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國民對華好感度下降 媒體持續報負面影響情感--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日本國民對華好感度下降 媒體持續報負面影響情感

高山

2012年04月11日07:18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上世紀80年代,70%以上的日本國民對中國有親近感,現在隻有20%左右的日本人喜歡中國

  日本國民對華好感度下降的背后

  為紀念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應日本外務省邀請,中國外交部新聞團一行10人日前赴日本東京、仙台和京都三地參觀訪問,傾聽日本朝野對中日關系的看法,感受日本大地震給國民帶來的災難,努力增進中日之間的相互了解。

  中日邦交正常化40年來,兩國在各領域包括政治、經濟、文化、旅游等方面的合作和交流明顯擴大,比如兩國貿易額:1972年隻有11億美元,去年超過3449億美元。

  隨著兩國交流的增多,也發生了一些摩擦。遺憾的是兩國人民之間的感情沒有以前那麼好。日本外務省官員稱,上世紀80年代,70%的日本國民比較喜歡中國。最近的民意測驗顯示,喜歡中國的日本人隻有20%左右。同時,也隻有30%左右的中國人喜歡日本。

  日本早稻田大學中日關系史教授劉杰認為,造成日本國民對華好感度下降有很多因素,有歷史認識問題、領土問題、經貿問題、中日關於食品安全方面的問題等,很多問題聚集、糾纏在一起。

  媒體持續播放負面新聞,影響民眾情感

  劉杰教授和日本外務省亞洲大洋洲局中國蒙古課地域調整官遠山茂在接受記者採訪時都認為,媒體的報道給中日關系帶來較多的負面影響。

  劉杰說,我比較感到吃驚的是NHK(日本放送協會,日本最大的電視廣播機構網),每年元旦在定調子時,都會談到中日關系,對中日關系都不看好,對中國的評價很尖刻,認為中國的問題很多。日本有名的媒體《朝日新聞》,原來被日本評價為是親華的媒體,它現在對中國的報道,也是批評報道比較多。整個日本媒體營造的就是這樣一種氣氛。

  遠山茂說,5年前,日本關注毒餃子的新聞。打開電視機,所有的頻道在同一時間播的全是毒餃子的新聞。我相信報道基本上是客觀的。但是一個月、甚至連續幾個月每天都是這方面的新聞,會給民眾帶來不好的影響。遠山茂曾在中國工作多年,說一口流利的漢語,是個中國通。

  據調查顯示,中日兩國各有約九成的國民,是通過本國的媒體報道,作為了解對方國家或日中關系的信息來源,反而以旅游或與對方國家朋友接觸這種直接交流體驗方式的人,極其有限。這說明兩國媒體對中日關系的影響和責任,是極其重大的。

  經濟總量被超越,民眾心理難調適

  遠山茂表示,2010年,中國GDP總量超過日本,日本的國民還是有一些壓力,心情還沒有調整過來。

  日本經濟經過30多年的高速發展,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經濟持續低迷,至今已有20多年,去年GDP增速是-0.9%﹔而中國最近30年來,經濟蓬勃發展。兩國經濟一冷一熱,讓很多日本民眾心理難以調適。

  劉杰認為,中國的GDP超過日本,對日本社會的沖擊還是比較大的。因為這使戰后乃至近代以來日本在亞洲的地位發生了一個根本性的變化。這也是30多年前日本開始對中國援助時,日本沒有想到的,中國會發展成這樣。當然,日本政府還是很冷靜地接受了這個現實。接受這個現實之后,日本就會對中國提出很多希望或者要求:既然你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那麼你就要擔負起第二位國家的責任和義務。

  當然也有一些人對中國發展持批評、嫉妒心理的。比如說3月中旬,《朝日新聞》的報道稱,世界銀行有一個相當重要的職位要給中國人。它寫的一個標題是:又是中國人!按照日本的語氣去看,怎麼老是中國人?中國怎麼這麼特別?這反映出中國變得更強大了,“日本媒體和民眾需要10年、20年的時間去調整這個心態。”劉杰說,“這個過程中,中國需要有一個比較謹慎、謙虛的姿態來處理和周邊國家的關系。” 劉杰1982年來日本早稻田大學留學,讀完博士后留校任教,主講日本近現代史、近代中日關系史。

  看待歷史問題,兩國國民視角不同

  歷史問題是中日關系繞不過的話題。

  在小泉內閣時期,對中日歷史的認識問題是佔據中日關系重要部分。民主黨執政后,不再參拜靖國神社,中日對歷史認識問題不是很突出。但劉杰認為,歷史認識問題是很多問題的基礎問題,包括領土問題,釣魚島的歸屬,這個問題說到底也是歷史認識問題。

  劉杰說,中國人認為,歷史是現在和過去的對話。中國人現在跟過去對話時,很多人是和辛亥革命以來的歷史對話,更多的人是和鴉片戰爭以來的歷史對話。這段歷史中國人飽受列強的凌辱。

  然而,更多的日本人是和1945年以后的歷史對話。當時日本產生了新的憲法,建成了民主國家,伴隨的是經濟的高速成長。很少有年輕人會把過去的戰爭和當今的日本聯系起來去思考,去認識日本。他們隻繼承了戰后的民主制度,他們在世界上最值得自豪的是,他們戰后60年來沒有和任何國家發生戰爭,沒有侵略,他們有一部和平憲法。

