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調顯示:85.2%的人擔心低俗情歌影響青少年成長--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網調顯示:85.2%的人擔心低俗情歌影響青少年成長

2012年04月05日08:05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據媒體報道,不久前,80多歲高齡的詞壇泰斗喬羽指出,近年來新歌創作的數量不少,但許多歌曲的質量卻並不高。我們缺少那種一聽就讓人感到振奮,並且能夠流傳的歌曲。漫畫:李曉宜

  中國音樂家協會流行音樂學會常務副主席兼秘書長金兆鈞回憶,在上世紀80、90年代,廣州、上海的一些流行音樂排行榜權威性很高。當時全國音樂DJ們也都齊心發展中國音樂,在節目裡抵制質量差、低俗化的作品,在很大程度上幫助創造了流行音樂那段輝煌的時期。金兆鈞認為,當下政府應盡快完善知識產權保護,給創作人合理的收益分配,取締不健康音樂及盜版行為,推動行業自律,重建有公信力的歌曲排行榜。

  今年兩會上,全國人大代表譚晶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提出,樂壇關注度最高的歌曲排行榜統計結果顯示,愛情歌曲佔93%,公益歌曲、勵志歌曲佔7%,愛國歌曲則一首都沒有。上榜情歌中,體現積極健康愛情觀的不到20%,大部分是無病呻吟、蒼白空洞的內容,有的甚至鼓吹快餐式、買賣式愛情。此言一出,立刻引發公眾對當下流行的愛情歌曲的熱議。

  為什麼流行歌曲幾乎都是愛情主題?這對青少年會有什麼影響?上周,中國青年報社會調查中心通過民意中國網與搜狐新聞中心,對4006人進行的一項在線調查顯示,56.2%的受訪者坦言當下流行的愛情歌曲總體質量差,其中28.9%的人認為“非常差”﹔僅8.8%的人感覺質量好。受訪者中,70后佔36.3%,80后佔23.9%,90后佔3.4%。

  95.1%受訪者感覺流行歌曲大部分都是愛情主題

  河南鄭州市民劉紅琳告訴記者,她的女兒今年上小學四年級,是個瘋狂的追星族。“每天都在哼唱那些情情愛愛,小小年紀怎能不受影響?想讓她聽健康向上的歌,可市面上太少,她也根本不喜歡,做家長的能不急嗎?”

  調查中,95.1%的受訪者感覺,當下流行歌曲大部分都是愛情主題。77.7%的人認為,當前流行情歌頗受青年歡迎。

  為什麼現在的流行歌曲都是愛情主題?調查顯示,56.7%的人認為是“與整個情感孤獨的社會背景有關”,53.6%的人覺得是由於“創作者為迎合市場,傾向於創作情歌”,36.7%的人指出是“創作者為迎合排行榜的評價口味,傾向於創作情歌”。

  中國音樂家協會流行音樂學會常務副主席兼秘書長金兆鈞,在接受中國青年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愛情主題歌曲較多是因為從古至今,情歌一直是音樂發展中最主要的組成部分。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創作人對於生活其他方面關注不夠。

  知名樂評人郭志凱認為,愛情歌曲更容易被青年接受,走紅幾率很大。而創作其他題材歌曲難度較大,“最快的愛情歌曲創作,5分鐘之內就能寫完”。

  “根本原因在於轉型社會的大背景。”蘇州大學社會學院副教授馬德峰表示,隨著社會改革的不斷深入,大眾面臨更大的生存和精神壓力,難免有時會心理失衡、情緒緊張,情歌在很大程度上能慰藉人的空虛、滿足人在情感孤獨時的心理訴求。馬德峰還指出,情歌的自身特點迎合了青少年對異性、愛情朦朧想法的需要,“可以說,流行音樂就是青少年的音樂”。

  重慶文理學院教育學院副院長王蕾教授認為,青少年喜歡流行情歌還與從眾心理有關。不少青少年看到同齡人熱捧情歌,害怕自己懂得太少沒面子,於是做出喜歡情歌的姿態,在同齡人中找到歸屬感和安全感。這也助長了愛情歌曲的泛濫。

  業內人士:國內流行音樂的急功近利已讓這個產業瀕臨崩潰

  貴州遵義80后市民羅福興說,過去大街小巷都在放“小虎隊”和“四大天王”的歌。但現在很少能聽到出色的專輯,許多明星只是曇花一現。

  “2004年~2012年8年間,各種選秀節目層出不窮。但真正的優秀作品有幾首?很多港台藝人出唱片很謹慎,從作品的選擇到包裝、推廣,都認真地把工作做到最細。大陸這邊則是一拍腦門兒就干,怎能產生優秀作品?”郭志凱說。

  目前愛情歌曲存在哪些問題?64.9%的人認為是“無病呻吟,蒼白空洞”,63.0%的人提出“經典情歌較少,很多都是短命情歌”,57.4%的人指出是“格調和取向呈庸俗化傾向”,47.4%的人表示是“文學美感度較少”,另有40.7%的人覺得是“內容單一,千篇一律”。

