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界又掀民國童書熱潮 生死輪回內容讓人心驚--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出版界又掀民國童書熱潮 生死輪回內容讓人心驚

路艷霞

2012年04月16日09:47    來源:《北京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在王府井書店,有小讀者好奇地翻閱新近出版的民國童書。
民國童書的內容大多圖文並茂。(選自《幼童文庫》)


  近年來,民國圖書幾乎成了出版界的一個“富礦”,各種民國時期的圖書相繼“復活”,不僅接二連三地登上暢銷書榜,還屢屢掀起社會話題。最近,有讀者在王府井書店兒童讀物區發現,碼放在這裡的新書中,增加了好幾個品種的民國童書。《幼童文庫》、《兒童文學讀本》系列、《民國幼稚園老課本》等民國時期的兒童讀本,都被擺放在了最為顯眼的位置。然而,這些誕生於近一個世紀前的兒童教育圖書,對今天的孩子來說還有閱讀的價值嗎?

  速讀:民國童書不乏名家之作

  在裝幀設計上,新“回鍋”的這批民國童書與此前的民國課本、民國作文等圖書類似,都選擇了仿牛皮紙的封面,試圖營造懷舊的效果。此外,書中大量引用了老版圖書的手繪插圖和文字,其中包含不少繁體字。特別是一套兩本的《幼童文庫出版七十七周年紀念版》,每一頁內容干脆都是原書的直接翻印,就連閱讀順序都是自右向左翻閱。

  民國童書的內容堪稱五花八門,其中既有童話、兒歌、小劇本等兒童文學作品,也有類似動物圖鑒之類的自然常識介紹。書中引用的不少故事,今天的孩子其實並不陌生。比如翻印自上海商務印書館1925年版的《兒童文學讀本》中,就有《愚公移山》、《曹沖稱象》等作品﹔而外國著名童話《三隻小豬》,則被收錄在了《幼童文庫》中。

  別看這些民國童書內容簡單,但來頭卻不小。據北京師范大學教授王泉根介紹,這些童書大都出版於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由商務印書館、中華書局、世界書局、兒童書局等出版機構精心策劃組編而成,其編者中不乏陶行知、陳鶴琴、沈百英等兒童教育方面的名家,體現了當時中國幼兒教育領域的先進理念和教育方法。

  點燃此次民國童書熱潮的,是中國外文局海豚出版社。據社長俞曉群介紹,總共5集的《幼童文庫》今年6月將全部出齊,隨后面世的還將有《兒童文學叢書》、《兒童世界叢刊》、《小朋友文庫》、《幼稚園教育叢書》等近60冊圖書。此外,海豚出版社還打算推出4冊《童話》叢書紀念版,以此紀念“中國童話的開山祖師”孫毓修。

  尋覓:有的老書一碰就成齏粉

  在俞曉群看來,出版民國童書並不是簡單的跟風炒作。“民國老課本、老作文並不是民國童書的主流,真正高品質的民國童書,包括文庫、套書、繪本等,當代人已經很少見到了。”據他透露,由於民國童書長期處於被忽視的狀態,大部分書籍就連專業研究者也從未見過。從這個角度來看,出版民國童書另有了一番保護文化的意義。

  要想挖掘民國童書,俞曉群和他的編輯們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難。“我們在圖書館尋找民國童書的時候,發現圖書館的童書門類很不健全,留存稀少,尋找起來非常麻煩。”為此,出版社編輯曾深入到老牌出版社的庫房、孔夫子舊書網、潘家園舊貨市場、作家后人家中等地四處搜尋,但收獲卻非常有限。

  “我們在一家圖書館珍本庫中見到一本《民國老課本》,收藏前已經被孩子用蠟筆涂過,可見找到好版本的書已經很難了﹔我們在某出版社的書庫中,見到一疊兒童文庫,上手一碰,頃刻化為齏粉。”俞曉群認為,在不到100年的時間裡,民國童書已落於近乎全部散失的境地。

