漯河副局長毆打記者事件調查:持槍情節尚無定論--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漯河副局長毆打記者事件調查:持槍情節尚無定論

來揚

2012年04月09日08:02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4月5日,一段題為“河南漯河一房管局副局長持槍毆打記者”的視頻在網上被廣泛傳播。

  該視頻源自河南電視台“民生大參考”欄目4月3日晚播出的一期節目。在該期節目中,相關報道的標題是“採訪非法建設,記者遭房管局長槍指頭?”。

  然而,截至中國青年報記者發稿時,上述標題中的問號仍沒有一個權威的答復。帶頭打人者、漯河市房管局召陵分局副局長牛豪已於近日被停職,並因涉嫌非法拘禁,被漯河警方刑事拘留。但漯河警方對其在毆打威脅中是否持有槍支的答復是:“目前正在調查,無法肯定,也無法否定。”

  此外,被打者是否是記者,其前往“河畔雅墅”所在工地的行為是調查採訪還是敲詐勒索,當事各方的說法均不一致。

  “持槍”情節尚無定論

  4月8日下午,當中國青年報記者來到“河畔雅墅”所在工地時,並沒有見到上述節目中呈現的施工場面。

  一輛標有“城建監察”字樣的面包車停在工地的南邊。司機自稱來自漯河市郾城區建設局,在此值班監督工地的停工情況。

  記者繼續往工地深處走,遇見了等待向包工頭要工錢的11名施工人員。他們對工程的名稱、承包方和工期等內容均不知情,隻說是十幾天前被老板召集來此干活,但沒干幾天就被要求停工了。

  “你們有沒有聽說過這裡的老板因為持槍打人被拘留了?”記者問。

  “啊?老板還有槍??”幾位施工人員面露驚訝之色。隨即,他們答道:“我們沒聽說過。”

  除當事人袁虞卿在4月3日播出的“民生大參考”節目中的一段自述外,記者採訪到的其他當事人對“持槍”這一情節的講述均源自“聽說”。

  一名知情人告訴記者,“民生大參考”節目中關於袁虞卿被用槍指頭按在地上的畫面,是節目攝制人員在病房和袁虞卿約定好的“模擬現場”。

  視頻顯示,該節目播出時也打出了“模擬現場”的字幕。

  在節目中,袁虞卿的回憶是:“我當時就嚇驚了,我好像還聽到了上膛的聲音,我害怕槍走火了,害怕死了。”

  除袁虞卿這一當事人外,節目中另一處提到“持槍”情節的,是一名中間人打給被打者周大增的一個電話——周大增問中間人,牛豪打人時拿槍是怎麼回事,對方答道:“那是把假槍。”

  以上,便是關於牛豪“持槍”的所有直接表述。此后,無論是官方的通報還是媒體的報道,除了袁虞卿在接受採訪時提過一句“不會更改在公安局的筆錄,不會否認牛豪‘持槍’的事實”外,均未再提及“持槍”這一情節。

  就連漯河警方公布的刑事拘留牛豪的案由也與“持槍”無涉,而是涉嫌“非法拘禁”。對讓這一糾紛升級為媒體事件的“持槍”情節,漯河官方尚無定論。對“持槍”情節最有發言權的兩名當事人——牛豪和袁虞卿,前者已被刑事拘留,后者的手機今天一直處於“暫時無法接通”的狀態。

  “賠償協議”簽字前后發生了什麼

  盡管牛豪的“持槍”情節尚無定論,但這卻是該事件在傳播過程中的重要看點。此外,在事發后,打人者和被打者之間的重點是“私了”。

  “民生大參考”節目中播出的那一通中間人打給周大增的電話只是其中一個。周大增告訴記者,剛住院的那天,他接到了不同中間人打來的多個調解電話。

  中國青年報記者了解到,打人事件發生在3月27日晚。被打后,被打者袁虞卿和郭存根於當晚去漯河市公安局沙北派出所報案﹔另一名被打者周大增因殘疾行動不便,第二天上午去派出所報案。

  3月28日,三人去漯河市第二人民醫院住院治療。從住院的第一天起,就有多個中間人給周大增打電話,試圖調解此事。

  記者了解到,中間人給周大增打電話協調的原因在於,在被打的三個人中,牛豪隻認識周大增﹔並且,隻有周大增是《河南城市廣播電視報》的持証記者,袁虞卿和郭存根都沒有記者証。

