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克訪華欲解蘋果三大難題 為合作伙伴“打氣”--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庫克訪華欲解蘋果三大難題 為合作伙伴“打氣”

林其玲

2012年04月11日07:20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庫克來華了!作為全球市值最高的超級明星企業,其掌門人的訪華備受矚目。庫克就任蘋果CEO后的第一次出國訪問就選擇了中國,這是否意味著中國市場的地位在蘋果進入庫克時代后獲得了提升?庫克的訪華能否為其面臨的“iPad商標案一審敗訴”、“韓寒等作家起訴蘋果侵犯個人著作權”、“被指使用血汗工廠”三大問題帶來轉機?其行程中又有何玄機?

  “今天在蘋果大悅城店遇到庫克了,很幸運地與庫克合了張影。”3月26日,網友“牛羊的家”興奮地在網上秀出了自己與蘋果CEO蒂姆·庫克的合影。隨后,“偶遇庫克”的消息接連傳出,並被網友大量轉發。

  低調神秘的行程

  突然的到訪,低調的行程,蘋果公司在庫克的中國行上蒙了一層神秘的面紗。

  在庫克亮相大悅城之前,多數人包括媒體在內並不知道庫克來華的消息。作為全球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的一號人物,庫克此次來華的行程與目的引起了外界諸多猜測,而蘋果公司對這些細節諱莫如深。

  不過媒體根據各方消息,拼出了一個庫克訪華行程圖。

  3月26日,庫克視察北京蘋果大悅城店。

  3月26日,北京市市長郭金龍,工信部副部長尚冰會見了庫克。

  3月27日,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會見了庫克,河南省省長郭庚茂、發改委副主任張曉強等同時均參與此次會見。

  3月28日,庫克拜訪中國聯通總部。

  3月28日,庫克參觀富士康鄭州工廠。

  3月29日,庫克訪問了中國電信總部。

  在以上這些行程裡,隻有兩項是蘋果主動披露的,那就是“庫克和中國的官員進行了圓滿的會晤”、“庫克參觀富士康鄭州工廠”。

  據媒體報道,庫克在跟李克強的會談中表示,“將與中方深化全方位合作,依法誠信經營”,“將加大對中國的投資”。

  移動產業聯盟秘書長李易認為,蘋果主動透露了這個信息,這說明這是庫克此行的真正目的。

  蘋果“大麻煩”纏身

  在中國市場,蘋果不僅有著無窮的機會,還有不少可能會影響其業績的“大麻煩”。

  在庫克訪華前不久,也就是3月8日,蘋果發布了“新iPad”。但這款新產品無助於蘋果解決其在中國面臨的三大問題:iPad商標案一審敗訴﹔韓寒等作家起訴蘋果侵犯個人著作權﹔國內國際指責蘋果使用血汗工廠的聲音越來越大。

  “在喬布斯時代,蘋果不會在意這些沖突,甚至不做任何表態。但在庫克時代,蘋果就會在意這些,於是庫克來華了。”李易評價稱。

  目前,iPad商標案二審正在審理中,如果蘋果敗訴,不僅“新iPad”面臨引進難題,其以前在中國銷售的iPad產品收入方面還面臨罰款。在著作權案問題上,蘋果也面臨形象和經濟雙重損失的危險,韓寒、南派三叔、麥家、當年明月等知名作家在國內影響力巨大,一旦蘋果敗訴,其品牌形象的損失難以估量。

  北京市盛峰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於國富認為,“目前蘋果的處理方式是,在接受權利人通知后,僅僅對應用作出下架處理,也不提賠償和處罰的事,這就導致一些開發者反復侵權。”於國富認為,這件事情對蘋果而言,賠錢不是問題,聲譽有損才是最大的影響。

  相比上述兩個問題,在血汗工廠問題上,蘋果更是內外交困。

  就在庫克訪華前,在國際國內的巨大輿論壓力下,蘋果邀請FLA(美國非營利機構公平勞工協會)對組裝工廠進行調查,其中包括富士康位於深圳和成都的工廠。此前,在“跳樓”、“怪病”、“牛奶河”一系列引起巨大反響的事件發生后,蘋果受到了越來越多的指責。

  在這樣的背景下,庫克在與中國官員會面時的表態顯得更為微妙。

  正如《華爾街日報》對庫克訪華的報道,“他來——是因為此處有無窮的機會,也有不少的麻煩。”

  來華為富士康打氣?