  讓俞曉群最為惦念的,當屬孫毓修當年編寫的上百冊《童話》叢書。“這是我國首次使用‘童話’一詞,可見其史料價值是多麼珍貴。”在上海圖書館珍本室中,出版社編輯僅找到4本《童話》叢書,其中《海公主》缺一頁,《幸運燈》缺下冊。幸運的是,他們在原浙江師范大學校長蔣風那裡,找到了該叢書的第一冊——《無貓國》。

  蔣風是我國唯一獲得兒童文學最高獎——國際格林獎的兒童文學研究者。據他介紹,那本《無貓國》是他於上世紀50年代在上海市福州路的一家舊書店中意外發現的。這本書隻有薄薄的幾十頁,當年的標價為幾角錢。在那家舊書店,蔣風還看到了好幾本《童話》叢書,但他並沒有買下,這是他遺留至今的一件憾事。

  設問:孩子們有必要讀老書嗎?

  如今,五花八門的兒童讀物不勝枚舉,對今天的孩子們來說,重新面世的民國童書,是否還有閱讀的價值?

  蔣風認為,時過境遷,再回頭看當時的兒童文學作品,相對來說還比較幼稚,“如今的兒童文學作家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進行創作的,兒童讀物的思想性、藝術性遠遠超過前人的作品。”是否有必要把這些作品普遍推薦給小讀者,他表示恐怕還應仔細考慮。但他也強調,“從研究者角度來看,從文化積澱的角度來說,民國童書是值得贊美的。”

  王泉根教授也認為,對於研究者來說,民國童書確實可以帶來很多啟示。“民國童書首先力倡‘幼者本位’,即提倡孩子們回到他們自己的社會裡去﹔民國童書還突出做人的觀念,強調倫理道德教育和正面價值觀,這些都是非常珍貴的。”

  不過,民國童書中的一些內容,未必適合今天的孩子閱讀。有家長就發現,一些民國童書中講述的故事,涉及生死輪回等迷信內容,大人看了都不禁有些毛骨悚然,更別提讓孩子去讀了。對此,俞曉群也承認,一些已經挖掘出的民國童書,其中有些內容已不適合再出版,為此出版社也不得不過濾掉其中的一些篇目。

  另外,北京開卷信息公司總經理孫慶國從市場層面進行了一番分析。他認為,考慮到民國時期的童書品種極為有限,難以挖掘出更多品種,因此這陣出版風潮很難有擴大的趨勢。

  人物小傳

  王雲五:

  為孩子服務的大出版家


  王雲五(1888∼1979),我國著名現代出版家,1930年2月任商務印書館總經理,直到1946年4月因任他職才辭去商務印書館總經理職務。王雲五在艱難困苦的物質條件下,僅是1934年就出版了200冊的《幼童文庫》和500冊的《小學生文庫》。

  根據王雲五所寫的《輯印<小學生文庫>緣起》記載,“我國書籍汗牛充棟,然足供兒童,尤其是現代兒童閱讀的,寥若晨星。”他表示,“我們為著供給識字兒童精神上的適當食物,所以從事於小學生文庫的編輯。”由其編印的《萬有文庫》、《幼童文庫》、《小學生文庫》,都是以“推廣教育、昌盛文明”為目的而出版的,不勝其數的中國兒童、青少年成為受益者。

  孫毓修:

  中國童話的開山祖師


  孫毓修(1871∼1922),我國著名現代出版家,“中國童話的開山祖師”這一稱號,來自茅盾對他主編的《童話》叢書的歷史評價。

  從1909年起,孫毓修開始主編《童話》叢書,此后陸續出版。《童話》叢書共出版兩集,其中第一集共有一百多本。該叢書第一本是《無貓國》,取材於英文“泰西五十軼事”,寫得淺顯易解,趣味盎然。孫毓修還主編過《常識談話》和《少年叢書》,前者是一套少兒科普讀物,介紹當時先進的科學技術,如《小世界》(介紹顯微鏡)、《電信》、《影戲》等﹔后者是一套歷史讀物,其中包括《信陵君》、《諸葛亮》、《玄奘》、《岳飛》等。

ceshi
 
(責任編輯:趙光霞、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