  周大增告訴記者,他與牛豪的相識也是源於對“河畔雅墅”涉嫌違規的報道。

  “今年1月底,郭存根找到我,向我提供了‘河畔雅墅’這個線索。”周大增說,“當天上午,我就帶著郭存根去了現場,發現他反映的情況屬實。”

  “隨后,我們就去負責開發該項目的同利房地產中介有限公司採訪了解這個事情,並留下了我的名片。”周大增說。

  據周大增介紹,他當天下午是要根據調查採訪的情況寫稿的,但牛豪打來的一個電話,改變了他寫稿的計劃。

  “牛豪給我打電話,約我一起吃飯介紹情況,我就把郭存根也帶上了。”周大增說,“到了飯店后,我發現我們報社領導也在場,而且從牛豪和那位領導之間的舉動來看,兩人的關系很熟。”

  席間,牛豪提出請周大增不要再做這一選題。“礙於領導的面子,這個選題就壓住了。”周大增告訴記者,“牛豪說,為了表示感謝,可以幫忙安排個廣告。”

  或許是有了之前的交情,在此次糾紛中,周大增被打得最輕,而中間人也都通過他來調解。

  3月31日,有媒體刊發了“河畔雅墅”涉嫌違規的報道﹔再后來,“民生大參考”播出了牛豪“持槍”帶人打人的報道,並引起了社會的廣泛關注。

  記者了解到,牛豪一方曾委托網絡公關公司刊發對其本人的正面報道來沖淡該事件的影響,但效果適得其反。4月6日,有媒體刊發雙方的“賠償協議”,裡面有被打者需協調公安部門使打人者免於一切刑事及民事責任等內容,更引發了輿論對牛豪一方的質疑。

  被打者是否涉嫌敲詐勒索

  從目前的報道看,涉嫌非法拘禁他人、又與違規建筑有關聯、還被質疑是“官二代”的牛豪似乎是千夫所指﹔但在一些知情人看來,此事的真相未必像之前的報道那樣黑白分明。

  多位河南媒體圈人士告訴記者,網上和坊間流傳的袁虞卿、周大增和郭存根三人被打系因“敲詐勒索”的說法並非沒有一點根據。

  4月7日,新華社的報道簡要地還原了事件經過:3月27日,《中國經濟時報》記者耿某前往漯河採訪一名為“河畔雅墅”的在建樓盤時,和施工人員發生口角。因懷疑是一名叫袁虞卿的人向媒體提供了新聞線索,漯河市房管局召陵分局副局長牛豪帶人劫持並毆打了袁虞卿。牛豪隨后還帶人毆打了他懷疑向別人提供新聞線索的周大增、郭存根等媒體工作人員。

  據周大增介紹,耿某確系《中國經濟時報》的持証記者,此前與郭存根共事過一段時間。

  一位知情人告訴記者,今年1月,郭存根曾把“河畔雅墅”涉嫌違規的選題告訴耿某,但當時耿並沒有來漯河。3月下旬,耿某問郭存根“河畔雅墅”的違規情況是否仍然存在,郭回答說還存在。於是,耿某便與另一名朋友一起到漯河。

  對這一說法,已到北京的郭存根並不認同。他告訴記者,他並未向周大增及耿某提供過關於“河畔雅墅”的新聞線索,而是對此完全不知情。當記者詢問他的身份和是否有記者証時,郭存根的回答是,他是“人民在線”的編輯,雖然沒有記者証,但他在這一事件中並未從事採訪報道的工作。

  中國青年報記者了解到,因為“河畔雅墅”涉嫌違規的事情,牛豪一方曾被多次索要錢財。他曾對身邊的朋友說過,“河畔雅墅”的工地上裝有監控攝像頭,每次給人送錢時也都有錄音和錄像証據。對於有人三番五次地為這事來要錢、“找事兒”,牛豪在事發后的第二天和朋友談起此事時說了一句話:“對這個事兒,我實在是忍無可忍了。”

  這起事件是否如一名河南媒體同行所說的“這實際上是一場假記者想敲詐,沒得手卻被打的鬧劇”,中國青年報記者將繼續調查。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燕帥)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