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作權法》修改草案招熱議 高曉鬆:明顯偏袒網絡--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著作權法》修改草案招熱議 高曉鬆:明顯偏袒網絡

2012年04月06日08:33    來源:《揚子晚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高曉鬆


  國家版權局日前發出通知,就《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修改草案)公開征求意見。而其中一些條款在網絡流傳開來,引發圈內人的關注。音樂人高曉鬆、台灣歌手楊培安、北京海蝶音樂有限公司副總裁劉鑫等在網上提出自己的質疑。

  不經授權可使用他人錄音作品?

  根據著作權法草案第46條規定,錄音制品首次出版3個月后,他人可依照第48條規定,不經著作權人許可,使用其音樂作品制作錄音制品。第48條規定,使用前備案、指明出處、向著作權組織支付使用費,由其轉給權利人。另外,第47條規定稱, 廣播電台、電視台可以依照本法第48條規定的條件,不經著作權人許可,播放其已經發表的作品﹔但播放他人的視聽作品,應當取得制片者許可。 從草案來看,之前“著作權人聲明不許使用的不得使用”這一規定已經被取消。

  音樂人提出質疑 《春天裡》翻唱不是罪?

  《著作權法》(修改草案)的發布,引起大量音樂人的爭議,特別是第46條。內地音樂人、歌曲作家李廣平在微博中寫道:“誰來保護我們辛辛苦苦創作制作的歌曲作品?”並舉出了搖滾歌手汪峰的例子:2011年,民工組合“旭日陽剛”在春晚上憑借搖滾歌手汪峰的歌曲《春天裡》一炮而紅,《春天裡》也成為“旭日陽剛”出席活動的必唱曲目。但隨后,該曲的作者汪峰在2月11日發表博文,要求“旭日陽剛”立即停止演唱《春天裡》。從法律層面來看,汪峰作為歌曲《春天裡》的版權所有者,要求對方停止翻唱自己的歌曲,屬於行使自己的權利,但如今的情況則不一樣了。李廣平在微博中寫道:“按46條,《春天裡》火了吧?汪峰出版三個月后,我向音著協交錢翻唱,我也火了!汪峰上哪說理去?!”

  高曉鬆:明顯偏袒網絡

  對於著作權法草案第46條、第48條規定,音樂人高曉鬆有自己的看法,稱“新法明顯偏袒互聯網、嚴重損害創作者個人權益”。“介紹下這個新法的實質:一首新歌在三個月內是難以家喻戶曉的,在這時就可以不經版權人許可翻唱翻錄,和一首歌紅了幾年你再去翻唱翻錄性質完全不同,這是赤裸裸的鼓勵互聯網盜版行徑。最蹊蹺的是新法隻寫‘錄音制品’,為何不包括電影電視劇?如果所有知識產權都隻保護3個月,我們願意共同獻身。”

  高曉鬆還表示,這樣的規定將導致“幕后創作者流失殆盡,被迫都去當歌手,無人賣歌,最后也會傷害歌手們。”而北京海蝶音樂有限公司副總裁劉鑫用通俗的例子表達了觀點,“46、48條的意思是,你看中別人的老婆,隻要等人家度完蜜月,你找我付點中介費,不管對方怎麼想,我保証把她抱上你的床。”

  律師:不用太過緊張

  昨日記者採訪匯聚律師事務所的譚欽文律師。譚律師表示,“第48條明確指出,首先,需要向國家備案﹔其次,需要注明出處和實際作者﹔第三,使用后需要向版權所有者支付費用。因此,我認為國內的音樂人們也不用太過緊張。”

  官員回應>>>

  第46條是一個“突破”


  對於音樂人的強烈質疑,中國文字著作權協會總干事張洪波接受採訪時指出,這個修改草案與現行《著作權法》相比,比較管用,更具操作性,是在積極回應現實問題。對於46條,他認為,這是為了打擊盜版保護音樂人權利的一個突破。

  張洪波認為,在文著協數字版權授權收費、音集協卡拉OK收費和音著協背景音樂收費過程中,都遇到使用者需要的海量作品無法解決全部授權問題,而眾多作者無法行使有關著作權,也希望有組織幫助處理的問題。

  而且,在實踐中,很多權利人收不到版權費。另一方面,使用者需要海量作品授權,而集體管理組織也無法解決全部作品授權,但是使用者是根據市場需求也就是為了滿足廣大公眾的精神文化需求而需要這些權利人授權,也願意支付版權費。那麼面對市場需求,是不管企業的主動尊重版權,放任企業去侵權盜版呢,還是借鑒北歐國家的著作權延伸集體管理制度,讓集體管理組織延伸管理非會員的作品即發放授權時,一並把非會員的權利也許可了,並收取使用費?草案大膽地做了嘗試。這是修法的另一大突破。

  草案的出發點主要是解決海量作品授權和維權問題。延伸集體管理可以解決眾多作者版權如復印權、數字版權無人管理,使用者與眾多作者無法對接,實現權利人、使用者傳播者和公眾三方利益平衡的問題。這是重大突破,需要社會的理解,需要權利人的支持。

  鐘 和

ceshi
 
(責任編輯:趙光霞,燕帥)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