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壯勞動力都去哪裡了(走基層·蹲點調研)--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走訪江西鷹潭三類村庄 

青壯勞動力都去哪裡了(走基層·蹲點調研)

記者  魏本貌攝影報道

2012年04月11日00:0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本地農村年輕勞動力在鷹潭高新技術產業園區內就近就業。

  農戶在江西貴溪市南山村溫室大棚中育蔬菜秧。

  春耕時節,江西農村勞動力實際如何,就業情況怎樣?記者在江西鷹潭市走訪了三種不同類型的村庄,調研農村勞動力狀況。

  百子村

  ■80%勞動力在沿海

  江西余江縣畫橋鎮百子村是個典型的小山村,207國道穿村而過,水泥路修到了村民家門口。來到村委會,抬頭四望,周邊村民的小洋樓頗為氣派,村委會兩層辦公小樓顯得有些簡陋。履新不久的村黨支部書記黃國仁自信地介紹說:“我們百子村是全國文明村,民風淳朴,老百姓的生活還不錯。”

  我們沿著水泥路邊走邊看,村裡的民居或兩層或三層,大多虛掩著門,走過去想找人聊聊,卻見不到人。黃國仁告訴記者,青壯年大多到外面打工去了,留下的大部分是老人、婦女和兒童,還被戲稱為“386199部隊”。

  好不容易見到一戶人家有人,我們便走了進去。三層樓房隻一層進行了簡單裝修,主人李培芳正在家裡看電視。聊天中得知,李培芳今年57歲,全家共7口人,老兩口帶著倆孫子,還操持著5畝耕地,兒子、兒媳還有個女兒在外打工多年,每年隻春節回家待一段時間。兒子是木工,常年在浙江蕭山搞裝修,每月平均能掙5000元,兒媳在蕭山一家自行車配件廠打工,每月大概1500元。

  “村裡有多少像老李兒子這樣長年在外打工的青壯年?”記者問黃國仁。“80%左右,大部分在廣東、福建、江浙一帶做木匠、泥匠。”村裡為什麼留不住年輕人?黃國仁解釋說,百子村有農業人口3100多人、水田3500多畝,人均僅有一畝地。近年來隨著農業機械化的推廣,大大降低了對勞動力年齡、體力方面的要求,解放了更多的年輕勞動力。另一方面,村裡和附近沒有像樣的企業,工作崗位不多、工資也不高,人往高處走,年輕人自然會去就業崗位更多、工資待遇更好的沿海發達地區。

  南山村

  ■蔬菜種植沒留住年輕人

  從鷹潭市區乘車半個多小時,便到了曾被譽為貴溪“第一村”的雷溪鄉南山村。南山村當年之所以榮登“第一村”,是因為其商品蔬菜遠近聞名,村裡出了不少“萬元戶”。至今,南山村依然保持著種菜的傳統,是貴溪乃至鷹潭市重要的商品蔬菜種植基地。全村共有360多戶人家,220多戶種商品蔬菜,1600多畝耕地中近900畝用來種菜。

  大棚是南山人的希望,給南山人帶來了富裕生活。村民種菜經驗豐富,一畝大棚蔬菜年純收入基本穩定在8000元以上。一排排整齊的塑料大棚是當地最美的風景。看見村民楊祖美在家,我們走進去和他聊天。“他可是南山村乃至整個雷溪鄉科學種菜的榜樣,上世紀80年代就開始種菜”,同行的雷溪鄉黨委副書記李錦東指著他家大門上懸挂的科技示范戶牌匾說。

  楊祖美告訴我們,他今年61歲,身子骨還算硬朗,老兩口一邊照顧外孫女上學,一邊耕作5畝水田。其中4畝種商品蔬菜,另外1畝種水稻以維持自家的口糧。“年齡這麼大還干得了這麼多活?”“種菜掌握了技術,干活也不是很累。”面對我們的疑惑,楊祖美自豪地說,“現在市場上什麼菜賺錢我就種什麼,去年我一茬黃瓜就賺了8000元。”

  說話間,楊祖美的老伴將自家腌制的醬菜端上桌,非讓嘗嘗不可。我們每人都嘗了一小塊芥菜條,的確津津有味。“平時蔬菜都批發給菜販子,少量沒賣完的就自己腌,有些菜就直接賣到村裡的蔬菜制品加工廠”,楊祖美指著家門口的南山蔬菜加工廠說。“我們村現在種菜的都是中老年人,最年輕的一個44歲,年輕人都不願種菜。”楊祖美有些無奈。