  “這與目前急功近利的中國流行音樂產業有關。”郭志凱說,當前越來越多人拿音樂當生意,今天做完歌,明天就推廣,后天走紅就收回成本,賺完一把,之后就什麼都不管了。

  郭志凱認為,國內流行音樂的急功近利,已讓這個產業瀕臨崩潰。一方面,很多歌手和制作公司“金錢至上”,不在乎歌曲質量,用“電腦+人聲”搞定一切,吉他、貝斯、鼓等傳統的東西全部不用,聲音也無所謂好聽與否,隻要節省成本就好,經常1000元就能出一首歌。另一方面,不少歌手存在畸形走紅心態,對創作人隻有一個要求:要既好聽又賣座的歌曲。內容、格調、取向、美感都無所謂,哪怕被罵都行。

  這些粗制濫造的歌曲又是如何被推向社會?郭志凱表示,“很多垃圾音樂是被某些通信運營商強制推銷給大眾的。在他們的刻意引導下,很多消費者會以為移動商推薦的都是當前最紅的歌曲,跟著關注起來。這簡直就是誤人子弟!”

  馬德峰認為,現在的創作人已蛻化成流水線上的工人,不再是藝術的創造者,更不是審美理想的表達者。當流行音樂開始批量生產,呈現明顯的標准化與世俗化時,情歌創作也將告別過去的對“崇高理想與愛情”的追求,轉變成隻追求銷量的商業文化。這將影響整個行業的有序發展,甚至造成社會主流觀念的歪曲。

  馬德峰說,千篇一律的情歌也弱化了音樂表達感情、傳播思想的作用,與目前推崇的多元價值取向不符。大部分情歌基調過於灰暗,主題邊緣化傾向嚴重,旋律歌詞雷同,試圖通過精美包裝刺激眼球。廣為傳唱的經典之作很難再現,市場上都是快餐式音樂、短命情歌,這會給流行音樂市場的長遠發展帶來威脅。還會導致青少年的藝術欣賞品位下降、審美價值庸俗化,甚至沖擊他們的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漠視人生的意義與價值。

  調查中,85.2%的受訪者指出,現在不少愛情歌曲格調不高,甚至鼓吹一夜情、快餐式愛情、買賣式愛情,影響青少年成長。其中56.9%認為這種影響很大。

  74.3%受訪者建議創作更多公益勵志歌曲吸引鼓勵青年

  上周末,天津某公司白領李晨與好友K歌。兩個小時下來,李晨發現大家唱的都是情歌,而且內容消極,在座的人都沉浸在哀怨的情緒中。“咱們換個心情,唱點別的吧?”李晨的提議得到大家的一致贊同。

  后來有位朋友唱起陳奕迅的《Shall we talk》——“孩童隻盼望歡樂,大人隻知道寄望,為何都不大懂得努力體恤對方……”講述親情的歌詞引起大家共鳴。李晨覺得,“很多其他主題的歌曲也常常讓人感動,像《水手》、《我的未來不是夢》、《隱形的翅膀》、《追夢人》等。如果有更多這樣的歌出現,80后會非常歡迎。”

  一名自稱“長久期待優秀青少年歌曲的人”的民意中國網網友說,優秀情歌並不是毒草,也不是靡靡之音,喜歡情歌也無可厚非,但創作題材理應多樣。創作者應肩負社會責任,創作更多思想藝術兼顧、適應時代需要、受青少年喜愛、令人耳目一新的歌曲。

  公眾希望流行歌曲更關注什麼?調查中,排在前三位的是“勵志”(76.1%)、“親情”(69.7%)、“友情”(62.4%)。接下來還有“愛國”(52.8%)、“公益”(51%)、“社會現狀”(38.6%)、“時事”(13.7%)。

  調查還顯示,74.3%的受訪者建議創作更多公益勵志歌曲吸引、鼓勵、引導青年。

  金兆鈞認為,當下政府應盡快完善知識產權保護,給創作人合理的收益分配。要加強對流行音樂的監管力度,取締不健康音樂及盜版行為,規范流行音樂市場。

  “還要推動行業自律,一個好的評價體系也非常關鍵。應重建權威的、有公信力的歌曲排行榜。”金兆鈞說,在上世紀80、90年代,廣州、上海的一些流行音樂排行榜權威性很高,會根據歌曲的質量、受歡迎程度進行排行。當時全國音樂DJ們也都齊心發展中國音樂,在節目裡抵制質量差、低俗化的作品,在很大程度上幫助創造了流行音樂那段輝煌的時期。

  王蕾建議,大眾傳媒及學校教師應培養青少年對流行音樂的鑒賞力。“授之以魚不如授之以漁”,要想讓青少年遠離不健康音樂影響,首先要讓他們學會辨別優劣作品。

  郭志凱呼吁音樂從業者將“良心”二字寫好。推出作品時應捫心自問,是否對得起良心。有了全體音樂從業者的支持,中國流行音樂才會有大作為。音樂不是生意,不是賺錢工具,也不僅是一種娛樂方式,音樂還是一門藝術,能給人的精神與心靈帶來更多力量。

  對於流行歌曲,調查中,66.2%的人希望強調音樂應源自心靈,用高雅作品去影響人﹔50.1%的人呼吁創作更多其他主題的歌曲﹔40.5%的人建議調整現今歌曲排行榜的評價標准﹔40.5%的人期待給予相應的引導政策﹔36.9%的人認為應鼓勵更多創作者嘗試其他主題歌曲。

ceshi
 
(責任編輯:趙光霞,燕帥)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