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記錄普通人的生存與夢想 現實題材不再缺席--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紀錄片記錄普通人的生存與夢想 現實題材不再缺席

吳曉東

2012年03月22日08:07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23歲的上海腦癱男孩小龍有一個夢想,那就是擁有一家屬於自己的藝術品店。為了幫助這位“2011年度最勵志男孩”實現夢想,音樂人胡彥斌帶著一群形形色色的家鄉人一起,在CCTV-1大型公益節目《夢想合唱團》的舞台上奮戰了兩個月。在眾多愛心人士的幫助下,作為“WABC無障礙藝途”公益項目之一,小龍的創意小店終於籌集到第一筆啟動資金。

  沒有渲染,沒有煽情,紀錄片《夢想合唱團——胡彥斌》質朴甚至有些平淡地記錄下的這一切,卻有著一種直擊人心的力量。

  從2012年3月開始,央視紀錄頻道“活力中國”項目首批成果——包括《夢想合唱團——胡彥斌》在內的14部由社會制作機構承制的現實類題材紀錄片陸續亮相CCTV-9。關注小人物的命運,成就普通人的夢想,成了這些作品共同的追求。

  十年如一日痴迷於為野生動物留影、看見野獸就特別興奮的王放和徐健(《野生動物攝影師》)﹔無意間闖入電子商務,一路在淘寶網摸爬滾打過來的店主陳麗(《網上舞霓裳——陳麗》)﹔遭遇陷車、迷路、野?牛攻擊等驚險之后,單人單車穿越藏北羌塘和新疆阿爾金兩大無人區的越野發燒友劉思遠(《關山飛渡》)﹔放棄按部就班的上班族生活,穿上自己親手制作的第一套漢服,在眾人復雜的眼光中開了自己的漢服公司的杜峻(《我為漢服狂》)﹔為了改變自己的生活,帶領山西磧口農民經營農家樂,將黃河岸邊沒落的古鎮變成聚寶盆的農民李世喜(《我是老李》)……

  在外地年輕人來北京尋夢和圓夢的故事裡,觀眾看到的更是一個個像自己一樣的普通人的夢想:

  文藝青年馬智宇來到北京想要實現歌唱的夢想,卻誤打誤撞成了一名婚禮司儀,在經營公司的同時,他把歌唱事業融匯到婚禮當中,錄制婚禮mv,讓理想和現實實現了完美的統一(《夢想照進現實——馬智宇》)﹔1997年,宋非凡身揣200元獨身從農村來到北京闖蕩,扮作小丑送花,從一個每月隻有幾百元收入填不飽肚子的外地打工者,成為在全國各地擁有多家分店和加盟店的總經理(《非凡小丑“宋”花記——宋非凡》)﹔一個曾經懷抱一夜成名幻想的年輕人從河北保定隻身來到北京,在北漂的歷程中,他對“成功”有了新的認識,並在北漂族身上找到了商機,創建了“爆笑丸子”話劇社,把自己的北漂經歷編寫成劇本《京漂》,搬上話劇舞台(《爆笑丸子》)……

  無論業內專家還是普通觀眾,一個不約而同的感受是,相對於以往紀錄片歷史文化當家的格局,14部紀錄片將鏡頭伸向中國社會的各個角落,將鏡頭對准大時代中的普通人物,讓紀錄片回歸其本質屬性:人文關懷。在講述每一位主人公故事的同時,創作者在極力展示生活的本真質感,讓作品散發出新鮮的時代氣息。

  經過多年沉寂,中國紀錄片產業再次出發,踏上了繁榮發展之路。然而,繁榮的背后,卻掩蓋不了現實類題材長期缺席的尷尬。打開電視機,歷史人文、自然地理類紀錄片佔據了熒屏的大部分空間,在很多觀眾的印象中,熒屏上播出的絕大部分紀錄片不是歷史建筑,就是考古發掘,不是珍奇古玩,就是山水風光、野生動植物。

  據一些業內人士透露,比起歷史人文自然地理,現實題材的紀錄片更易陷入“敏感”地帶,操作層面更難控制,人力投入成本也水漲船高。“關注個體生命與生存狀態的紀錄片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更多是宏大敘事、重構歷史的作品。”有業內人士表示,現實題材的嚴重缺失,讓中國紀錄片普遍缺乏對現實和當下的觀照,缺乏對人的心靈和生存境遇的關注,同時也缺乏角逐國際市場的競爭力。

  “對於外國觀眾來說,比起‘中國過去發生了什麼’,他們更關心‘中國正在發生什麼’。”面對中國紀錄片“走不出去”的苦惱,已有50余年紀錄片從業經歷的中國視協電視紀錄片學術委員會名譽會長陳漢元坦言,自己曾問過不少國外同行,中國紀錄片怎麼拍才會受歡迎,回答幾乎是一樣的:最好是拍出你們中國人普通老百姓的生活,他們在做些什麼,他們在想些什麼,他們遇到了什麼問題?怎麼解決這些問題?這個過程中他們的樂趣,他們的苦惱,他們的向往,還有什麼問題等著他們?他們的信心、態度等到底怎麼樣?當然不是通過你們中國同行自己的意志表達,而是通過實際的鏡頭來表現。

  “很多導演喜歡花費大量資金和時間來拍紀錄片,表現宏大的主題,追求震撼的視聽效果,可是拍出的作品就像美術館裡的油畫一樣,雖然精美,但隻能遠遠地欣賞,缺少與觀眾的互動,很難引起人們的共鳴。”央視紀錄頻道總監劉文認為,作為中國最大的紀錄片播出平台和制作平台,紀錄頻道應該引領紀錄片創作者將目光投向中國當下的社會現實,讓海內外觀眾感知到一個充滿活力的中國。

  從2011年7月起,央視紀錄頻道以“活力中國”為主題,面向社會制作機構征集節目,51家機構參與,31家機構投標,共征集到104集紀錄片節目。在劉文看來,讓這個頻道播出的作品更接地氣,把當下的熱點,中國人的智慧、情緒和對美好幸福生活的願望都表達出來,已經成了央視紀錄頻道的當務之急。

  目前,全國有2000家以上的社會制作機構可以制作紀錄片。過去,由於播出量的限制,這些公司為了生存發展,大部分時間都在做廣告片、宣傳片,不少懷有社會責任感和紀錄片情結的導演夢想著制作出高水准的作品,卻苦於沒有資金支持和播出平台。

  “國家紀錄片平台與社會制作力量非常坦誠地進行合作,將會為中國的紀錄片創作帶來一種全新的局面。”中國傳媒大學教授朱羽君認為,紀錄片主動走向市場是這個時代的明智之舉,有一批社會上的制作力量來支持,中國的紀錄片創作才會更接地氣,才會有后續持久的力量。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