  在富士康因勞工問題接受FLA調查之際,庫克的到訪顯示了蘋果在這一事件上的真實態度。

  作為蘋果主動公布的兩項行程之一,“參觀富士康鄭州科技園工廠iPhone生產線”是庫克此次訪華的重頭戲。雖然是蘋果主要承受了使用“血汗工廠”的指責,富士康的壓力實際上同樣不小。

  富士康是蘋果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之一。

  “蘋果不能冷落代工廠富士康,它可是蘋果最強大的后盾,既能在最短的時間生產最多的產品,價格又最優惠。”科技訊CEO李忠存認為,安撫這個龐大的“人工組裝機器”,讓它繼續為蘋果提供廉價優質服務,自然是精於控制產業鏈的庫克重視的工作。

  此外,庫克在參觀工廠地址上的選擇也十分微妙,就在他參觀富士康鄭州工廠同時,FLA正在富士康位於深圳、成都的三家工廠展開大范圍的調查。

  或許是出於形象等因素的考慮,庫克沒有選擇與FLA的調查“硬碰硬”,但這仍體現了蘋果對富士康的支持。

  更為有趣的是,在庫克離開中國后不到兩天,FLA就發布了對富士康不利的調查報告。報告中指出,富士康存在數十樁違反勞工權利的行為,如加班時間過長、“克扣”加班工資等,甚至存在違反中國勞動法的行為。(詳見2012年3月31日A25版相關報道)

  除富士康,庫克與中國聯通與中國電信高層的會面也發出了“蘋果重視中國市場”的信號。據了解,庫克和兩家運營商的談話主題主要圍繞戰略層面展開,並涉及下一代iPhone等蘋果產品的合作。

  ■ 分析

  庫克時代中國分量加重


  這不是庫克首次訪華。此前,他未就任CEO時曾拜訪過中國。

  中國成為庫克的“答案”

  中國是蘋果除北美地區外最大的市場,但前任CEO喬布斯從未到訪過中國。每次新品發布會,中國也都不會進入首發國家的名單,即使這些產品都是“中國制造”。

  與喬布斯“無視”中國的做法相反,庫克就任CEO后,出國訪問的首站即為中國。據報道,蘋果公司專門為庫克安排了專業攝影師來記錄他的中國之行,這尚屬首次。

  2011年7月,時任蘋果COO的庫克表示,擴展大中華區零售業務的時機已成熟,該地區“非常關鍵”。

  從財報數據上來看,中國市場對蘋果非常重要。去年10月,庫克首次以CEO的身份召開分析師會議時表示,作為蘋果的第二大市場,中國第四財季為公司貢獻45億美元收入,同比增長270%,佔蘋果總收入的16%,“如此多的中國人正進入中產階層,我還沒看到哪個國家如此”,“潛力不可限量”。

  此外,庫克在高盛年會上被問到蘋果如何做到上個季度收入增長73%時,庫克給出了十個答案,其中就有三次提到了中國。

  巨額預算大部分投向亞洲

  目前,中國市場得到了蘋果前所未有的重視,這種轉變則發生在庫克時代。

  去年10月,喬布斯將蘋果CEO的權杖交給庫克,當時的蘋果正處在發展快車道。此后半年裡,蘋果保持加速發展。其股價先后突破400美元、500美元、600美元大關,市值已接近5550億美元,是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

  而這些成績常被輿論認為是“喬布斯的遺產”。

  此前《喬布斯傳》作者王詠剛接受本報採訪時,曾這樣描述這兩個人。“喬布斯給蘋果組建了一個非常高效的機制,跟微軟等公司完全不一樣。這個機制的高效就在於所有的部門都是井井有條的,而喬布斯擁有至高無上的特權,他可以在任何時候干預任何細節,下屬會覺得是得到聖旨一樣。庫克是僅次於喬布斯的核心,但他從不干預產品研發。”

  “但喬布斯的管理方式並不適合別人。到了庫克時代,他要插手其他部門的事,得到的回答可能是我們部門的流程是什麼什麼。庫克的難題是怎麼樣建立一個適合自己的管理框架。”

  這就出現一個問題,蘋果公司賴以成功的關鍵,正是其顛覆性的產品。處在巔峰的蘋果公司,新增長點在哪裡?庫克把視角投向了中國。

  據報道,蘋果公司2012年安排了創紀錄的71億元美元預算,用於投資廠房及設備,其中大部分很可能會投向蘋果的亞洲供應鏈。

  因此,庫克的“中國行”勢在必行。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