  南山村有蔬菜種植特色產業,農技服務體系也不錯,農民種菜收入也還好,為什麼就吸引不了年輕人呢?楊祖美說:“村裡種菜的大部分在45歲以上,一些年輕人去干更能賺錢的蔬菜運輸、批發零售了。南山到貴溪市就10來公裡,現在交通很方便,村裡搞蔬菜運輸的小伙子就有20來個,鷹潭、貴溪城區菜市場也有10來家南山人在賣菜。”

  李錦東以多年農村工作經驗解釋道,現在年輕人一般都不願務農,種菜比較辛苦,也比不上打工掙錢,所以他們轉而選擇蔬菜運輸、加工、銷售等工作﹔另一方面,現在蔬菜種植搞規模化經營,通過土地流轉和租賃,農業公司和大戶將農戶土地成片集中起來種菜,蔬菜種植需要的勞動力減少了不少。

  “村西頭的久潤農業發展有限公司就是幾個年輕人干起來的,通過土地流轉,建起了一個1000多畝的現代化的蔬菜種植基地。農忙時很多當地人在那兒打工呢。”李錦東指著不遠處一片大棚說。

  楊塘村

  ■在家務工也OK

  “孔雀不必東南飛,在家務工也OK”、“比一比,算一算,在家務工也劃算”、“崗位多,待遇高,家鄉務工也很好”……這些懸挂在鷹潭高新技術產業園區道路兩旁的招工標語十分惹眼。

  經過產業園區,幾分鐘車程就來到了鷹潭高新技術產業園區楊塘村。村黨支部書記王太慶介紹說,村裡共有610戶、2100多人口,其中青壯年700余人。近年來由於高新技術產業園區發展的需要,村裡土地陸續被征用了一大半,現在土地600來畝,人均不到三分地。“人均三分地逼得有些村民搞特色農業種葡萄。大部分村民還是以打工為生。”王太慶說,“種葡萄每畝年收入大概兩到三萬元,但土地有限,大多由中老年人種地。年輕人都去附近的工業園區、鷹潭城區打工了。有手藝的進城做木匠、泥匠、漆匠等技術活。”

  “廿六廿七,回家過年﹔初六初七,外出掙錢。”曾幾何時,楊塘村和很多地方一樣,春節一過村裡勞動力就浩浩蕩蕩離鄉外出打工。近年來,隨著附近工業園區內落戶企業越來越多,工作環境、勞動保障逐步改善,工資水平也逐年提高,村裡情況悄然發生變化,很多人選擇在家門口的工業園區裡上班。

  來自楊塘村的21歲“90后”小伙王國球,目前已是產業園區裡光寶科技(鷹潭)有限公司的一名領班,管理著20多個一線員工。進入光寶科技工作之前,他在福建廈門一家大型電子廠打工一年多。“在外打工收入高一些,但感覺一直飄著,外面租房、吃飯、買東西花銷也大,基本存不下什麼錢。家裡就我一個孩子,后來聽說光寶招工就回家了。”

  2011年3月,王國球先到光寶科技應聘做了一名普工,由於具有工作經驗,加之勤奮好學,王國球6個月后便晉升為領班,工資漲到每月2600元。“工資和在外地打工時差不多,這裡幫我們交了‘五險’。晚上下班就能回家,吃住在家裡省了一大筆,還能照顧家人。”

  “隨著園區企業的增多和務工條件的不斷改善,像王國球這樣的返鄉務工人員將會越來越多。”鷹潭高新技術產業園區副主任范冬平說,在產業園區1.9萬名產業工人中,本地人佔80%,吸引了一批務工人員返鄉就業。

 

  蹲點感言

  江西由於本地就業機會及工資福利水平有限,農村勞動力多流向沿海發達地區。百子村是這類村庄的典型代表。然而,隨著沿海產業轉移加速和江西地方經濟的發展,楊塘村的勞動力開始在附近工業園區就業。而南山村蔬菜種植特色產業開始了技術化、規模化經營,村裡的年輕人不再固守傳統蔬菜種植,轉向蔬菜產業鏈其他環節。農村勞動力流向的變化,是地區經濟發展的直接體現,更是勞動力“用腳投票”的結果。目前農村年輕勞動力逐步脫離農業生產生活,夢想融入城市,而農村未來發展究竟靠誰更是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ceshi
 
(責任編輯:趙光霞、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