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非:非誠勿擾可能是中國現代社會的清明上河圖 (3)--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孟非:非誠勿擾可能是中國現代社會的清明上河圖 (3)

高慎盈 黃瑋 劉璐

2012年04月28日09:54    來源:《解放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別把我說得那麼好

  ●我不是有很多姿態可供你選擇的,我隻有一種呈現,就是我自己本來的那種狀態。

  ●當你覺得你還需要“彎下腰”的時候,實際上潛意識裡你已經覺得自己是在上面了。

  解放周末:有人說孟非是《非誠勿擾》的靈魂,因為你在節目中出色的主持、掌控和調度。但你卻定義自己“只是流水線上最后環節的那個操作工”。

  孟非:那是我在做新聞的時候說的話,但是我覺得在這個節目裡一樣適用。

  解放周末:哪怕只是操作,不同的操作也有文野之分、高下之別,你操作得得心應手嗎?是否感到如願以償?

  孟非:我也做過一些不同類型的節目,比如唱歌類的、訪談類的、新聞類的,相比起來,從結果上看這個節目的認可度最高。既然人們喜歡這個節目,也自然而然接受了你的主持風格。一個主持人在節目中的作用是很大的,但究竟有多大,大到什麼比例,要量化起來很困難,你要我自己這麼夸我自己,我也下不去嘴。

  事實上,我覺得我的反應並不算太快。你要長期看這個節目的話,就會發現,有很多次嘉賓在討論話題的時候,我在思考:我要不要表達,我該怎麼說。沒有想清楚就倉促地說,反而效果不好。我會讓他們繼續討論,選擇過些時間再說。為什麼?有兩種原因,第一在當時那種氣氛下我說不太合適,第二我確實沒有想清楚,沒有整理好語言。在現場形成思想,這個不太可能。只是哪個表達更穩妥、更准確、更考慮到男女嘉賓的感受;或者說,這個話是在男嘉賓在場的時候說比較好,還是等他下去了以后再說比較好,這都需要我再多一點時間判斷。

  解放周末:這個細節,恰恰說明你是始終知道“我是個主持人”。本想問你,你認為主持人最重要的“操作”是什麼。你已經給出了答案,最重要的操作,一個是真實的狀態,另一個是普通的狀態,不是端起來的,或者說“裝”。

  孟非:端和裝,是主持人操作最大的忌諱。昨天我在北京領獎,《話說長江》主持人虹雲老師給我頒獎。她說,他們那個年代主持人的責任是要改變革命戰爭年代的那種播音腔,不要端起來說話,要盡量追求口語化。我當時就說,現在的主持人像我隻會口語化。所以,我不是有很多姿態可供你選擇的,我隻有一種呈現,就是我自己本來的那種狀態。你要是碰巧喜歡,那皆大歡喜。你要不喜歡,我沒辦法按照你喜歡的那個樣子去調整。因為,人都是有優點和缺點的,都有認識局限,都有情感因素和個人經歷所帶來的某些東西。我特別怕的主持人是什麼樣子?他試圖去說服所有的人都喜歡他,他要把自己做到完美。其實,掩蓋你的某些缺陷,去取悅所有的人,那一定會露餡。

  解放周末:說到底,主持並非一種舞台上的表演,而是一種人生的真實。

  孟非:當你想把自己表現得很深刻、很有思想的時候,隻會變得很可笑。當你想表現自己有多幽默的時候,就會變成小丑。如果你真有這種素質,根本不用裝。俏皮話怎麼說來著? “懷才就跟懷孕一樣,時間長了才能看得出來。 ”

  有些節目在剛推出的時候,主持人特想形成自己的風格,肚子裡有多少俏皮話,恨不得在頭兩期節目當中全都說出來。有的主持人一口氣說上一兩個小時,全都是最近網上流傳的段子,就是想讓觀眾每一分鐘都笑,但是自己又沒有那個能力。有的人年輕,沒有太多思想,怎麼才能顯得深刻呢?名人名言呀!於是張口“林肯說什麼”,“孔子說什麼”,“亞裡士多德又說過什麼”。請問,你讀過那些人的原著嗎?你知道他們的思想是什麼嗎?還有一些人,實際上並不具有幽默感。你以為天天趴在微博上弄各種各樣的段子,你就很幽默了嗎?幽默是什麼?幽默是人跟環境的一種妥協,是換一個角度看生活和環境之間的關系,它是自然而然流露的。

  解放周末:你讓老百姓在電視上看到的是一個鄰家大叔的形象。“大叔”似乎顯老了,還是鄰家“男孩”吧?

  孟非:我都四十多歲了,不是男孩了(笑)。如果說有人喜歡看我的節目,包括一些同行也非常認可,我覺得可能有這麼個原因:這個主持人沒有一點過人之處。讀過的書比別人多?我高考沒考上。嘴皮子特別溜?我能有郭德綱口才好嗎?長得比別人帥?那就更不要說了!任何一個單項指標,我都拿不出特別有說服力的東西來。你會覺得,連他都能這樣,我為什麼不行呢?我覺得這點特別勵志。

【1】 【2】 【3】 【4】 【5】 【6】 【7】 【8】 

   
 
(責任編輯:宋心蕊、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