  這之間就有一個很大的差距。這樣兩個國家去對話的時候,就出現一種狀況,我們中國人認識現在的時候,總喜歡把近代史上受屈辱的這段歷史和現在要建立一個現代的強大的國家這樣的思維聯系起來。而日本人認為戰后我們一直在建立一個民主的國家,沒有侵略的問題。他不會把現在所發生的問題和戰爭聯系到一起。而我們中國人比較容易聯想,比如現在中日之間發生什麼問題了,我們會聯想到侵略戰爭的時代,從哪個時代開始,日本就是這樣。

  劉杰認為,日本現行的十幾部教科書對過去侵略戰爭包括南京大屠殺事件都有描寫,唯一、最大的區別是數字上的差距。在教科書上,圍繞南京被屠殺的人數有各種各樣的數據,但不會說20萬、30萬。

  領土問題最敏感

  領土問題是兩國關系中最敏感問題。劉杰說,日本政府的觀點是領土問題已經解決完了。換句話說,日本認為釣魚島是日本的領土。但是在日本學術界有很多觀點,和官方的意見並不一致。其中有的學者主張領土問題本身還是存在的,兩國圍繞釣魚島有各種各樣的解釋,不能否定問題本身的存在,有可能的話,兩國應該通過協商、外交途徑去合理解決。中國認為,1895年,在甲午戰爭中國敗戰已成定局的情況下,日本政府宣布釣魚島是日本領土,所以中國說這是趁火打劫——趁著甲午戰爭中國戰敗的特殊情況下,日本單方面宣布釣魚島歸屬權。所以中國說這個不合理、不合法。

  中國認為,釣魚島的位置在中國大陸架的邊緣,和沖繩島之間有一個很深的海溝,這個海溝實際上是隔離沖繩和釣魚島很重要的地理標志。中國歷史記載中有,中國派到琉球(即沖繩)的官員,琉球官員到中國朝貢時,迎送客人都是以海溝為界限。意思是海溝的另一邊是你們管,所以海溝是重要的地理標志。

  關於釣魚島問題,中國外交部一貫明確表示,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固有領土,中國對此擁有無可爭辯的主權。

  關於東海合作問題,遠山茂說, 2008年,當時兩國首腦達成共識,今后兩國就東海油汽田開發進行合作探索,但遺憾的是,自釣魚島漁船事件發生后,兩國這方面的外交協商沒有展開,有關東海的問題,最近兩三年沒有實質性的進展。

  赴日旅游的人多了,日本人也煩

  當然,兩國國民相互之間的好感度不高,基本沒有妨礙兩國經濟交往和人員往來。2010年,有373萬日本人來華旅游,每天平均1萬人左右﹔有141萬中國人赴日旅游,比上年增長40%以上。2011年,受日本“3·11”大地震、海嘯及核泄漏事故的影響,赴日旅游的中國人下降到104萬人,但這個數字也僅次於2010年。而且在2011年10月后,赴日旅游人數又開始大幅攀升。

  日本非常歡迎中國游客。盡管中國人到日本吃、住比較節儉,但舍得花錢購物,人均在日花費11萬日元,相當於8000多元人民幣。不過,中國人多了,日本人也煩。他們認為中國人素質太低,在公共場合大聲喧嘩,亂丟垃圾。日本的街道十分整潔,很難找到紙片,也很少有垃圾桶。隨團的日方翻譯平山梅芳說,日本人要把在外邊喝完飲料的瓶子、擦過嘴的紙巾等都要帶回家裡,進行分類處理。日本農民進城,都要經過一系列的培訓,讓他們適應、融入城市文明。

  除了上述因素外,日本外務省官員也不避諱日本政壇的頻繁變動給中日關系進一步深化帶來的負面影響。遠山茂說,自小泉首相之后,日本的首相基本是一年一換,到現在已經換了6任了。日本和中國之間雖說要加強高層領導之間的互動,但日本的首相、外相、大臣經常換,兩國政治家來不及作更深的交流。這是一個不得不承認的現實。作為外交官來講,希望日本的政治穩定下來。

  影響中日國民感情的因素既有大局問題,也有小節、細節問題。但兩國政府官員對深化中日關系很有信心。

  中國駐日本使館公使韓志強說,中日邦交正常化40年來,兩國合作共贏,給兩國人民帶來實實在在的利益,中國從日本學到了許多管理、技術的經驗。現在,中日兩國誰也離不開誰,日本需要中國龐大的市場,中國可以繼續學習日本的先進技術和管理經驗。日本經濟基礎好,產業結構好,技術、資本實力雄厚,國民勤奮踏實做事,完全有能力實現產業的升級換代,這對中國現代化有重要的借鑒意義。

  日本外務大臣政務官中野讓表示,我們回顧中日邦交正常化以來40年的歷史,兩國關系有時候有波動,但總的來說,兩國關系得到飛躍性的好轉。中日關系十分重要,隻要我們雙方共同努力,按照兩國領導人達成的共識,加強交流,中日關系的明天一定會非常美好。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燕帥)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