  張紹剛:一直到現在我都不認為在這個事情上我有責任。原因很簡單,每一個要上來的人,是不是自己的選擇?我們都是成年人。沒人強迫你來上節目。所以當你來上節目的時候,你就應該特別清楚地知道,這個節目他其實挺復雜的。

  時代周報;也就是說上電視就有責任盡量讓這個節目跌宕起伏好看,而你作為主持人是有這個責任的?

  張紹剛:那當然了,這是責任。

  時代周報:也就是說必須得給節目制造某種戲劇性的色彩才好看。

  張紹剛:對。

  時代周報:可不可以這麼說,你不會用你平時的態度去上電視,電視就是需要表演的?

  張紹剛:嗯,我個人最大的特點就是很真實。我不會為了讓節目更好看故意說一些平時不會說的話,我跟我們班同學討論過這個問題,如果劉俐俐是你同學你會怎麼辦?因為我們的職業要求,所以我們要很直接,不繞彎路,這個表達就是我們要說真話,安全地說真話。在這種情況下,我有沒有表演?沒有。我有沒有說過平時不會說的話?有,但是我平時說的話,隻會比現在說的話更狠。

  “我不會有絲毫改變”

  時代周報:半個小時的節目,你有沒有想到會產生這麼大的影響?因為還有過更激烈的,還有一上來就跟你打架。

  張紹剛:確實沒有想到,我就是特別喜歡討論問題,跟我打架沒問題。我只是覺得態度特別重要,我所想要的態度是什麼呢?不是卑躬屈膝,我覺得態度的前提叫真誠,就是你是不是真的在做這個事情,雖然我們是個節目,但是我們很負責任地幫你們找工作。

  我跟求職者沒有關系,我不用跟他們講什麼道理,隻有熟人才講道理,隻有把他們當學生我才跟他們講道理。某種程度上她就是我的學生,依她的年齡,她的狀況。

  舉個例子,我們學校前兩天面試,我問中國歷史上著名的農民起義,答我說在漢代,秦始皇暴政。我說等一下,秦始皇是漢代嗎?你知道他怎麼回答我的嗎?他反問我:不是嗎?我說不是,跟你提示是農民起義,劉邦和項羽都不是農民。學生就用那種眼神看著我,他們不是農民嗎?我說不是農民。他就開始不說話,我說同學你會不會,你要是會你就答,你要是不會,我們就給你換新的問題,他就說,我本來還想說朱元璋起義呢,那朱元璋還當過和尚呢。這就進入到狡辯了。那我們的態度就是謝謝你,再見。

  為什麼不招這樣的學生呢?因為他一旦進了學校,從學生的角度,他認可的事情,我擰都擰不過來。假設這個事,又被網友發現了,就會有人說,上你們學校知道農民起義有那麼重要嗎?

  你說我尖銳,我覺得我是一個有觀點的人。

  時代周報:但是你怎麼知道你的觀點是對的還是錯的?

  張紹剛:我的觀點不一定是對或者是錯的,但是我會把我自己的觀點拿出來。意見領袖們知道自己的觀點是對還是錯嗎?

  時代周報:有時候也拿不准。

  張紹剛:對,有時候也拿不准,但也要拿出來。有一點我和他們有區別,意見領袖們是希望拿出來之后成為意見領袖,而我是希望拿出來之后成為我自己。我很直,所以我的朋友都知道跟我接觸很容易。我是挂相的,我喜歡或者不喜歡誰都是挂相的,所以你會看到在《非你莫屬》,有無數求職者會發自內心地感謝我。主要原因是,我真看不慣有些老板咄咄逼人。我真看不慣有些老板當人生導師,我常跟求職者說一句話:“告訴他,咱不去,讓他閉嘴。”

  時代周報:這個事情難道對你真的沒有一點觸動嗎,你會改變自己嗎?

  張紹剛:我不會有絲毫改變。

  時代周報:這麼強硬?

  張紹剛:我如果改變,第一就不是我了,第二,中國現在缺人雲亦雲的主持人嗎?如果中國現在缺這樣的主持人,我上不了。我聲音一般,長相一般,身材丑陋,我怎麼能去上呢?什麼時候輪到我呢?我認為從主持人的角度來講,今天的中國電視界,缺我這樣的主持人。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